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Jaeger-LeCoultre Atmos
Marc Newson解構如何設計出經典空氣鐘

13, DECEMBER, 2016

不用電池、不需電源、更不需要上鏈,這就是空氣鐘(Atmos)。為甚麼空氣也可以做鐘呢?而空氣鐘又是怎樣與積家(Jaeger-LeCoultre)這個傳統製錶品牌拉上關係?還有Marc Newson,這位大師又怎樣把現代工業設計體現在傳統鐘錶製作之上?

ANSON TANG
EDITOR
 
空氣鐘淺解構
空氣鐘是由瑞士人Jean-Leon Reutter於1928年研發成功,在1932年他找了積家當時的負責人David LeCoultre合作,確立了空氣鐘的量產化。顧名思義,空氣鐘就是藉由空氣流動中的溫度來帶動機芯之能量。當中的「橋妙」,就是鐘內部有一密封風箱裝置,裡面的氯乙烷氣體能夠根據周遭溫度的細微變化,有如熱漲冷縮般的收縮或膨脹,進而帶動發條持續為空氣鐘上鏈,不要看輕空氣變化帶來的動力,其實機芯反應非常靈敏,只要室內溫度有一兩度的溫差,就可提供空氣鐘自主運轉48小時的動力。
 
 
大師作品解讀
自在2008年,品牌就已經邀得Marc Newson為Atmos作設計,他認為此座鐘與時代「脫軌」,歷久彌新,無人可改進或更改其主要的技術特徵,所以特別喜歡,也很欣賞積家致力延續此座鐘的傳統。繼當日問世的Atmos 561及2010年的Atmos 566之後,今年Marc與品牌第三度合作,創作出Atmos 568。對這個已有80多年歷史的座鐘設計,Marc有一份很深的感覺:「最優秀的設計必須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永不過時,又且能維持品質,雋永不朽。在盛行廢棄的年代,這一點依然不變,像Atmos一樣的寶絕非棄若敝屣之物,它與物主建立獨特的情感聯繫,並成為其生活的一部分。品牌的作品輕易通過時間的考驗,其豐富的價值和歷史世代相傳。」全新的Atmos 568,大師希望從現在氣息中延續品牌理念:「我希望這座全新空氣鐘可展現當代氣息,同時彰顯品牌的價值觀。所以必須在設計中充分呈現品牌的精髓,令兩者融會貫通,而絕非破舊立新。不過,最新的空氣鐘也需具備一定的特色,與眾不同,以吸引新的目光。」

 
透明就是重點
在創作Atmos 568的過程之上,仍是保留兩座前作的神髓,他說:「Atmos 568的大部分可見組件均經過重新設計,包括指針、鐘盤、刻度、鐘殼、平衡擺輪、底座和機芯結構,機芯亦與水晶玻璃連接。三腳底座設計(如型號 566)令整座空氣鐘格外穩固,同時是前門的承托點,可按需要拆下以便調校機芯。透明鐘殼的形狀和明淨外觀展現了機械機芯的運行型態,水晶玻璃就予人美麗高貴之感。」這已是Marc的第三座空氣鐘了,對他來說還有難度嗎?「我已經十分熟悉空氣鐘,因此創作過程十分順利。我曾思索怎樣才能在作品上展現自己的風格,事實上,這才是真正的挑戰。機械機芯的位置固定,而基本的機械組件亦不可改動。 內部裝飾元素全經周詳設計,但要數最令人驚嘆的一環,則非呈圓方形的Baccarat水晶鐘殼莫屬。這個鐘殼的製作過程非常複雜,其完美外形是無數工序和研發步驟的結晶。」
 
 
符合設計哲學
對大師而言,設計究竟是甚麼的一回事? 「所謂最優秀設計,往往一望而知。我所創造的事物必須歷久彌新,就如一道等待拆解的難題,講求智慧、理解力,以及對物料和科學的探索。適可而止是優秀設計的關鍵。 」而空氣鐘就正好符合了Marc的設計哲學:「空氣鐘具完美的永續性,相對現今社會,棄置電子產品在某程度上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Atmos剛剛相反,永不會成為棄物,讓人終生珍藏,無需更替。」最後,Marc說自己跟時間的關係密不可分:「可以肯定的是,在我而言,時間總是不敷應用……時間的流逝與測量一直令我為之神往。時計就如一件法寶,簇擁整個宇宙。」
 
TEXT / ANSON TANG  PHOTO / 品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