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鐘錶要講厚積「薄」發
但是「超薄」又是多薄呢?
從某程度上,超薄製錶技術看似只是鐘錶歷史上的一個小環節,但就見證了當時的製錶匠對厚度的追求,才建立出現代腕錶機芯設計的基礎,絕不只是「薄有名氣」這麼簡單。
2017叱咤錶壇「年度字」
記著這幾個字,今年知道如何選錶
雞年剛至,最好就是回顧一下過去一年點點滴滴,亦可以展望未來。對於鐘錶業,前景真的是像北京空氣一樣,被厚厚的霧霾包圍住,未許樂觀,不過總結過去一年,都可以了解得到未來鐘錶界的大方向,而我們就概括了幾個「年度字」,究竟有邊幾個字?現在就一個一個慢慢講給大家知。
「紅」運當頭賀新春
Hublot Spirit of Big Bang Vitrail
新曆年未過,農曆年又快到,在市面上一清一色「雞,全部都係雞」,即是以生肖作主題的限量應節腕錶之外,為犯太歲而不能戴雞飾物的朋友(如我),都有得應應節…
「陶」氣過聖誕
Rado 瑞士雷達表皓星系列腕錶
看看日曆,聖誕節愈來愈接近,又是時候為親友愛人準備一份窩心禮物,要留住最美好一刻?當然少不了一枚精美時計。Rado在這個溫馨時刻,交出休閒別緻、風格百搭的HyperChrome皓星系列腕錶,新款式以高科技陶瓷製作,大人也來「陶」氣過聖誕!
Jaeger-LeCoultre Atmos
Marc Newson解構如何設計出經典空氣鐘
不用電池、不需電源、更不需要上鏈,這就是空氣鐘(Atmos)。為甚麼空氣也可以做鐘呢?而空氣鐘又是怎樣與積家(Jaeger-LeCoultre)這個傳統製錶品牌拉上關係?還有Marc Newson,這位大師又怎樣把現代工業設計體現在傳統鐘錶製作之上?
Bell & Ross的大航海時代
英國鐘錶匠John Harrison於18世紀發明了安放在木盒之中的航海鐘,方便在搖晃不定的船上使用,當年航海鐘都是方中帶圓,即是方形木盒中搭載圓形鐘面。就像今日Bell & Ross的設計,而當品牌想到要製作充滿航海特色的Instrument de Marine系列時,第一時間就想到由航海鐘中取靈感。
不銹鋼之迷
鋼錶是甚麼時候開始流行的?
講到用鋼作為錶殼材質,現在十分平常,但其實只是出現了大半個世紀。原因是從前製錶都是以金質為主,而不銹鋼卻被首飾設計師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材料,到了今日,不銹鋼已是最常見的物料,幾乎所有品牌都有以此材質作錶(冇先係怪!)。
「複雜」不等如「嚴肅」
Richard Mille:普普藝術鐘錶工藝
打從2001年開始,大師Richard Mille就以絕不妥協的態度來製作腕錶,他本人也說過目標不只是製作高級複雜腕錶,因為在他眼中已經是太容易了,Richard要當的,是成為鐘錶業界的「一級方程式」。憑著他的一份激情,加上大膽創新,不同物料、不同功能的腕錶,品牌也曾製作過,那還有甚麼好玩呢?於是,他今次邀得著名塗鴉藝術家Cyril Kongo合作,在其鏤通腕錶之上大玩graffiti。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