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XT GENERATION GERMAN STYLE
德國新浪潮

3, MARCH, 2020

談到世界潮流的領導者,我們通常都會聚焦英、美、意、法,以至亞洲的日本、韓國等,卻往往忽略了歐洲的另一大強國──德國。德國人的傳統風格︰理性、精準、嚴謹、務實、低調、冷酷,好像與喜歡大鳴大放、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時尚潮流世界格格不入。可是近20年自從簡約主義(Minimalism)在時裝界的冒起,讓德國設計師那種利落和內斂改寫了時尚的定義。再加上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東西德統一,德國迅速融合了西邊的現代化及東邊的狂放不羈,冒起了一種新德國式的時尚浪潮,撼動著全世界。

 


(PHOTO / 東方IC)

 

圍牆倒下 時尚冒起

有人說,當一個被封閉的鐵幕國家有朝一日解封時,多年被壓抑的那份鼓動和焦躁,會忽然之間像缺堤的洪水,湧現出震驚世界的創造力。

 


(PHOTO / A. Lange & Söhne)

 

鐵幕國家變創意先鋒

德國自從1990年東西德統一、柏林圍牆被拆卸開始,以往被蘇聯共產政權鐵腕統治、無法接觸西方自由文化的東德人,一下子獲得了解放,於是開放、奔放甚至狂放的創意,便如火山爆發般釋放出來。統一後的德國,既有前西德多年的自由思想作為根基,也有東德破繭而出的叛逆精神和前衛創意,可謂集兩者之大成。無論在藝術、音樂、時裝、設計等等範疇上,都掀起了革命性的新浪潮。

我有幸在圍牆被拆卸的前後,都曾到訪過柏林,親眼見證了東西德統一的歷史。1990年我入讀大學,在入學前的暑假,我孭著背囊去了一次德國旅行。那時候,東歐各共產政權已在變天,東德政府亦已正式宣佈將會拆除柏林圍牆。我從法蘭克福落機,之後轉火車到西柏林,到埗後當然第一時間尋訪柏林圍牆,希望捕捉它被拆卸前的最後身影。終於去到圍牆前,發現圍牆很多部分都已經開始變得殘破,不少德國本土人民以至世界各地的遊客,都紛紛鑿下柏林圍牆的石塊留為紀念品。我雖然沒有仿傚,但圍牆的身影已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永誌難忘。

 


(PHOTO / A. Lange & Söhne)

 

德國製錶浴火重生

圍牆倒下之後七年,我再次到訪柏林,那次是到訪東邊,走訪前東德城市德累斯頓(Dresden)及格拉蘇蒂(Glashütte)。這兩個地方,都曾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盟軍的戰機轟炸至體無完膚,在東西德統一後,很多歷史建築才開始得以重建及獲得重生。

說到獲得重生,不得不提一個因德國統一而得以浴火重生的腕錶品牌故事,說的正是德國腕錶 A. Lange & Söhne(朗格)。這品牌的始創人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在19世紀中葉將製錶技術及人材引入東德小鎮Glashütte,並於1845年12月7日創立了Lange & Cie.製錶廠,亦即是A. Lange & Söhne的前身。多年下來,把Glashütte發展成為了德國製錶的聖殿。可惜好景不常,二次大戰的戰火把整個Glashütte市鎮差不多夷為平地,戰後朗格更加被東德政府強行收歸國有,並與其他幾家德國錶廠合併為國營企業,A. Lange & Söhne這品牌名字於1951年原本已湮沒人間。尤幸在40年之後當柏林圍牆倒下,費爾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曾孫瓦爾特·朗格(Walter Lange)捉緊東西德統一的契機,於1990年12月7日成立了Lange Uhren GmbH並重新注冊A. Lange & Söhne,才得以把品牌浴火重生,成為了鐘錶業內的一時佳話。

觀看更多德國新浪潮的故事

德國錶的復興和革新
德國新生代時裝
街頭塗鴉 視覺訴求
圍牆崩塌 音樂決堤
德國足球 機動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