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POST-SOVIET AESTHETIC
後蘇聯美學 叛逆街頭風的起源

15, JUNE, 2018

時裝界素來以歐洲的巴黎為首,後有米蘭與美國紐約,直到上世紀80年代由三宅一生、山本耀司與川久保玲等日本設計師異軍入侵巴黎時裝界,亞洲的東京才躋身到時裝界的殿堂。然而你以為近年強國上海或北京會成為下一個加入時裝界的重要地吧?非也,正在靜靜起革命的乃是鐵幕倒台後的東歐時裝新勢力,近年大熱的叛逆街頭時裝風格正是由Gosha Rubchinskiy,以及Vetements與Balenciaga背後的推手Demna Gvasalia,兩位均是於前蘇聯鐵幕下成長的設計師,將後蘇聯的次文化宣揚,聯手將時裝界來個翻天覆地的轉變。

ALEX NG
DIGITAL CONTENT MANAGER

共產主義下的蘇聯

出生於90、千禧年的新一代很可能連「蘇聯」的名字也沒有聽過,簡單來說,戰鬥民族俄羅斯從前就是奉行鐵幕共產主義的蘇聯中的一個國家。由1922年成立首個以社會主義為理念的國家蘇聯,以鎖國政策形成「鐵幕」管治,令所有國民跟外地的資訊來往完全斷絕,只能想像鐵幕外的世界。直到1985年戈雨巴喬夫上任成為蘇聯最高領導人後,開啟經濟改革和政治開放政策,鐵幕後的國民終有機會接觸西方文化。到了1991年蘇聯正式解體,俄羅斯終有機會接觸流行街頭文化,象徵西方資本主義的音樂、電影、藝術正式進入這個共產國家,80年代出生的設計師Demna Gvasalia、Gosha Rubchinskiy以及造型師Lotta Volkova,都是生於蘇聯解放的新世代。

解體催生的後蘇聯美學

蘇聯解體後,將市場自由化,可惜只換來政治、經濟與文化混亂。長期於社會主義下,抑壓已久的人民大解放,投入資本主義的西方消費文化的懷抱,年輕的俄羅斯人會食麥當勞、飲可樂與聽MTV推介的音樂。而這種文化交流,卻是來遲了數十年。品味往往要經過幾個世代的培養與發酵,而這班落後又俗氣的後蘇聯時代年青人,將這種今日已經成為復古的風格於這20年間不斷重複培養與發展,漸漸成為了俄羅斯獨有的街頭文化。20年後的今天,這班後蘇聯美學薰陶下的年輕人,以莫斯科Gosha Rubchinskiy、格魯吉亞Demna Gvasalia及海參崴Lotta Volkova這三位巨頭,引領整個後蘇聯時尚潮流,創造神秘而令世界著迷的叛逆街頭時尚,狠狠的將整個高級時裝界體制推倒之餘,建構出反傳統的美學。

 

 

天材/騙子?

與Gosha Rubchinskiy幾乎同期爆出的Vetements,以來自德國擁有格魯吉亞血統的Demna Gvasalia與幕後其他7位不願公開身份的設計師於2014年推出品牌Vetements,「繼承」Martin Margiela的破格精神,短短1年多已經成為時裝界最灸手可熱的品牌,更入圍 LVMH時尚大獎,受到各界熱捧,甚至令他成為巴黎時裝屋Balenciaga的創意總監,一夜間令他無人不曉。2016年春夏由Gosha Rubchinskiy演繹的DHL T恤更是令品牌一躍成為大熱品牌,人人都想擁有一件DHL T恤。不過比起他的設計,製造話題才是他的拿手戲,與哥哥Guram Gvasalia聯手控制品牌的產量,造成渴市現象,近日就被不少buyer與select store指控Vetements已經玩完,當然品牌官方否認指控。而隨著Vetements的衰落,那邊廂Balenciaga的銷量只升不跌,一對Triple S足以風靡全球潮人,Vetements最終會否成為Balenciaga成功的犧牲品,是大眾未來幾季所著眼的話題。

 

 

最重要的軍師

Gosha Rubchinskiy與Vetements所引起的後蘇聯美學運動,幕後最重要的軍師是一位女子─Lotta Volkova。出生於海參崴的她,跟其他二人同樣於青少年時期經歷蘇聯解體後的西方文化衝擊,令她培養出獨特的美學。17歲時走到倫敦著名時尚學府Central Saint Martins讀書,其後創立個人品牌Lotta Skeletrix。轉型成為造型師後,與Gosha Rubchinskiy及Demna Gvasalia緊密合作,由時裝騷到廣告拍攝的造型以及casting都出自她的巧手,更多次出現於Vetements與Balenciaga的天橋之上,是後蘇聯美學運動最重要一員。

 

 

川久保玲的愛將

很多人以為Gosha Rubchinskiy的伯樂是川久保玲,其實他第一個遇到的伯樂是前俄羅斯《Vogue》的編輯Anna Dyulgerova。2008年成立個人品牌,剛開始時Gosha Rubchinskiy以運動衫與牛仔外套設計,於莫斯科時尚圈取得一定名氣,亦令Anna Dyulgerova認識並邀請他到2009年的莫斯科Cycles & Seasons時裝展展出系列。取得成功後,他帶著當時僅有的12件系列設計到倫敦Fashion Week舉行時裝騷,認識到對俄羅斯文化有濃厚興趣的COMME des GARÇONS總裁Adrian Joffe,與COMME des GARÇONS及Dover Street Market正式展開合作關係。經典的2015年秋冬大玩俄羅斯與中國文化符號的「運動」系列、2016春夏的George Orwell《1984》小說世界以及2017秋冬與adidas合作的系列,如果沒有Adrian Joffe,可能大家都欣賞不了。日前Gosha Rubchinskiy就宣佈結束品牌,並預告未來會有新動向,就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