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KEITH KONG 江紀鋒 - 忘憂攝影師
用攝影說故事

20, JULY, 2020

有人說過「草間彌生一直透過畫畫治愈自己的情緒病」;而本地攝影師Keith Kong (江紀鋒)透過拍攝,來抵抗一切從外來的壓力,透過按下快門,為舒發壓力。自2010年隻身到日本留學,而一次機緣,遇上日本攝影大師蜷川實花,亦成為她海外入室弟子,開啟他的攝影之路。

CHàRLES WONG
DEPUTY FASHION DIRECTOR

PHOTO/JAMES MAK

相信不少人曾經對自己的前景好迷惘,甚至現在也有這想法。但有時候一個大膽的嘗試,可能會有驚喜的結果。「在2008年到日本讀書時,已經對菲林相有十分有濃厚的興趣;所以當時參加了全日本可算是大型的攝影比賽 - 1 Wall 和Canon的「寫真新世紀 」;其實,這兩個比賽發掘了不少日本知名攝影師,而蜷川實花亦是在內。當時才發現原來攝影的空間很大,因為這些比賽拍攝的題材不限,有的是以男女關係題材,有的是以世界議題為主題等;那時候才發現攝影是一種很個人的活動,用照片紀錄了自己的故事,這才是拍攝真正的樂趣。」Keith自言一開始在大學是讀建築學,因為父親亦是建築師,所以從小受到薰陶;但接觸了建築學後,才發現可發揮的空間很小,從而改讀經濟學及到日本留學。

COURTESY OF KEITH KONG©️ EDITION ONE ART CONSULTING
COURTESY OF KEITH KONG©️ EDITION ONE ART CONSULTING

一個Twitter遇上蜷川實花

「當初到日本留學時,因為一次機會而看到蜷川實花的展覽,因此留下深刻印象;她的用色、影像、風格令我著迷,仿佛進了另一個世界。那時候在想,一個厲害的攝影師是可以用照片打動別人,同時,為自己拍攝的風格成為了自己的label。」從此,蜷川實花的魅力深深吸引著Keith,而他亦大膽在Twitter inbox了蜷川實花。就是這一天,出現了驚喜的改變。「當時我膽粗粗開了一個Twitter帳戶,並inbox了蜷川實花;但頭一次沒有回應,然後過了一陣子再問她第二次「到底有沒有收到我的訊息」,其後,她真的回覆我,並叫我到訪她的工作室。」

COURTESY OF KEITH KONG©️ EDITION ONE ART CONSULTING
COURTESY OF KEITH KONG©️ EDITION ONE ART CONSULTING

因為那時候正擴展蜷川實花的工作版圖在大中華區,而需要一名經理人為她處理海外的事情,但Keith覺得只要在大師身旁工作,不論是什麼工作內容,都已經滿足。「現在回想,那時候到蜷川實花的工作室,看到她的會客室都是貼滿她的作品,甚至連天花都貼著,就如我之前說過,她有一種帶人到另一種空間的魅力,這次可再見識多次。其後,跟她見面不到5分鐘,她便離開。再過多一會,有人便通知我被錄用。」

給自己的紀念品

去到上年3月時,Keith舉辦了他第一個攝影展,以「Memento」為主題,以紀念自己的攝影之路。「當初舉辦這個攝影展,最想表達的是傳送正能量。從去年展覽之後發覺原來有很多人都欣賞自己的作品,同時,透過觀看我的作品影響了他的人生,這也成為了我後來的原動力。而這個作品展以菲林相為主,因為我經常覺得,菲林有一種美麗的誤會,因為就算相機漏光、天氣突變等,這都能將美麗的意外結合其好的抽象概念、鮮色景象和重曝等手法,更會驚喜的收穫。」

COURTESY OF KEITH KONG©️ EDITION ONE ART CONSULTING
COURTESY OF KEITH KONG©️ EDITION ONE ART CONSULTING

除了喜歡拍攝花卉風景的Keith,更熱愛拍攝廢墟,因為每次到不同的廢墟都有種花火不等人的心情,十分複雜。「其實,拍攝廢墟是我另一個興趣。因為日本有各式各類的廢墟,如荒廢的遊樂場、工廠、學校、醫院等,原本車水馬龍的地方,現在變成荒廢不堪的地方,心情十分複雜。」曾經沒自信、離開不了自己Comfort zone的Keith,因為一個大膽的行動,而在攝影師工作上有點成績。「其實,若想投身攝影行業的大家,首次是為自己的定位找到方向,如是以商業攝影師身份或藝術身份;從而應考慮自己的精神和財政是否獨立,就如蜷川爸爸說「作為一個創作者,就是需要精神和財政獨立;精神獨立的意思指創作,而財政獨立是指有沒有能力支持到自己的創作」,否則,攝影師的路會走得好困難。」

COURTESY OF KEITH KONG©️ EDITION ONE ART CONSULTING
COURTESY OF KEITH KONG©️ EDITION ONE ART CONSUL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