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WOMEN EMPOWERMENT
成功的誰說只得男人?

4, SEPTEMBER, 2020

不久之前,有人於社交媒體發起了一個點名challenge,各國不同地方之女性各自post出黑白相,齊齊撐女權!這個世代,在工作能力及效率上,男女看來平等,不過有些行業,又真的好像男多女寡,不用扯得太遠,就看看這個鐘錶業,大都是男性。然而,有不少女性在這界別作出貢獻,又不用扯得太遠,就看看這個香港,為鐘錶業服務的傑出女性,大有人在,以下五位,漂亮且能幹,在鐘錶行業成功的,出類拔萃的,誰說只得男人?

Interview Questions

Q1: 近日近況。疫情有沒有影響工作?

Q2: 感覺上製錶業是男人的世界,作為在這專業界別富有成就的女性,當中成功之道是……?

Q3: 工作當中有沒有有趣小故事分享?

Q4: 人生第一枚購買的錶或最有代表性的一枚錶?

Q5: 對行業的未來願景?

 

 

 

Helena Hui

Managing Director, Trinity International Limited

Q1 / 活動會比以往少,但影響方面其實並不太大。始終各牌子都有新產品推出,我們也因為疫情的關係採取WFH政策。其實農曆新年過後已在家工作直到5月,大部份同事都在家工作,早兩個月,大家開始返回公司時,我感受到他們真的很喜歡上班。然而第三波疫情爆發後,我們又回復在家工作的安排。

 

Q2 / 不可否認這個行業男性是佔大多數,但是否因為鐘錶是他們的專長,抑或普遍他們對這個產品興趣較大?我從來不會「當女人」是一個不利因素,也不會因為這樣會遇到更多困難。我想說的是,無論在任何界別和環境,男女如何共存的主要因素是女人不應將自己變成男人,女人是有自身的優勢,從而盡量發揮,例如女人一般的溝通能力比較強,又或者女人可以給予不同的看法。

 

Q3 / 剛做公關時,有次替一個鐘錶品牌舉行發布會,品牌的製錶師也會從瑞士來香港介紹新作,當時我需要兼當翻譯這個工作,但我沒有料到製錶師是說法文的!多年前在香港很難找到一位中法文流利而又懂鐘錶的翻譯,當時我唯有先背熟了所有內容,清楚知道每一頁powerpoint內容是講甚麼,即時翻譯時好像頭頭是道般,但其實只是勤力熟讀資料,沒有打「天才波」的僥倖。

 

Q4 / 每一天我們會浸淫在不同的名錶當中,我從不動容,唯有Bulgari這枚Serpenti,我在修改這份新聞稿時,當中有提到蛇是代表生命力、重生及智慧,當時覺得好需要這種祝福,於是買下來,在現在社會大氣候,所有人都需要這一份祝福。

 

Q5 / 這幾年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所以對我來說比較重要的是「態度」,我並不可以告訴你十年之後我會做些甚麼事情,只希望每件事情都開心面對,並盡力做好。之前試過一段時間遇到很多阻滯,有晚當我在床上準備睡時,好像有把聲音在我耳邊說:「如果事情不是困難的,就不會找上你。」頓時當頭棒喝,之後這變成了我的格言。

 

 

 

Jacqueline Ng

Jacqueline Ng, CEO, Swiss Prestige Limited

 

Q1 / 疫情關係,可以做的事情都很有限,瑞士合夥人也不能來香港。個人生活節奏方面,重心從工作慢慢轉移,讓忙碌的我可以享受慢活的生活,另外也抽到時間去做運動和陪伴家人。這個疫情一方面讓我們返回基本步,明白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另一方面,社會氛圍和前景都並不樂觀,心情也相對受到影響。

 

Q2 / 主要是我沒有局限於「女人」這個身份。我是Sales出身的,試過一個人帶著幾十枚錶遊走內地市場。因為這樣,當時我其實是感到危險的。但漸漸習慣過後,我會覺得只要做人tough一些就沒有問題。我並不覺得女人有一定的優勢,但慶幸香港社會對女性的認受性和尊重是很高的。我會覺得女性做事會比較細心一些,盡力做到最好。

 

