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UNO

Kevin Boy
我癲故我在

13, SEPTEMBER, 2016

由早年專程搞場大龍鳳,拍片放上Youtube玩爆一眾藝人歌手個腎,到現在於電視台綜藝節目中,與火火一起裸跑、食昆蟲、吮腳指,在當今的演藝圈內,若要數玩得最癲喪的,相信Kevin Boy認第二,沒人會敢認第一。這個無論在鏡頭前抑或鏡頭後均獲公認的「癲佬」,之所以會不理世俗眼光,盡情享受癲喪之下帶來的歡樂,原來全因一句老套舊話:「活在當下!」

BODOM WONG
EDITOR
 
癲佬是這樣鍊成的
正所謂「羅馬非一日建成」,Kevin Boy(KB)這個「癲佬」當然也非一日鍊成。自小在澳洲生活成長,KB自言在「小學雞」年代,最喜歡與同學們在放學後走到社區中心玩「鬥大」,你食擦字膠,我食白紙,你吸「廁紙煙」(將廁紙捲起燃著當作香煙),我飲火酒,其癲喪基因亦自此開始萌芽成長,只是礙於家教嚴格的關係,而沒有爆發出來,他笑說:「大學畢業後阿媽叫我返來香港旅行,玩完回澳洲好好地找份工,豈料我卻在這裡找到工作留了下來,結果就這樣一去沒回頭。以前在澳洲阿爸阿媽管得好嚴,記得十幾歲時釘了個耳環洞,結果捱罵了幾天;返到香港山高皇帝遠,我就像『甩繩馬騮』般,所有在澳洲時不准做的,例如紋身、識女仔等等,幾乎全部都做齊做盡。」
 
爆腎專家
沒有了父母的管束,潛藏在KB心底裡多年的癲喪基因亦隨之被引爆開來,一發不可收拾,結果愈玩愈癲,愈玩愈喪。若要訴說其癲喪故事,想必當從《玩爆你個腎》開始。2010年,由KB擔任鼓手的樂隊Hardpack與吳雨霏(Kary)合作推出唱片,因而經常要一起四周出席宣傳活動,而為了消磨時間,鬼主意多多的他竟然想到以整蠱Kary取樂,不但找來臨時演員扮演黑社會騷擾她,更將過程拍下並剪輯成影片放到網絡上,他興奮地說:「那次實在太high太好玩了,由構思橋段那刻開始,整個人的腎上腺素已經不停攀升,到實行前的那一晚甚至興奮到睡不著!」嚐過這次整蠱Kary時所帶來的歡樂,KB決定將這個「爆腎計劃」延續開去,並在偶然下認識到導演阿寧,一拍即合的兩人就這樣組成了「爆腎團隊」的基本班底。
 
 在過去的六年間,爆腎系列至今已經拍攝了超過30集,製作上亦愈見認真,不但用上專業的攝影器材,整蠱橋段亦經過精心設計,連道具也準備充足,甚至找來專業演員參與演出,至於當中最讓自己引以自豪的代表作,KB答道:「一定是As One那次!那一集不但是點擊率最高的,在製作的認真程度上也是我最滿意的一次,連警車都租來做道具喎!」雖然沒有實質的利益回報,只有純粹的自娛自high,但KB坦言過程中所帶來的歡樂和滿足感,是沒有其他東西可以代替的,而旁人給予的認同和肯定,也是他願意不計收穫,花費人力物力、精神和時間,去搞這麼多「大龍鳳」的最大動力。
 
