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DESIGN

HOME IN FUTURE
未來家的模樣 原研哉

17, FEBRUARY, 2019

1958年出生於日本岡山縣的原研哉,身著簡潔的黑色T恤衫,一頭銀髮,戴著一副設計簡練卻風格鮮明的六棱形眼鏡,目光深邃。在交談中,他聲音低沉平和,溫文爾雅。當問及一些棘手的問題時,他便陷入沉思,甚至久久閉目,重複低聲自語一些關鍵詞。他有很多頭銜:日本中生代國際級平面設計大師、日本設計中心董事、武藏野美術大學教授、無印良品藝術總監。隨著無印良品「性冷淡」風的席捲,他為更多中國年輕人熟知。如今,原研哉在中國又多了一重身份:2018「CHINA HOUSE VISION 探索家——未來生活大展」(以下簡稱「CHV」)總策展人、藝術總監。

大處著眼小處著手

對這一從醞釀到最終變為現實的「未來生活大展」,原研哉耗時近八年。在CHV舉辦的前一晚,一直忙碌在現場的原研哉已經累得幾乎無法站立。開幕當天,在醫院剛輸完液就被攙扶進會場,用拼盡全力的十分鐘,發表了開幕演講,儘管微弱的聲音淹沒在相機的咔嚓聲中,不過簡短的發言也道出了他對這一項目的感想:今天的中國,在諸多領域引領世界潮流,出現了很多有實力的企業。這些企業和眾多知名設計師一起,把「家居」這個難以描繪的命題以可視化的形式展現出來。

 

 

原研哉告訴記者,執行這樣的大項目,確實需要各方面的投入——資金、人員、精力以及很大的體力。「大處著眼,小處著手」是原研哉一直在提醒自己的一句話,對於CHV這樣的項目更是如此。他不僅要考慮資金合理運用這樣一些大問題,甚至於場館設計的滴水管是否能順利出水,水珠怎麼流下(展覽項目「遠景×楊明潔|綠舍」),會場垃圾怎麼處理,這些非常細化的問題都要考慮。儘管如此,他對展覽的完成度只打出了70分。「這次展覽也讓我看到很多問題。項目結束後,會考慮如何調整,一如既往地走下去。」他說。

對於細節的追求,讓人想到原研哉曾經追尋的能恰當表達他價值觀的攝影作品,無印良品公司形像海報——尋找「地平線」。原研哉想要在他的海報中,以地平線的形式打造出一個巨大的容器。「從地平線出發,可以看到天地間所有的景象,人與地球的關係也得到一個趨於極致的體現。」這是最能體現他要表達的價值觀的設想,他想讓人們看到有一個能夠體現普遍自然真理的景象。

 

 

為了拍攝到這條理想中的地平線,他們在地球儀上拼命找尋。在討論各種方案之後,最終選擇了玻利維亞安第斯山的鳥猶尼鹽湖。原研哉團隊千里迢迢,最終來到這個他到過最遠的地方。鳥猶尼海拔3700米,周邊是海拔五六千米的山峰。

在此次CHV籌辦中,原研哉親筆手繪了三款CHV官方海報。充滿油畫質感的海報延續了原研哉獨特的設計風格——大片留白、線條乾淨、質樸純粹。原研哉最喜歡的「白」再次得以體現,如其所言,「將從混沌的灰中跳脫出來的白捕捉,並提升至崇高的高度,我工作的原始形式大概就是這樣。」除了不可或缺的信息元素外,他把更多的空間留給了觀看者。

攝影師為其拍攝個人照片時,原研哉就極其希望攝影師能體現出其設計的「心思」和「功能性」。比如,他會強調一張床在未來可能會出現的變化,在生活中發揮的功能——不僅可以睡覺,還能在上面讀書、寫字、用手機……在不同場合、不同語境下,原研哉對設計的定義也不盡相同。他說,終其一生,他都在思考,設計到底是甚麼?

