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on Tang
Editor

RubberBand

獨立不獨行

這個獨字,近日很敏感,特別在香港。成軍近十年的RubberBand,最近也「獨」起來。樂隊沒再與唱片公司簽訂合約,轉為獨立自資,離開了大集團的保護罩,未來,究竟是前路茫茫,還是康莊大道?暫時不知答案,但怎樣都好,他們也不會是獨行。

 
命運自決
與RubberBand相識多年,但我就連他們已經離開了舊唱片公司也不知道,當然約滿離巢又不是如大劉與呂麗君分手般,在各大報紙登聲明,於是在真正坐下來跟四人做訪問前,先向六號八卦一下,為何事出突然,但他卻說這是順其自然:「在今年6月,我們跟寰亞的三年合約期滿,恰巧地同時間,我們跟雷頌德的十年合約亦期滿,於是就決定不再找唱片公司合作,試試自己一腳踢。」此時大家終於集齊四人,於是泥補充期滿一事:「我們都簽了給大公司差不多十年,對於大公司的運作都非常清楚,於是到約滿後,就希望想用自己的方法去manage自己,看看有沒有新衝擊。」阿偉再補充:「其實現在是未找到適合的合作夥伴而已,那夥伴可能是一個人、又或者是一家公司,但最緊要就是大家的方向要一致,現在未遇到就不必勉強。」
要自決命運,先要清楚自己在追尋甚麼,但六號坦言RubberBand仍是在「摸著石頭過河」的階段,十年仍在摸石頭,這條河的確很闊。泥稱未清晰的未必是在音樂的路向上:「部份是在樂隊的管理之上,簡單來說是如何去推廣自己。世界在變,十年前可能仍是傳統print media主導,現在新媒體已經掘起,更或甚是在社交媒體做宣傳,證明世界在進步中,所以我們其中一樣要學習的,就是這東西,我們到現在還未好好掌握得到,因為過往宣傳方面都是交由公司負責。」「音樂方面都會是繼續摸索,因為不停有新想法,不想重覆過去,要跳出comfort zone,這些我們都是在邊學邊做。」六號加入討論:「我們處於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世代交替之間,但要承認我們是不擅於利用新媒體的,原因可能是來自我們的固執,又或者是對東西的一份堅持,所以未及時踏出一步,但其實環顧香港、甚至世界,以新媒體去營運音樂的大有人在,更慢慢的成為主流,這些事情,我們還需要去適應及學習。另外就是現在沒有大公司為我們訂立schedule,可以自我一點,耍點藝術家脾氣,東西要做到滿意才問世,不會再被如一年一碟等傳統框框束縛著。」
 
