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Fake Fashion時裝界流感肆虐
你是真正的Fashionista嗎?

8, AUGUST, 2017

近期,若要討論時裝世界最紅的話題,莫過於最新詞彙「fake fashion」。當你們還在以為這是「翻版/複製品」的意思時,它其實已經演變了另一意思了。從前,街頭文化和高級時裝文化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向和設計風格,但近年兩者的界線已變得模糊不清,甚至二合為一,成為時裝世界的最新潮流,而fake fashion風氣就這樣應運而生。

CHàRLES WONG
FASHION EDITOR
 
時裝本是生活文化的一種,隨著不同年代或時期,會出現不同的社會現象,最新的時裝詞彙fake fashion就是其中一種。從字面上解釋,代表是「假時裝」,但這不是意指假貨或翻版的意思,而是泛指一些時裝品牌設計出空洞和沒內容的時裝單品,但憑著設計師在網絡世界的名氣而把設計系列炒熱,成為當下潮流。
 
 
時裝更替
其實,時裝一直包含了不同範疇或領域的人和事,當中最令人推崇的莫過於其設計的內容和含意,不少時裝設計師透過他們的設計系列申訴一些社會問題,如Vivienne Westwood所設計的時裝系列與環保等議題有關,透過布料、印在衣服上的口號等方式把實際的內容想法與眾分享。同時,不少人對於時裝設計的原創性亦十分重視,因為時裝就是一門藝術,不是單單用來遮掩身體的工具,而是在美感上、內容上都是結實的。
 
 
另一方面,網紅的流行,讓不少設計師快速地走紅,並利用他們的數碼平台力量,簡單地開了facebook或instagram戶口,利用他們的人際網絡威力,例如把設計的衣服給G-Dragon、Rihanna等紅人穿上,馬上成為網絡上的焦點,但可能當中的衣服是一件簡單的T恤,卻以高價出售,緊接是「潮人」爭相搶購,這就是fake fashion的開始。它把設計迎合了當時的潮流而生產,但當潮流一退下,可能只是一件你們永遠都不會再穿的衣服。另外,時裝噱頭更成為這種現象的催化劑,讓不少時裝品牌爭相學習,成為了一個惡性循環。
 
 
 
 
矛盾的原創
說到這種現象,首當其衝地大家一定想到短短幾年時間而大紅的Vetements。他們的DHL上衣、Snoopy Dogg大頭tee等,就算是超高售價,都被大家一掃而空。其實當初品牌一推出,就像傷風感冒病菌般,讓不少人都受感染。他們除了oversized長袖衛衣外,還有一系列以「致敬」的角度出發的設計單品,如DHL T恤、Champion logo衛衣,把一些看似不值錢的事物,頓時升價百倍,這是健康的時裝生態嗎?就如Snoop Dogg大頭tee為例,其實這T恤是來自1993年,而若大家在vintage店找到原版的售價是約$500美元,出自Vetements的oversized版本則要$900美元。但其後Urban Outfitters同樣翻玩這件T恤,但售價只是$39美元。其實售價多少是你情我願,只要願意付錢,問題委實不大。雖然Vetements保持著把oversized長袖衛衣或「致敬」T恤做得更好更型的理念上,讓穿上它們的人能較有優越感,但難道穿上Urban Outfitters或原版vintage的設計就沒有這個感覺麼?我們應該開始想想這風氣是否正確吧?
 
 
這股風氣一出現,就會吸引更多人進入風暴眼。就如以Vetements為靈感而誕生的Vetememes,並以「致敬」(或用「抄襲」來形容也不失為過)的方式設計出與Vetements相似的單品,但以較低售價出售,讓不少潮店相繼引入。創辦人Davil Tran是來自美國的建築與規劃的研究生,他看到這股「致敬」熱潮,也向Vetements的「致敬」單品致敬。其實這品牌的「meme」意思是指某人或某事一夕之間在網絡上被大量宣傳及轉載,一夜成為備受注目的現象,但這個品牌的出現,又是甚麼玩法?
 