 
癲喪掌門人
雖然最初並不是為了要紅要成名而拍攝,但爆腎系列的成功,無可否認令KB開始廣為人知,並確立了其「玩得」形象,被選中與火火一起主持ViuTV的話題性節目《真PK》,他憶述:「有一日他們(幕後工作團隊)打電話來問我跟火火熟不熟,有沒有興趣跟他一起主持清談節目,當時心想自己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口才又不是很好,既然他們夠膽找我去做,就即管一試吧,也便爽快地答應了。後來開會時,大家為了令節目更好看更歡樂,就brain storm與嘉賓的傾談中加插一些懲罰這個噱頭。」然而當時天真的KB怎也沒想到,這個「掛羊頭賣狗肉」的清談節目,竟然會一如節目名般那麼「PK」,而那些懲罰會是那麼hardcore,連平時自命癲喪的他都暗暗叫苦,「說真的,對於昆蟲我是堅驚的,不過相比起吃昆蟲,要吮乾淨大隻佬腳趾上面的果醬那次,可謂最挑戰到我的心理底線,不過當時嘉賓和所有工作人員看著,幾部攝影機拍著,本著the show must go on的心態,也就只好硬著頭皮照做了。」
 
常言道:「香港人最鍾意睇人PK!」自《真PK》於4月9日播出第一集之後,瞬間引起了廣泛討論,亦令KB的名氣頓時登上前所未有的高峰,甚至有年過60的公公婆婆走到他面前大讚節目充滿娛樂性。然而除此之外,最讓KB感觸的,是節目中的這些癲喪懲罰令他對人生有了新一番體會,他說:「自從接拍了《真PK》,吃過昆蟲吮過腳趾後,我頓時發現,世界上很多我以前不敢接觸的事物,其實本質都是neutral的,只是一直被心中的恐懼蒙蔽著,若然能衝破心理關口去面對它,便會發覺一切也沒甚大不了。即使在澳洲生活了這麼多年,以前的我卻一直都不敢玩笨豬跳,然而經歷過《真PK》的拍攝後,我終於克服了這個恐懼,去玩了一次笨豬跳。不過我仍然衷心希望以後不用再吮腳趾了,當然靚女的腳趾除外!」
 
別人笑我太瘋癲
一個人到底要癲到甚麼程度,才會有勇氣將曱甴和蟲蟲原隻原條地放進口裡生吃,還要大口大口地咬?然而若數到人生中最癲喪的一次,KB坦言是當年毅然離開做了四年的酒店業,選擇全職夾band,「酒店業是一份前途很好,收入穩定而且算是頗舒服的工作,相反夾band玩音樂卻是未必有回報的,不但要捱窮,更可能會因為生活比較另類而被別人看不起,同時也是將父母對自己的期望放上賭桌,所以當時這個決定,真的很癲!」KB續說:「不過世事往往就是如此,若然當初沒有下定決心去全職夾band,我後來就不會夾到King Ly Chee,令打鼓技巧突飛猛進,更遑論會得到梁翹柏的青睞,擔任《勁歌金曲》的鼓手,並因而認識到現在《真PK》的監製,所有事其實都是這樣一環一環的扣起來。這些經歷令我相信,若然下了決定去做一件事,無論當時得到甚麼回報,都應該盡力去把它做好,因為只要願意堅持,用心去做的話,別人總是會看到的,而回報遲早也會自動找到你的頭上。」
 
無論在人前人後,KB的癲喪形象都是深入民心,然而又有誰會想到,原來藏在癲與喪的背後,是對於人生的一番頓悟以及生活哲學?他說:「近幾年出入得最多的就是殯儀館,每次都提醒了我『人生苦短』這四個字,要是整天都被心結和煩惱糾纏著,而忘記了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到死後才懂得後悔,但到時卻再也回不了頭了,我不希望自己是這樣。俗語說得對,曹操都有知心友,關羽都有對頭人,你永遠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喜歡你,與其辛苦去遷就別人,不如做回真正的自己,只要做好本分,不要去害人,那就做甚麼都不重要了!」
 
TEXT / BODOM WONG    PHOTO / MICHAEL WONG
PHOTO ASSISTANT / JOHNATHAN MAK    STYLING / CHarles WONG
STYLING ASSISTANT / CLIO CHEUNG    HAIR STYLING / BUX SHEIK @ LAMOD SALON
WARDROBE / SONG FOR THE MUTE    SPECIAL THANKS TO KINGDOM CAR SERVICE FOR THE COOL VE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