 
勿忘初哀
是客觀分析也好,是個人偏見也好,總是覺得RubberBand離開舊公司,不多不少都是跟他們在社會運動走得較前有關,畢竟寰亞老闆林先生,政治理念是傾向建制的。對於這一點,阿偉不太認同:「這不是我們自資獨立的初哀,雖然大公司是有一定的制肘,但舊公司又不至於會限制我們對社會上任何事情的表態,有留意泥在Facebook言論就會清楚。」他反而認為有時候誤解會帶來工作上的錯配:「過往也好、未來也好,最緊要明白我們四人,否則在工作之上難於與自己的形象或信念協調。」六號回應道:「我知道有些公司對藝人的公眾行為或言論比較嚴謹,不過最起碼沒有人會阻止我們在七一上街,證明了我們舊公司相對地開放。」所以現在的RubberBand最享受的,是工作自由度:「過往都會有同事去幫手安排工作,他們為我們或其他藝人去安排一個工作,其實要考慮很多東西,當中有時會出問題,令致有些工作未必最樂意去做的,相反地,最想接的工作又未必做到,現在就沒有這個煩惱,因為甚麼事情都是我們四人關埋房門的決定,一切都來得直接快速。」有了最大的自由度,泥認為出路會更多更闊:「以前會多會顧及形象,因為作為旗下藝人,某程度上都是代表公司,但現在卻是沒所謂,只要是大家都認為值得,一千幾百甚至免費的show也會去,因為我們就只是自己的代表。」阿偉又舉了一個實例:「之前我們去了台灣做了一個live house巡唱,在多年的唱片公司合約之下也未發生過,但就是我們獨立了兩個月後就成事了。」
答案就是呢度
然後阿正終於開聲:「我好喜歡現在的運作,我想好難返轉頭!」但作為freelancer過來人,我認為在沒有人監管之下,會不會比之前懶散?製作又會不會慢上來?「我們都希望今年可以推出一隻EP,還有12月的三場音樂會,也不算是太放慢步伐吧。」音樂會名為《呢度》,靈感源自年初的大碟《Gotta Go》:「Gotta Go代表要走,那應該是往何處走?答案就是『呢度』,這也將會帶出我們2017年的Project,就是《H》大碟。」那麼「H for……」甚麼呢?「有人估Home,又有人估Hong Kong,這都是不錯的方向,其實我們尚未落實,因為我們心目中有一千個答案,待12月音樂會結束後就會落實公布。」
最後,RubberBand對自己身處的「呢度」,即是香港,有著如此的感受:「現在社會是燥動的,人心是不穩的,但長遠看香港呢度會變好的,因為我們都相信否極泰來。」
 
後記:
得知Rubberband要以獨立身分繼續發展,突然想起美國殿堂鄉謠歌手Willie Nelson名曲《On the Road Again》的歌詞:
On the road again
Goin' places that I've never been
Seein' things that I may never see again
And I can't wait to get on the road again
只要繼續走,前路是美好而寬廣的。朋友,請努力!
 
TEXT / ANSON TANG    PHOTO / JAMES MAK
STYLING / CHARLES WONG    HAIR/ MAD HO@Il Colpo TST
MAKE-UP / CATHY LAU    WARDROBE / PORTS 1961

MAYBE YOU'LL LIKE

陸俊彥
板仔的街頭抗爭
街頭與抗爭,兩個詞彙組成了一個本地板仔故事,陸俊彥最希望看到的是香港能發展到像外國般,終有一天在街頭踩板不會再受歧視。即使時至今日他已成為職業滑板運動員,甚至用滑板為香港在國際賽事摘金,但是這場為滑板正名的「抗爭」仍在繼續。
當女神配上運動服
華麗晚裝也要讓步
通常自稱是甚麼甚麼女神的,也得靠不少外在打扮,又或攝影技巧來營造女神之效,其實說實話,真正的女神,自然散發的魅力就是她穿甚麼也份外吸引。所以說,女神又豈用華麗晚裝襯托,就如這3位國際級女神,穿起運動服飾的她們,簡直有光環一樣。
Adam Levine億萬豪宅曝光
看了泳池你便明白
身為美國著名樂團Maroon 5的主唱,Adam Levine的人氣可說是非常高企,加上擁有一位Victoria's Secret長期御用的名模Behati Prinsloo為老婆,都可說是每個男人的夢想。當然,作為人生勝力組之一的Adam,為了讓老婆和女兒有更好的生活,他最近就買下了一間位於美國洛杉磯的億萬豪宅,原因是為了泳池景觀?
王若琳
反骨才女
在這次的訪問前,Joanna Wang在不少人的印象中,是一個有著強烈個人態度與想法的女孩,她近幾年的音樂作品彷彿帶些「黑色幽默」的詭譎氣息,如同一個小惡魔般在聽眾耳邊呢喃著這個社會的矯揉與造作,諷刺著虛假的現實。而在這位當代音樂才女的作品中,聽見的是混著如鬼才導演Tim Burton般神秘與虛幻的色彩,也聽到像是電玩遊戲中的巧妙旋律。最重要的,還是那「Joanna式」的獨特嗓音與個人魅力。眼前的這位女孩擁有「無法定義亦不需被定義」的風格,她就是Joanna王若琳。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