 
同樣出自Davil的另一品牌Booleciaga,亦是以向Balenciaga「致敬」而設計出相同款式的單品。他就是一句好玩,開創一個模仿別人的路的品牌。同樣,Vetements就是一個「cool」字,就向不同品牌「致敬」而紅起來。其實這種沒有內容或沒有感情基礎的設計單品,只會讓時裝行業走進沒靈魂的生產。同樣,何謂「致敬」?何謂「抄襲」?在這個時裝世代,好像已經變得不太重要;而對於時裝創作,原創或有內容的設計不再是首要條件了。
 
 
空洞的時裝
因為與Kanye West是好友/師徒關係而紅起來的Off-White創辦人Virgil Abloh,也被直指是fake fashion的品牌之一。身為男裝品牌的入門地Pitti Uomo,最近找來品牌參與其中,這個現象已說明fake fashion已在時裝世界無處不在。不少時裝評論家對於它這次出現於Pitti的時裝騷,亦有不少聲音。「Virgil Abloh 主理的品牌是一個真正的fake fashion反面教材。故弄玄虛、現場的古典樂聲、宏大的聲光電效果和Palazzo Pitti的宏偉外牆都無法彌補該系列的空洞與無趣,平淡無奇的設計與宮殿外牆上投影的詩句一樣的不知所云。」這位Kanye West的軍師或許有著化腐朽為神奇的人脈,把品牌在很短時間內成為網紅,成為不同潮流人士眼中的大熱品牌。
 
 
這種fake fashion現象除了由明星加持之外,背後還有一連串的商業手法。首先,品牌把產量限制至極少,並透過社交媒體加熱及炒紅,讓產品短時間地供不應求,成為熱潮。但最後還是增加產量到市場上,讓大家也能購買。當中的過程已把產品和品牌推紅,成為潮流的熱話。
 
 
就是被網絡推至大紅,讓不少人盲目地追求,但有幾多人能說出Off-White販賣的風格是甚麼?大家只關心哪一件T恤給哪個明星穿上或哪一款袋款被一掃而空至斷貨等問題。其實這次品牌參與已經有40多年歷史的Pitti Uomo時裝展是一個新開始,讓不少買家或行家開始留意一些新品牌。同時,這亦是一個時裝的警號,讓人開始留意這fake fashion的威力。無疑地,時裝是需要新鮮和活力,而這些針對千禧一代而設計的年輕品牌也是不容錯失。但其實時裝除了一味地追求潮流,也需要講求內容,而當中的內容,就是設計的理念和方式。雖然利用自家的人際網絡把品牌推廣出去,是需要的、是合理的,但亦該專注於設計,否則就只是有著假框架的無聊衣服而已。其實fake fashion就如同季節性流感,這段風潮過後,如今身穿這個品牌的年輕人只會將其與黑歷史化作等號。
 
 
抄襲或致敬?
對於一個時裝設計行業來說,原創是必須的。但近年不少設計師以「致敬」來讓抄襲這事情合理化,同時亦有不少設計師是真心向他們欣賞的設計師致敬。這從來都是一個灰色地帶,是真是假,大家自行量度。
 
 
Vetements 影子設計
Vetements的設計近年成為潮流的指標,而品牌是由八位設計師團隊組成,但只有Demna Gvasalia肯願意出鏡,其餘七位並未有透露身份。有著「師承Margiela時裝屋」身份的Demna在其設計上也充滿著它的影子。就如上次秋冬系列的皮帶上的大鉤,早於1999年Margiela的設計系列中也有相同的款式。連襪鞋的設計亦是Margiela於2011秋冬時也有用過。雖然你們會說設計來來去去都是那個樣子,只要配上新色或新物料便是新設計,但其實原創者可能只期待那小小的鳴謝。
 
 
Zara 機械性抄襲
談到這個問題,當然少不了一些fast fashion品牌,而當中Zara更受了不少抨擊。由於它們以快速生產為重點,所以其內部設計師多達600多位,而從設計到店舖上架,只需兩周時間就完成。早前品牌亦遭一些獨立設計師和藝術家等17人一同提告品牌抄襲,因為其中一位設計師向品牌查詢後,得到的回覆是「我們拒絕你的指控,因為這些設計缺乏獨特性,而且難以讓人看到作品就聯想到是你。」事件隨著媒體報導而讓更多設計師發現自己的設計被盜用。雖然這事件已提告,但以前亦有一些例子是小型公司向大品牌提告,但最後用了七年的時間訴訟,而當中的金錢亦非人人能負擔,可能不少事件已無疾而終
 