Q3 / 初出道在浪琴的時候是最有趣的,因為香港和內地的公司規模很龐大,所以支援也很足夠。當時也沒有太大壓力。之後來到規模較小的公司,壓力會相對較大,但你會學到很多東西。我還記得當時一天飛一個城市,每天早上在飛機渡過,下午便與不同的零售商見面。我很享受這個過程,尤其東北的零售商十分好客,也富有人情味,整個過程都感到很溫暖。

 

Q4 / 在90年代初,Swatch是十分受歡迎的,而當時我用零用錢買了人生第一隻Swatch的膠錶。最後我更儲了大約20多隻膠錶,現在它們已不知所蹤。而我的Dream Watch是Greubel Forsey Grande Sonnerie,但價錢十分昂貴,所以我只是偶爾想想也感到滿足。最吸引我的地方是這牌子的價值不是由商業化的廣告堆砌出來,所以推行這個牌子的時候是十分困難。這錶有一個很獨特的定位,數量十分稀少,每年總產量只百多枚,亦堅持不會生產基礎錶,每一個產品推出都會有它的新發明在內,你就是不能用從前所學所做的去處理這品牌。

 

Q5 / 這一兩年政治環境對鐘錶業影響深遠,在這個情況之下,我們很難有一個確實的計劃,只盼望這些不利因素可以盡快解決。收入受到影響下會削減支出,穩定度過這個艱難的時刻。近五至六年,在內地較高的消費群會選擇到其他地方買錶,從而擴展國際視野,體驗在不同地方消費的經驗。但我有預感將來他們會再次選擇在香港消費。

 

 

 

Cissy Ngan

Specialist, Watches Department, Christie's Asia Pacific

Q1 / 我們的工作是要看到鐘錶產品,所有佳士得的鐘錶待拍品已買下保險,鎖在夾萬裡,每天早晚倉務部的同事都會取出手錶,讓我們可以工作,所以我們並不可以將鐘錶帶回家,工作上會有一定的延誤。另外,本來8月有一個網上拍賣活動,也一再延期到本月23日,還有很多前期工作要做。

 

Q2 / 我其實認同女性人數在這行業比例較低,相信是因為女人對機械的認識一定沒有男人清楚。我反而覺得機械鐘錶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神奇的東西,但我也是由一無所知開始學起。我覺得,現在資訊十分發達,客人也很聰明。與客人交談當中,如果他們發現你的資訊也可從網上取得,這便是一個不專業的表現。所以要因應客人的需求,告訴他們應知的信息,客人便會感到你的誠意從而建立信任。

 

Q3 / 在佳士得工作之前,最狼狽的經驗是一次與另一間公司合辦一個活動,有個黃昏酒會招待VIP,記得當時我們是前一晚才抵達中國的一個城市,然後發現這間公司準備的餐飲到會極不專業,香檳也沒有,當時感到十分驚訝,慌忙間決定自己準備,那時我們尋遍附近所有的餅店,也到超級市場購買酒精飲品,我們更要向酒店租借擺放食物的托盤和酒杯。幸好最後呈現的讓人很滿意,沒有人發覺有甚麼不妥的地方。

 

Q4 / 入行第一隻認識的腕錶是Patek Philippe Ref. 3939,是一枚三問陀飛輪腕錶,這可以算是令我對腕錶深深著迷的一枚錶。設計十分簡潔,錶面不大,跟我十分合襯。不像其他錶款表露其複雜的設計,這看似是一隻普通的三針錶,但其實陀飛輪設於背面,十分低調。我手上的一枚,紅寶石作時標,所以這一定是特別為貴客訂做,只此一枚,那當然不是我的,是將會拍賣的其中一枚錶。

 

Q5 / 以前無論任何牌子或款式,古董或新穎,也會有人留意和購買。但近年來市場都集中在某幾個品牌或型號之上,這長線來說不太健康,我希望可以再次擴大市場。其實有很多品牌也放十足心機去製作每一枚錶,它們是值得讓其他人認識的,讓這個行業百花齊放。我覺得這是我的使命和責任去延續人們對鐘錶的熱愛。

 

 

 

Piano Chow

Founder, The Lavish Attic

Q1 / 疫情增加了大家的負能量,但我本身是基督徒,每樣事情的發生事必有因,就好像疫症讓我覺得世界可能需要停頓一下,讓自己靜下來細想下一步。你會有更多時間去準備,就好像我們新店的裝修一樣,時間分配上也比以前較為容易。不同時期,你會有不一樣的應對方法,人很容易有負面情緒,但每樣事情都會有兩面,主要是看你如何取捨。

