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FRESH EXPERIENCE
Wah's Note│從未試過咁清新脫俗的感覺

29, APRIL, 2016

It's time to change。 呢句說話,由奧巴馬2009年開始出任美國總統開始,大大話話都講足七年。究竟這數年間,有幾多世界秩序成功地扭轉局面?坦白說,變化不大,來去都是由一班嬰兒潮年代出生的「老人家」當道,不退也不休,政經界如是,時裝界亦然。不過,2016年開始,似乎是一個新的契機……

HO SIN WAH
DEPUTY EDITOR-IN-CHIEF

明眼人都見到,今年是時尚圈震盪之年,各大品牌創意總監更是大風吹,Hedi Slimane在愚人節二度離開Saint Laurent後,圈內一直盛傳由Anthony Vaccarello接任,果然Anthony不消幾個星期閃辭Versus創意總監一職,無縫接軌上任Saint Laurent,並宣布暫停個人品牌運作,抱持著破釜沉舟的決心,接下時尚老店重擔。
33歲的他自詡是生活觀察家,喜歡建築、線條、比例之美,他說過:「我從巴黎女人身上汲取靈感,特別是在夜晚打扮的巴黎女人。」身為一個繁忙的設計師,他有一件事情不能妥協,那就是睡覺,他曾經說過:「我每晚一定得睡夠八小時。」相比今年已屆47歲的Hedi Slimane,儘管在他執掌四年期間成功顛覆品牌,又改名又要搬設計基地又曾跟不少一直意見不和的時裝媒體隔岸開火,但品牌重新定位後業績亦見穩步上揚,但江湖傳聞要求母公司Kering Group替他創立個人品牌的問題上一直有爭拗,有可能導致這次離巢的導火線。所以話呢個世界乜都假,大老闆要踢任何人出局,真係一隻手指已經足夠K.O.。
看履歷,Anthony Vaccarello接任Hedi Slimane,的確點秤都唔夠級數。不過,當年Hedi Slimane以32歲之「低齡」成為Dior創意總監一職,同樣在備受爭議下獲得David Bowie、Karl Lagerfeld等時尚猛人護航而成功過渡甚至帶起潮流。正所謂「寧欺白鬚公,莫欺少年窮」,Lanvin失去了Alber Elbaz;Ermenegildo Zegna辭退了Stefano Pilati;甚至是Raf Simons緣盡Dior或Massimiliano Gionetti淚別Salvatore Ferragamo,看似對品牌形象有所負面,以為是可惜的結局背後卻有著無限生機。至少近10幾年來時裝界從未出現過咁清新脫俗的新氣象,就是超級品牌交由一班X世代出生的「時裝新人類」揸旗。「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終於都對時裝有番少少初戀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