 
Gucci 自嘲的玩笑
Gucci年頭推出的「翻版」T恤,就是向這抄襲文化開了個玩笑。由Alessandro Michele掌舵的Gucci讓它成績直線上升,成為不少時裝人的愛牌。而Michele一向熱衷藝術和不同文化,並對於二次創作更表示歡迎。而這次翻版的Logo T恤是過去沒有出現在品牌任何一季,而是靈感來自一件翻版的T恤。因為80年代品牌的Logo T恤盛行,並人人都愛Gucci,讓不少翻版的Gucci單品很快流通市面,但當時不少翻版的Logo T恤中的印花並不是真正來自品牌設計,而是翻版商自行設計。而這次Alessandro把原來翻版的Logo T恤成為真正出自品牌的T恤,這算是娛人娛己的最大表現。
 
 
真・設計師
對於這個混淆視聽的時裝世代,創作不再是一樣重要的事,而是銷售的數字成為主宰設計師工作生涯的重要關頭,把時裝推至一場市場上的遊戲。回看昔日的時裝世界,那些默默努力、不斷開創新經典的時裝設計師,才是時裝應有的精神和態度,絕對不能「一竹桿打一船人」。
 
 
Rei Kawakubo 暗黑女子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亦是另一位擁有強大時裝靈魂的奇女子,她的影響力足以令她在這40年時裝生涯也未退下來,連剛過去的Met Gala 展覽都以她領導的Comme des Garçons為主題,可見她對於時裝不只是生產衣服,更是創作經典。從小沒有受過任何正規服裝設計訓練的她,大學修讀的科目為藝術和文學,這跟時裝製衣可說是風馬牛不相及。當初的她頗有新時代女性的獨立思維,只因市面上沒有自己喜歡的衣服風格,便開始為自己設計衣服。Anti-fashion更是這破壞主義者的設計主軸,反叛地將傳統女性美以「反性感」呈現,流露出日本傳統美學,也造就品牌設計中低彩度設計及獨特的剪裁手法。當然,她亦有受到爭議的時候,那個年代看慣高級訂製的法國人難免對川久保玲不對稱的結構、破爛針織、洗水牛仔的設計讓人瞠目結舌,亦有人揶揄這種為「乞丐」新風格,將設計形容為精神病服裝。但最後誰勝誰負?大家心中有數吧。
 
 
Helmut Lang 時裝第一
對於90後的人來說,Helmut Lang這名字可能有點陌生。但對80後或之前的時裝迷來說,他卻是一位時裝大師中的大師。他主張的極簡主義在當時掀起一陣熱話和讚嘆。同時,他亦拿下不少時裝界的第一,包括首個將休閒風帶上天橋的設計師,現在各個品牌及bloggers追捧的bomber jacket 就是他當初改良的設計之一。他以防彈背心為靈感來源製作成衣;將軍用機車外套融入高端面料。同時,亦是第一個使用網絡傳播時裝騷的設計師;第一個使用CD-Rom作為媒體資料載體的設計等。他從設計的根本元素出發,以精簡質料、解構屬性、黑白及中性色調剪栽出時尚觸感。前Hermès設計師Lemaire以及曾於Jil Sander工作的Raf Simons都是極簡主義者,而Helmut Lang正是他們的「師傅」。 如今從Alexander Wang到Yang Li、Lee Roach等年輕設計師品牌,以及許多後起之秀身上都能看到Helmut Lang的影子。
 
 
Martin Margiela 解構重組
時裝界Marc哥(Marc Jacobs)曾說過「Rei Kawakubo與Martin Margiela是影響當今時尚界最重要的兩個人」。連已故英國設計師Alexander McQueen生前也穿著Maison Martin Margiela。他從不在自己的時尚騷或雜誌中露臉,他認為自己不是品牌的重點,衣服才是。直至今天,見過他的廬山真面目的人數並不多。而他在8、90年代以「解構」衣服方式,成為經典絕學,並影響其後的時裝設計師以同樣方式設計時裝。當然,近年走紅的Vetements設計師之一Demna Gvasalia,曾在Martin Margiela身旁工作八年之久,如今他繼續秉承MMM的精神,誇張的輪廓、經典的解構剪裁,以他為真‧設計師的例子,相信沒有人會反對吧。
 
TEXT / CHARLES WONG    PHOTO / 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