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GIRL

CLANG ROSE 邢菲
甜美之下的強韌

19, AUGUST, 2018

6歲練雜技,19歲入行當演員,邢菲說,經歷過學雜技的那段日子,甚麼苦都不怕了。這個女孩外表甜美實則內心強韌,她不急於成名,只想一部部戲紮實地演出。

 

《熱血狂籃》是邢菲拍戲以來拍得最開心的一部戲,「都玩到一塊兒,都是很可愛的人。」一群年輕人湊在一起玩狼人殺,成群結隊地在武漢街頭玩耍、尋找美食。天氣炎熱,人也炙熱。

邢菲在戲裡飾演的裴晨冰是一個有故事的女孩,背負著自己內心的傷痛,男友因為籃球去世、意外失去雙親、輟學,她不得不擔負起照顧爺爺和弟弟的責任。為了生存,她要突破自己的防線去最不想面對的籃球隊工作,出任球隊經理去安排籃球隊的生活和訓練。她在工作中磕磕絆絆地成長,還要「忙裡偷閒」談戀愛。邢菲說自己與角色性格有點兒像,「比較有主見,也比較沒有主見,總給出一些錯誤的選擇。」《熱血狂籃》是邢菲去年上半年拍攝的,「那個時候覺得很好,但是現在看看覺得可以做得更好。」邢菲說。工作壓力再大她也是自己默默調節,「再大的工作壓力也比當時練雜技那會兒好。」

 

 

《浪漫星星》是邢菲第一次演都市職業劇,飾演一個裁縫。進組她就開始學習怎麼使用縫紉機,「但是我從小就會針線活。」在練雜技的時候,她需要自己縫補表演道具,小時候培養起來的良好的身體協調性,邢菲學起這些是「信手拈來」,不是難事。

知道自己不是專業出身,邢菲拍攝時會做很多功課,「我的劇本被我畫得像鬼畫符一樣,自己都看不懂。」她私下給自己加課,希望自己可以演得更好。邢菲覺得眼神是最傳達內心的存在,會在家中照鏡子練習。她會大量看片,學習優秀演員的技巧:「我最近一直在看印度片,我覺得印度片很真誠。他們總是在給社會表達一種東西,就是有意義的。」

 

 

「我想演文藝片,就大家看不懂的那種,我自己也看不懂。」說完自己想演的角色類型,她哈哈笑起來。詮釋這種角色會很辛苦,邢菲卻覺得是應該的:「累就對了,不累的角色,我覺得演得沒有意義。」笑容掛在臉上的邢菲,說自己是個悲觀的人。「做一件事情的話,我肯定會先想到它的不好。我總是說不抱希望就不會有失望。」努力做好手裡的事,是邢菲的信條。

邢菲8歲上台表演,「蹬技,躺在地上蹬東西。我們是被人蹬的那個,我們就是缸。」她說。 9歲前,她長發過腰。因為雜技團宿舍條件不好,她長了蝨子,一頭長發被剪掉。 14歲青春期開始發育是邢菲雜技生涯中最痛苦的記憶,「中午就是在大太陽底下跑步,不讓吃飯,每天上秤,胖了以後要挨打。」說起這些時,邢菲臉上沒有一絲波瀾。更痛苦的是心理折磨,因為邢菲根本不喜歡雜技。 「14歲至17歲那會兒已經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東西,但是還是要每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練習。」她不知道未來是甚麼樣的,只是因為慣性而堅持訓練。

 

 

18歲那年,邢菲要為自己做主,跑回了山東老家,媽媽一度想讓女兒「找個人嫁了」。這時候的邢菲要把控自己的命運,「我必須要在北上廣三個城市發展。」拖著箱子,她就來到北京,擠在朋友的小房子裡,最初的夢想是當個經紀人。偶然機會,她進入一個娛樂公司做助理。忙忙碌碌一年,看到《一年級·大學季》的海選海報,她拿著道具就去了現場。後面的故事大家就知道了。她開始了自己做演員的人生,在這條路上越走越好。媽媽開始對女兒刮目相看,「他們對我是一種佩服的心情,說這個小丫頭怎麼這麼一步一步的,走到演員這個行業?」從小練習雜技,高負荷的訓練讓邢菲一度極其不喜歡運動。「當時讓我跑步讓我健身,我打死也不去。我當時練雜技時就想,為甚麼會有人喜歡健身呢?當然是能睡的時候就睡,能吃的時候就吃啊。」邢菲皺著眉頭認真地說。

離開那種高強度的訓練環境,邢菲一度放縱自己,「放棄了自己的這種身體狀態」。慢慢地,她又開始愛上健身。因為運動可以給自己帶來一個很好的狀態,「健身是可以給人帶來精氣神的。健身完之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滿頭大汗的時候你美炸了。真的,你去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