 

 

托著臉看這個世界

原研哉被稱為「日本中生代平面設計教父」。回顧日本近代設計史,原研哉被歸為日本二戰後的第五代設計師。在他看來,第一代披荊斬棘,第二代整修道路,第三代飛速前進,到了第四代,道路就不再寬闊,設計師們只能騎著自行車在擁擠的街道上穿梭而過。「到了我們這一代,道路已經嚴重堵塞,要走的道路也不同於以往。」原研哉認為,若想求得發展,就得再次穿越原野,才能開創出屬於自己的天地。

原研哉雖然是從注重溝通的平面設計起步,但是社會、技術、各類人群的生活方式,以及溝通的方式都在發生著變化。他強調,要想跟上這個紛繁時代的發展速度,只有抱著宏觀的視野,才能察覺這個世界的瞬息萬變。 「我的設計也在不斷成長」,原研哉表示,即便此次的CHV,也並非從平面設計領域進軍空間設計領域,而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

原研哉的目標是讓消費者通過商品,感受到一種新的生活意識,最終啟發人們去追求更加完美的生活樣式。因此,在他的設計中,不主張品牌個性突出或者俱有特定的美學意識。

在原研哉的願景中,繼承傳統雖然重要,但建立新的設計思想體系同樣重要。「設計到底是甚麼?」這一問題是原研哉對於自身職業保持的基本疑問,也是他終其一生都在思考的問題。對於早已根植於生活中的設計,在不同場合,原研哉會提出不同的定義。在他看來,設計無處不在:以文字的方式表達是設計,交流也是設計的一種……原研哉曾經策劃過一個通心粉的設計展,還為米、酒、水這些日常用品做過設計和包裝。他讓這些「日常用品」呈現出不一樣的風貌,開啟無限可能性。其「再設計」(re-design)的觀念最具影響力,它深刻地揭示了設計與創造的真實原理。

對於原研哉來說,他追求的是回到原點,重新審視我們周圍的設計,以最平易近人的方式,探索設計的本質。讓我們以滿懷新鮮的眼光去觀照日常,為生活和人生注入新的力量。

對於甚麼是好的設計作品,原研哉也有他的判斷標準:一件好的設計作品,首先要有一個大膽的設想和創意,同時要考慮如何去實現及項目的落地情況。 「如果單純考慮實現的可能性,可能會降低設想的水準;如果單純考慮大膽的設想,落不了地,也不行。如果這兩點能夠完美地結合在一起,一定是一件好作品。」

原研哉無時無刻不在觀察著生活的變遷和世界的變化,在自己的設計道路上不斷思考,不斷向世界發問。他提示我們,輕輕將手肘撐在桌子上,托著臉看這個世界:我們觀看世界的視角,感受世界的方法千萬種,只要能夠下意識地將這些角度和感受運用到日常生活中,就是設計。

 

 

理想的家與居住者的精神會產生共鳴

在原研哉設想的未來世界:只要連上汽車,就能給家裡供電,各種設施就能獲得能源;出行常態化,邊工作邊休息或將成為人們的生活態度;日場生活更為「依賴」人工智能。與此同時,他也在追問,生活在這樣的未來,我們真的就幸福了嗎?

談到個人對家的需求,原研哉介紹,近年來,他在世界東奔西走,幾乎每天都在不同地方,一半以上的時間都不住在自己家裡,工作與生活已經渾然一體了。 「對我而言,一個理想的家的狀態,不需要太大,非常簡潔、乾淨的一個空間就足夠了!」儘管如此,對他而言,「勤勉而知性」的東京才是屬於他的城市,他有坐落於此的家。原研哉告訴記者,他以前也搬過幾次家,現在的家,是十幾年前買的一套二手房推倒新建的。在進行設計、建造的過程中,他對「家」也產生了很多新的思考。「通過自己的雙手,建造一個家園,這個家的方方面面都適合自己生活,對我而言,這樣的環境就是精神的家園。居住在這裡,就感覺是一個安全的基地,甚至可以說是'安全的聖地。」

 

 

「家,不僅提供一種舒適感,更是一個能讓生活有活力,給個人新的力量,可以開創嶄新生活可能性的地方。」原研哉表示,家的核心應該是住在裡面的人,理想的家與居住者的精神產生共鳴,給人以良性刺激,使人心跳加速,興奮不已。 「從這點來說,未來家不僅是一個對理想居住環境的設想,還是一個能激發人產生理想的地方。」

對於家的解讀,恰如原研哉所言:對每一個普通人來說,家便是生活的重要據點,人們穿梭於此,停留於此,並最終回歸於此。的確,未來家的模樣,就是你我生活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