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GUY

We need to talk about EZRA
主流偏鋒間肆意遊走

3, JANUARY, 2019

如果你是一個只看大片的人,你對Ezra Miller的印象大概就只有Dceu中的戇直閃電俠或是《Fantastic Beasts》中被Dark Shadows寄身的Credence。在處子作《Afterschool》就成為主角的他除了戲內精湛的演技外,最吸引的,是戲外的他。就是戲外種種特別的經歷,鑄成了他獨特怪異而又吸引得致命的個人魅力。

 

入骨的叛逆

Ezra Miller叛逆的因子早在10歲時就已爆發,當其他人還在懵懵懂懂的時候,他已經因為在時裝店門外噴漆抗議企業以血汗工廠壓榨工人而被捕,更在大銀幕處子作《Afterschool》上映後就輟學,而當時的他只有16歲。大概就是這種敢作敢為及看法,令他可以在戲中演出各種奇怪而吸引的角色。

 

 

We need to talk about…Erza?

一部《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除了令Tilda Swinton再次打響名堂之外,在戲中飾演Swinton兒子Kevin的Ezra更是令人眼前一亮。為求上新聞而殺死父親,親妹及同學的他自在母親體內就不被母親所愛,感受到一切的他把母親當成敵人,一次又一次的挑戰母親令她力竭筋疲,Erza Miller在演出Kevin時的神情動態絕對不被Tilda Swinton老練而自然的演技比下去,當然導演Lynne Ramsay在畫面上的精妙處理都應記一功,吃荔枝一幕的嘔心程度實在令人回想時也想反胃。

除了病態的Kevin之外,他在《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不要讓香港的食字譯名毀了這部戲)中飾演Emma Watson的同性戀弟弟Patrick,他雖然勇敢的面對自己,愛得徹底,但卻因愛人為求融入朋儕而成為犧牲品,與作為戲中笑位來源的角色而言,與那幕的對比令人心碎之餘,亦證明了Ezra的演技。

順帶一提,他就是在拍攝這部電影時被警方發現身上藏有大麻而在當時坦白承認自己有吸食大麻的習慣。

 

 

拱照最後這嬉皮

進入演藝圈並在當中大放異彩並未有令他向所謂「正常」妥協,以酷兒自居的他在平常生活種種行徑都令人想起了反戰一代的嬉皮。在2017年買下兒時曾經住過,念念不忘的農場後與所屬樂隊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的其他成員共同住在農莊內。而大方承認自己為雙性戀者的他更因為過去的經歷而決定放棄一夫一妻制,與農莊內的其他成員開展多元關係。

 

多元關係,大麻,去屆美國總統選舉支持最左傾的Bernie Sanders等種種都令人想起了6,70年代的嬉皮士,而那個反戰的年代,大概是青年生活得最無拘無束的數年。在現代以相近方式生活的Miller除了需要面對自己的勇氣之外,都要活在一個能夠包容接受的時代當中,才能真正的活出自己。

 

而這個真正的他亦令人著迷,他大膽的衣著往往都會成為活動的焦點,由在連續Comic Con上以不同Cosplay造型示人到在《怪獸與葛林戴華德之罪》首映禮上以全身黑色羽絨示人,或者在你的眼中是怪異,但正如他在以前因Queer身份被欺凌時候的想法:「許多偉大的思想都來自那些曾被排斥和霸凌的人。」正是這些有勇者擁抱這些怪,擴闊我們對世界的想像,才令現今的世界充滿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