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UNO

SPICY BANANA 出位憑辣招
將老土舊香港精神變Hip

17, MAY, 2019

一個回歸初心的問題︰究竟何謂hip?Hip是否一定代表離經逆道、與社會主流脫軌?又或者其實,hipster都可以好貼地及草根?Spicy Banana Creations多媒體製作公司創辦人莫震熙 (Hayden Mok) ,早前3月份憑短篇動畫作品《獅語》(Lionverse) 奪得最新一屆動畫支援計劃金獎。這動畫說的,就是現代年青人如何再看待「老土到爆」的獅子山精神。一個原本已老掉牙的舊香港精神,但底裡崇尚拚搏的核心價值依然可以長青不死,仲可以好hip。

JOEL LEUNG
EDITOR-IN-CHIEF

 

老土都變hip

不知現在還有多少年青人會真真正正翻閱過通勝。在昔日資訊貧乏的世代,通勝最後幾頁都總有一些極貼地的實用資訊,包括用廣東拼音教你讀一些日常最常用的英文。當我問及Hayden,他的製作公司Spicy Banana從何得到這個有趣的名字時,他這樣解釋︰「香港人昔日有很多土炮的通俗式智慧,通勝最後幾頁通常有個表,用廣東諧音教你讀英文,例如Good Morning是骨麼玲,Banana是巴那那,雖然讓人有點啼笑皆非,但它其實象徵了一種自學及奮發圖強的精神。所以我在開創公司時也希望自己能保有這種很土炮的奮鬥精神,公司中文名字是辣蕉創作,玩辣椒的諧音,也以此來象徵我們不按常理出牌、富爆炸力及能夠見『蕉』拆『蕉』的創造力。」 

的確,只要善用想象力和創造力,老土的東西都可以變得很前衛和很hip。就如Hayden公司創作的作品《獅語》那樣,說的雖然是老掉牙的獅子山精神,但在visual上卻走得很前,很富啟發性。「《獅語》這條動畫帶出的訊息,就是想反映出年青人身處當今社會的那份無力感。這無力感分開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當還在大學時,對社會上不公的事情會去抗爭、上街遊行,但卻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香港政府的施政。然後第二階段的無力感是,好像我自己,終於出來社會工作,並用努力換取了成就及安穩的收入了,但卻被身邊的人或昔日的同學抨擊說走進了建制,忘掉了最初與建制抗爭時的熱血。這對我來說是更大的無力感。人們現在依然常把獅子山精神掛在嘴邊,但這字眼卻開始只淪為一種政治宣傳口號,失去了它真正的意義。」

今時今日的hipster,與1960年代的hippies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兩者都是追求自由、釋放自我,以及反主流反建制。Hayden口中所說的無力感,就正是在於建制裡及建制外之間的矛盾所致︰「60年代的嬉皮士,他們的主張就是與當時的建制及社會領導階級決裂,追尋自己心目中另一個理想國。我覺得,這樣有點流於太理想主義了。老土點也要說,作為創作人,我們的創作之源都應該是來自生活、來自民生,而生活及民生,都和政治脫不了關係。如果完全脫離主流社會及建制,不吃人間煙火地創作出一些離地的內容,那樣有甚麼意義呢?所以我的想法是,應該存活於建制及主流裡面,然後再想辦法帶出自己或認同或反對的聲音及訊息。」

Hayden強調,他還是願意相信獅子山精神,但卻只能夠認同當中「理想一起去追」這部分︰「我信的是香港仍然可以憑著奮發及自力更生的精神,用血汗去闖出一片天。我是一個做實事的人,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但現今社會亦的確多了很多投機主義的騎牆派,會看風擺舵,哪邊有著數便向哪邊投誠。另外,『放開披此心中矛盾』這個部分,在今時今日愈見撕裂的香港已愈來愈難成立了。過去就算在沙士時期,香港人還是很團結的,可以放下成見攜手度過難關,但現在已經很難再同舟共濟了,導致這個城市開始進入垂死狀態,其實是很無奈的。」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問到Hayden近年做過最hip的事,他說除了製作《獅語》這條動畫短片外,還有幫《麥浚龍×謝安琪×王雙駿×陳哲廬拉闊音樂會2018》製作演唱會現場video wall視頻。「我在大學時已非常喜歡Juno這首〈弱水三千〉及它的MV,去年有機會替他在拉闊演唱會的這首歌表演時製作配合歌詞的視頻,整個project極有挑戰性。那是演唱會的Visual Director、也是經常和Juno合作的一家後期製作公司Seesaw Production的主腦人Dick Fai找我合作的。工作過程極度緊湊及時間趕急,一個月時間內要做好一條五分鐘包括30多個分鏡的視頻,而且期間還要重叠著《獅語》的製作日程,所以其實好癲!」

兩件他形容為最hip的事,對他來說帶來的滿足感有甚麼不同嗎?「其實很不同。《獅語》是一個在我腦海中已孕育了好幾年的概念和故事,可說是從零開始,裡面一切一切都是來自自己的意念和構思;至於〈弱水三千〉的演唱會視頻,則是建基於原本已有的一首歌及其MV的visual,從中再蛻變及衍生出新的東西出來,在本質上是非常不同的。而且一個是延伸幾年,有特定時間表的參賽作品;一個是30天內便要趕起貨的小宇宙大爆發,完成之後,滿足感是截然不同的。」

今次訪問現場是「MOViE MOViE anifest動画藝術祭 2019」,Hayden的作品《獅語》就是在這個動画藝術祭上放映,同場還會放映動畫支援計劃的其他得獎作品。其實,香港也有不少像Hayden那樣富有個人風格的動畫師,一直在默默耕耘創作許多技術水平不錯及意念大膽的作品,欠缺的,只是我們香港自己人的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