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Range Rover全面革新作
Defender載譽歸來

9, DECEMBER, 2019

在今年的法蘭克福車展上,我們看到從1948年誕生以來就沒有太大變化的Defender家族終於進化了,同時這也意味著Land Rover三大車系中的最後一個巨大改變來臨了。在經歷了Range Rover家族的巨大成功和Discovery家族的毀譽參半後,Land Rover最硬派的衛士(Defender)家族讓人們擁有了太多的期待。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舉世矚目的回歸

從法蘭克福新聞發布會的現場就可以看出,用人山人海來形容絕對不為過。人們對於品牌的期許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從前幾年不斷透露出來而又被否定的信息就可以清楚了解到。不過新Defender的改變,確實給硬派越野車的進化提供了新的思路,英國人無疑是大膽的,但也是成功的,可能這也是開創未來的。

硬派越野車不好改,因為有時候鋼鐵直男的審美非常固執,所以一般的改變都是外形不動、小打小鬧,這從平治G級越野車到Jeep的Wrangler都是如此。如果說Defender是經歷了二戰的殘酷後才誕生出來的工具車,那麼新Defender就應該是電影《流浪地球》和《上海堡壘》中應用於未來的工作幫手。設計師很好地理解了老Defender的精神所在,充分運用了人類這二三十年來在技術和材料上取得的巨大進步,為我們打造了一版未來戰士的車型。

第一眼看到它時,你會馬上認出來,這就是Defender,擁有前後刀削斧砍的結尾,以及側面硬朗的直線條,而我則最喜歡圓圓的小尾燈設計。只可惜曾經的塑料蓋和燈泡已經被LED所取代,可能有人產生質疑,這樣會不會有點兒遮擋大燈?但它的功能性卻使新車的涉水深度達到了900毫米。由於Defender是工具車,所以車的設計一直以功能性為要點,比如38度和40度的接近角和離去角,可以讓Defender爬上幾乎任何坡度。對於4米7長度的110版,它的軸距超過了3米,為車內提供了寬敞的空間。

與外形相比較而言,更大的變化其實在車內,雖然也保留了前排三座椅的版本,以及儀錶台上通道式的把手和儲物空間,但材料的變化讓新Defender有一種冷酷的豪華感,這種感覺不是Range Rover系列所表現出的那種溫暖貼心,而是工業時代的冰冷和後工業時代審美的結合,裸露的螺絲釘、粗獷的木頭裝飾,還有很多金屬組件上便於清潔的納米塗層,以及雖然是織物材質的座椅,但其再生性讓整車都更為環保。除此之外,各種輔助駕駛系統也被應用到了新Defender上,它雖然還是那台工具車,但已經被各種現代化、數字化的武器武裝到了牙齒,忍不住還要再強調一遍——新車內飾設計非常成功。

 

 

英國懷舊之行

值得一提的地方還有很多,包括:291毫米的離地間隙;首次可以選裝的空氣懸掛;整體式的車殼讓車身的強度比非承載式車輛強3倍,那根梁已經不需要了,老Defender能做到的新Defender都可以做到,而且更舒適;7噸的拖掛能力;車頂的承重可以達到168公斤。在Defender身上可以看到,技術的發展帶來了車輛翻天覆地的變化。在設計方面,英國人向來是​​獨樹一幟的;而在性能方面,這個世界上最聰明、最簡單易操作的越野系統就是Land Rover。

Jaguar Land Rover集團的經典車修復中心位於英國高雲地利(Coventry),這裡的廠房不算大,120名員工的配置,可以幫助客戶修復各種老爺車,當然還包括不同年代的Defender。如果你有預約,還可以駕駛各種車行駛於英國鄉村狹窄而充滿馬糞味道的道路上,比如:第一代的Land Rover Range Rover和Defender,當年的Defender就是單純的工具車,沒有一點兒舒適組件。其實英國鄉村地區各個年代的Defender都有在使用,因為歐洲不流行pickup truck,也沒有甚麼小貨車,所以Defender牽引著各類拖車的情景可以說是處處可見。

此次英國之行的收獲亦是高潮的部分,當屬古德伍德速度節(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從人們的打扮可以看出,英國人對於二戰和戰後發展的黃金年代還是充滿了回憶,整個速度節就像一個cosplay的舞會,所有人都精心打扮了一番,尤其是男士會穿著軍裝。可能我會分不太清楚,但好像說空軍是最受歡迎的,而二戰時期保衛英國的就是皇家空軍。古德伍德的主角一定是車,比賽也是必不可少的,Jaguar就有多台的E-Type參加,而且這裡有很多參展車都是在銷售的,價格也不會太貴,三萬多歐元起就能有各種選擇。速度節提供給人們的也不單單是比賽,還有人們對於黃金年代的回憶和渴望,那是爺爺給孫子講述故事的情景再現,是文化在生活中活靈活現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