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Ferrari 812 Superfast
800匹馬力的意義

26, DECEMBER, 2017

法拉利這部812 Superfast,其在美學上的成就,甚至要高於它那不可思議的性能表現,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812 Superfast注定將以性能旗艦的面目出現在世人面前。

毫無死角的超跑

上回說到在時雨時晴的古德伍德(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告別了保時捷911 GT2 RS後,乘飛機來到艷陽高照的意大利馬拉內羅(Maranello)時,就像到了另一個星球。若形容此時的心情有如朝聖,那屬於矯情,畢竟也來過不少次了,不過每次都各有不同的激動倒是真的,誰叫這是法拉利的老家呢。

在年初的日內瓦車展上,我在法拉利展台上駐足良久,沒有一絲絲防備,一部只應在夢中出現的紅色跑車居然就這樣撞進了眼簾。這是一部美麗得毫無死角的超跑,在我眼裡它甚至是迄今以來最美的法拉利,即便有250 GTO或者Testarossa這樣的珠玉在前。

812 Superfast,數字加後綴,標準的法拉利命名之道,帶有一種恃才傲物的感覺。法拉利不光車很感性,名字也玩得感性。812的背後是800匹馬力外加12氣缸,Superfast從字面上就很明白這車的定位了,超級快嘛!熟悉品牌的車迷可能會提出,法拉利復活Superfast這個後綴,不是為了紀念60年前那部410 Superfast Pininfarina Speciale嗎?當然沒錯!我相信法拉利更在意Superfast的字面含義,朗朗上口,擲地有聲。

作為一部中期改款車型,812 Superfast從猛獸F12 Berlinetta手裡接棒,可是咱家法拉利就是實在,812 Superfast裡裡外外的變化都堪稱劇烈:全新外形輪廓及細節、全新空氣動力學設計、全新內飾設計、全新軚盤及信息娛樂系統、全新座椅、全新電子助力系統、75%零件全新設計的V12引擎……到處都是全新,所以你用一部全新車型來打量它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融入中世紀氛圍

這次812 Superfast的鑑賞和技術說明發佈會並沒有放在工廠旁的賽道上舉行,而是在距離馬拉內羅半小時車程的一座小城——薩蘇奧羅,在這兒我終於見到一部真實走在街上的812 Superfast了。它一改身處展台上的高傲,法拉利方面特地把812 Superfast陳列在城市廣場中央,它背後則是一座滿溢著文藝復興氣息的古老宮殿。難能可貴的是,作為21世紀奢華加性能的雙料標杆,812 Superfast佇立在中世紀的氛圍裡居然水乳交融毫無違和感(相信我,能做到這樣的品牌屈指可數),這背後的奧秘可就相當耐人尋味了。相比德國車包浩斯主義的簡潔實用,以法拉利為代表的意大利設計就很難用一兩句話說清楚,但它們往往都有著一個共同特徵,就是線條優雅、比例協調,並注重弧線的使用,一如812 Superfast身後那屹立數百年的羅馬海神塑像。

四年前我曾為試駕F12 Berlinetta來到博洛尼亞,它第一時間傳遞給我的是桀驁與力量。812 Superfast就截然不同,它與薩蘇奧羅廣場融合在一起,讓我腦子裡突然就蹦出來那部著名的意大利電影《羅馬浮世繪》(La Grande Bellezza),交相輝映之下美艷不可方物。812 Superfast上面出現的新設計元素實在太多,我就不一一羅列了。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狹長的全新LED大燈被集成在引擎罩上的進氣口設計中,更流線的掀背輪廓線,重歸經典的四炮筒尾燈,以及橫貫車門的立體車身側翼,其中幾處點睛之筆直接提亮了整部車的顏值。

 

 

延續自然吸氣神話

酒足飯飽酣睡一夜之後,終於迎來博洛尼亞的黎明。再次來到鳥語花香的Fiorano賽道,兩列顏色各異的812 Superfast已整齊列隊等候在Enzo Ferrari的故居前。這種充滿儀式感的場面在十幾年來就沒有變過,只不過每次的試駕主角變得愈來愈強悍而已,如果Enzo老頭泉下有知,應該會感到欣慰。法拉利核心管理層這些年來人來人往,但Enzo定下的「稀缺加高性能」既定軌道則一直堅守。

上午我們駕著812 Superfast出去跑山,下午則盡情在御用賽道上飛馳,作為法拉利國際試車這個優良傳統也同樣得以保留。駛出Fiorano賽道之前我仔細揣摩了一下812 Superfast的全新內飾設計,新軚盤握起來順手至極,有如肢體的延伸,上面所集成的功能僅與駕駛相關。全新的多媒體系統顯然與GTC4 Lusso一脈相承,位於副駕前面的8.8寸全彩觸控屏幕是個非常有創意的設計,它大大提升了副駕座位上的存在感,非常有助於家庭和諧。

