從日本沉沒到大韓掘起(三)
誰將成為亞洲時裝新王?
日本設計素來是巴黎時裝周上為數不多的一抹異國色彩。這個東瀛國度從上世紀7、80年代開始闖入西方時尚圈,早期以山本耀司、川久保玲與三宅一生為代表的設計師如今已是巴黎時裝的常客。 然而,時隔40年之後,西方時裝圈躲在 「多元性」的外衣下、強勢的風格選擇觸角最終伸了出來。日本設計師一致傳承的 「秘而不宣」的時裝文化能否與西方偏重的張揚、標榜個性的地下文化相吻合,或許要取決於日本新晉設計師能否從早期三位設計師蓋的「樓」中走出來 ——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要搭建一幅新的日本時裝版圖,迎合與取巧從來不是捷徑。在這30年間,不以手法、工藝、藝術風格等易含混的因素作為劃分,僅僅就日本這一國家而言,無數優秀的時裝設計師及作品被持續輸出,然而其所獲讚譽的高度、受關注的密切程度都未能與80年代的轟動效應相比肩。時至如今,當「日本時裝還能再走多遠?」甚至言辭激烈如「我們是否還需要日本設計師?」等論調被頻繁點出,我們不妨回到這一話題之中,尋找在「簡單事物發展規律使然」之外更為切題的解釋。
從日本沉沒到大韓掘起(二)
當代日韓時裝設計師說甚麼?
日本時裝自80年代開始冒起,多年來屹立不倒,完全是因為日本設計師都以獨立性見稱,謝絕模仿歐美大圍流行的款式,自成一格,因此,縱使曾經有起有跌,但喜歡的人仍然絡繹不絕。近年一個新的名字可見於本地的Joyce、I.T,Lane Crawford和Shine,Facetasm的設計師Hiromichi Ochiai(落合宏理)是大家今天必須要認識的名字,而他更是今年香港青年時裝設計家創作表演賽(YDC)的評判。
從日本沉沒到大韓掘起(一)
先談日韓時裝大半個世紀的相互起跌...
談日本和韓國的時裝史,必先談「日本」在亞洲地區上的影響力和延伸性。即使經歷過二次大戰後面臨經濟蕭條和城市復興等困境,日本時裝卻是整個亞洲地區中最早揚威國際的先頭部隊。二戰後日本婦女開始棄穿寬鬆褲子,改穿裙子等正常服裝,當時進入日本的時裝大多來自美國。從某種意義上,巴黎服裝在日本逐漸興起,也是經由美國介紹進入日本。1947年Christian Dior問世,翌年有關品牌的資訊經由美國傳到日本,當年的日本婦女已留意這個著名巴黎寶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