 

Q2 /很多人都會覺得男人的世界是充滿競爭性的,如女人要生存便會受到歧視。但對我來說,男人的做事方式是有他自己的好處,例如男人是比較理性和直接,不會浪費時間和精力在不值得的事情上。這個對我來說做起事情來是較為方便的,因為我只想做好每一樣事情。而女性做事是比較細膩細緻的,是男人可能欠缺的,某程度上是比較好的配對。

 

Q3 /兩年前,舖頭突然來了兩個壯漢,之後突然又多來十數人,他們是保鑣,保護著一位重要人物逛街,然後,這十多人圍住了我和那重要人物,亦有政府G4站在店舖外,過了30分鐘,購買後便離去,這刻我才知道這人是摩納哥國王。數日後,該是大年初一,在家拜年時收到電話,問我們當日會否營業,因為國王又想購物,最後急趕返回店舖準備,他下午逗留了兩小時,很輕鬆的裝束愉快地試戴不同腕錶。

 

Q4 / 基本上我做每一隻錶的代理,我也會購買一隻自戴,但最常佩戴的,就是這枚Urwerk。這是創辦人Felix推薦我買的,他也要求當時我要把名字刻在錶上,讓我永遠擁有這錶。佩戴這錶已經成為習慣,也吸引了Watch Anish想跟我做訪問,還有跟他們的其他合作,後來才發現他對我很有印象,因為我曾在Baselworld的會場報紙出現過,而且更提及我是第一個戴Urwerk的女人,所以很容易被認得到。

 

Q5 /我們即將搬往中建大廈一樓商場,雖然那一邊是商場,但我們也把The Lavish Attic這個概念移植過去,就是尊貴得來又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有著同樣喜好的朋友可聚在一起互相分享經驗,那就是一家傳統鐘錶店才可做得到的。

 

 

 

Charlie KAYI

Founder of Delication / Sustainability Consultant / 17LIVE Host

Q1 / 工作模式並不受到影響,大部份時間都「自我隔離」。反而我在項目融資方面的工作,因為疫情而有所停頓,或者要改變方向。整體來說是比疫情前更忙碌。直播方面的活動,是我一直都渴望做的,但卻缺乏勇氣。而在疫情後期,始終都要和客人見面,所以開始了直播工作,主要原因並不是賺錢,而是保持生活的動力,不要讓自己頹廢下去。

 

Q2 / 我也認同九成都是男性,尤其在生產和研發方面。分三方面來看:我是理科出身,較「男仔頭」,所以與男士工作對我來說沒有太大問題;另外香港在鐘錶出入口佔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你會享有大大小小的機會;最後很多親戚朋友都與鐘錶有一定關係,讓我有「近水樓台」的好處。很多人都會忽視女性也可參與較創意性的機械設計,所以他們對女性到訪工場會存有一定的質疑。但當他們發現及認同你的才能時,這便會轉為一個優點。

 

Q3 / 在07、08年分別獲頒的兩個鐘錶設計大獎,和在大型的廣告板上看到我的鐘錶設計,這些都給我打了一劑強心針,肯定我的設計。所以在2016年,在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下我推出了個人品牌,可惜這隻錶因為缺乏研發資金,從來沒有公開發售。不進則退,我需要不停創新,與時並進,才不會被世界淘汰,不會讓自己的心血白白浪費。這個故事無疑給了我很大的警惕。

 

Q4 / 這是我花了很多心機和時間設計的腕錶,原因是這錶盤不只顯示時間,錶盤下方更顯示過去和將來的時間。這個腕錶設計概念名為Wisdom,每一個當刻都是一個智慧,每一個決定都會影響過去和將來。我們一起研發的手機軟件幫助人們回望過去,享受當下,展望將來。另外我很喜歡簡單的設計,所以取了「釣魚魚桶」的概念來設計如何轉換錶帶。

 

Q5 / 感謝「17」這個平台,讓大家都知道我在鐘錶設計和收藏的經驗,因為女性講鐘錶和烈酒較為新奇,所以吸引了一批支持者。未來偏向繼續做分享類型的工作,以欣賞和美學的角度,向年輕人分享收藏鐘錶的心得。另外關於鐘錶的基本問題,由我這個行家來解說也比較到位。我由2月開始直播工作,這段時間讓我明白最重要是向讀者表達我對鐘錶的熱誠,對自己的信心,這些讀者都會感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