作為法拉利歷史上最強的前置引擎跑車,812 Superfast的V12自然吸氣引擎排量小幅提升到6496cc,但最大輸出馬力直逼800匹,這是神話一樣的數字,也是讓所有競爭者望塵莫及的數字。在這個渦輪充斥的世界裡,法拉利值得所有跑車迷們頂禮膜拜。我不知道未來是不是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但在內心裡懇請法拉利能把V12自然進氣引擎這面大旗繼續扛下去。就如同佐敦在籃球界的地位,法拉利這個品牌本身就代表著終極跑車的化身。

 

意料之外的馴順

法拉利812 Superfast搭載一台6.5升V12自然吸氣引擎,其最大功率達到了800匹馬力/8,500rpm,峰值扭矩為718牛米/7,000rpm,傳動系統匹配7速雙離合變速箱。在這套動力總成的推動下,新車的官方0-100km/h加速時間僅為2.9秒,極速可達340km/h。

輕輕一腳油門,熟悉的感覺頓時就回來了。你彷彿能感受到汽油與空氣混合後以350bar的超高壓力噴注入氣缸,被火花塞依次引燃後那瞬間的狂暴反應,然後能量轉化成力矩,經由變速箱和傳動軸層層傳遞到碩大後輪,最終撕裂大地和空氣。整個過程清澈明朗,沒有那種因渦輪介入而造成的隔閡感,一切隨油門深淺收發隨心。

前任740匹馬力的F12 Berlinetta已經夠快了,我知道現在的812 Superfast只會更快,但在普通公路上這種零點幾秒的差異恕我難以分辨,因為只有把油門保持在7,000轉之上後,兩種快感才會分道揚鑣。可我發現812 Superfast居然變得更好駕馭,這一點讓我始料未及。

大馬力後驅跑車通常難以馴服,F12 Berlinetta於我而言就是一匹難以駕馭的暴烈機器。事實上,我曾親眼看見一位媒體同仁駕駛F12 Berlinetta撞上輪胎牆的慘狀,而這幾年在一些新聞報導中,一些因駕駛者經驗不足致使F12 Berlinetta失控的案例也是時有聽聞的。當馬力更高的812 Superfast竟然會給我某種安全感的時候,真是有種要喜極而泣的感覺。在馬拉內羅南部的山區裡,尤其在Cimone山巒忽上忽下的崎嶇山路上,812 Superfast精準的動態表現讓我眼前一亮。

 

 

賽道環節才是高潮

山道的樂趣終究只是小小的前菜,高速公路有限速同時車流繁忙,盛產超跑的意大利其實並不是一個適合測試超跑的國家,於是下午的賽道環節就成為整天的高潮。說起來,我對於Fiorano賽道不算陌生,幾次國際試駕外加法拉利駕駛培訓課程使我對它愛恨交加。Fiorano賽道總長2.97km,共有八個彎角,別看它不長,可最大的轉彎直徑為370米,最小轉彎直徑只有13.71米。你能在這裡爽到爆,也有可能在下一個彎角就撞在輪胎牆上,所以說這還真是一條很有趣味和難度的賽道,也沒有比Fiorano賽道更能反映一部終極跑車的真實性能的了。

短暫熱身一圈之後,通過軚盤上的按鈕切換到Race模式,陡峭的6號彎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強大的橫向慣性,但升級之後的扭矩控制系統就是能把車尾牢牢地釘在正確的軌道上。越過8號彎,在那段700米左右的直道上,我身下的812 Superfast尾速居然能達到280km/h;考慮到法家的F1賽車也就飆到290km/h左右,你就會發覺它的神奇之處了,前所未有的800馬力的輪上輸出真不是浪得虛名。再打開CT OFF模式,意味著基本關閉牽引力控制系統,同時車子把各種電子系統介入控制在最低程度,這時你就可以在每一處彎角通過油門深淺來體會高速中輕微甩尾的樂趣了。

在我眼裡,812 Superfast在美學上的成就甚至要高於它那不可思議的性能表現,可除去家族內像LaFerrari這樣的傳奇限量版跑車,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812 Superfast注定將以性能旗艦的面目出現在世人面前。2.9秒破百,最高時速錨定在340km/h,在當今渦輪橫行的車壇這算不上一個強到沒朋友的數字,但別忘了,812 Superfast守護著自然進氣引擎最後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