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REPORT

Cult迷訪談錄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B-Movies

29, MARCH, 2018

愛cult片,就是特立獨行,跟世俗眼光不一樣。然而,愛cult片的,其實又不孤單,因為同行者大有人在。但如果你身邊所有人都只是愛看《與神同行》,如果你很需要別人支持你繼續看cult片,這裡有兩個……

ANSON TANG
EDITOR

由獵奇變著迷

曾出版《浪漫月巴睇Bloody》、《浪漫月巴睇舊戲》等電影評論文集的專欄作家及漫畫家月巴氏,鍾情B-movies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那是B-movies,而是因為這類電影帶給他截然不同的感覺:「最初並不是因為喜歡cult片才去看cult片,而是開始多看了一些低本製作的電影,如果一定說哪部是第一部看的話,我想會是初中時看的《Friday the 13th》,當時十分喜愛,不斷去尋找這個系列的作品。」對於cult片,月巴氏有這樣的看法:「我認為沒有一個導演會開宗名義去拍一部cult片,一部片cult不cult都是由觀眾去界定的,因為cult片不是一個拍攝風格,而只是一個之後的現象,即是黃子華拍《一蚊雞保鑣》時都是想拍一部喜劇,而應該不是說要拍一部cult片。所以如果有導演說要拍一部cult片,這是一件戇x的事,因為根本不成立。」

再問問網絡cult片節目《百老匯電椅中心》主持之一、以宣揚壞品味為己任的阿雞,他愛cult片,源於「獵奇」二字:「小時候報攤會有售一些老翻的日本特撮超人公仔書,那時我已經是喜歡看一些完全不認識的,因為愈不明來歷的,就愈有神秘感及想象空間。看所謂cult片的原因,也是大同小異。這些新奇、怪誕,充滿禁忌的非主流電影,都能給我一些,大開眼界之感。其實人們口中的所謂cult片,其實都只是類型片而已,可以是拍得好的,也可以是偏執的、顛覆的類型片。」

回味夜激情

月巴氏與阿雞還有一個吸收次文化的途徑:「在八十年代,明珠台每逢周五、六深夜時段都會有一個名為『夜激情』時段,會播放一些軟性色情片的,當時是我小學時代,一聽到電視播『鹹片』,當然是瞞著家人偷偷看,記得第一部是《碧麗莎的情人》,但其實,播得出街的,都已經是把所有性愛場面剪得乾乾淨淨,然後一段日子以後,明珠台開始『冇貨賣』,就開始轉為播一些B片,B片得來更是名不經傳的科幻片、屠殺片、怪物片之類,但我覺得是比那些剪得支離破碎的色情片更好看,由當時就開始了看這類低成本電影的癮來。」其中一部令阿雞記憶猶新的「夜激情」時段作品,就是《The Stuff》,講述一些包括成乳酪的外星怪物,待人食落肚後再蠶食宿主,最後令宿主爆開!

Cult片其實又可以稱為midnight movies,是70年代美國戲院於深宵時份播放的電影︰「在深夜沒有人在意的時間去看一部沒有太多人在意的電影,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很奇異的事情。」而月巴氏更補充在「夜激情」時段之後原來再有驚喜:「『夜激情』之後會再多播一部電影,那才是好貨!我第一次看《Re Animator》就是在這時段看的,當然是經過刪剪,但已經令我大開眼界,原來世上有這樣偏鋒的電影。」

 

入魔式崇拜

有些人認為cult片等於爛片,對這個『爛』字,阿雞形容為bad taste:「我就是喜歡一些跟主流社會對美學、高雅、品味所定義作對的電影,因為主流影片很悶,倒模式去推崇一式一樣的價值觀,香港這城市已經夠單一,唯一的『治療』就是高舉一些好x離譜、好x極端的思想,一來抗衡,二來給大眾知道除了主流,還有另類口味可挑選,cult片就可以刺激其他人去思想。」而月巴氏認為cult片是一類撞邪,有一種神秘的吸引力,會去一看再看:「例如自己已經看過David Fincher的《Zodiac》上百次,這絕對不是bad taste,但就是有一種魔力去令人一看再看。又好像《The Room》,我之前沒有看過,只因為早前因James Franco的《The Disaster Artist》上映才找回來看,到了現在我又已經看了三、四篇!我也想不到原來香港一早已有die hard fans,是那種更可以背誦對白的。這種就是真正令人瘋狂的cult片。」阿雞補充:「要知道cult一字是解作邪教,所以一部電影都是要有某在程度上令人入魔才是cult片,這就肯定是要觀眾看罷後所做出的行為,才可判定得到,這就跟cult片的中文解釋一樣,是『邪典』電影。」

 

嗜血又怕血

究竟兩位又喜歡哪一個類型的cult片?阿雞說自己是怪物控:「我是逢怪物也喜歡,不單一是喪屍。我會這樣形容自己對cult片的品味,就是在cult片世界自助餐中,長長的怪物buffet枱上,喪屍只是其中一道菜式,我喜歡是枱上所有的怪物類型片。」月巴氏則喜歡嗜血:「我愈血愈喜歡,但的現實生活上是怕血的。」而如果這一刻要二人各自開拍一部電影,他們又會加入甚麼cult元素內呢?我以為月巴氏會繼續嗜血,才不是:「血當然是需要的,但我更希望會有大量裸露的鏡頭。」阿雞道:「我在想,把兩樣很正經、很有品味的東西放在一起而成為壞品味,就是我最拍的題材,所以我現在沒有一個很確實的故事大綱,但卻有一個片名,叫《天龍八部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