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Black Power in New Hippies...
染黑而多元的流行文化

9, APRIL, 2019

2019年的世界,已經不再是《綠簿旅友》(Greenbook)的時代,任何人種都已在使用同一個廁所。只不過BET(Black Entertainment Television)依然只是黑人娛樂,奧斯卡依然被投訴太白的時候,你就明白到這篇文章依然有著存在的價值。雖然現時的確是人人平等,但是區隔其實依然存在,所以當今年奧斯卡有著三套以黑人為主題的電影獲提名的時候,仍然都可令個別人種慶祝一下。

WAYNE LEUNG
EDITORIAL ASSISTANT

 

在音樂方面,黑人音樂早就在1969年的胡士托音樂節經已誕生。而這裡所寫的黑人音樂,都只是美國一地而已。由一開始到現在的歷史,單單以此文去寫的話,實在把今期一整本men's uno的篇幅寫完都不足以完整的去論述歷史,更同時把話題由New Hippies上偏移。所以請讓編輯在下列數百字中介紹一下近年黑人音樂界最愛的Trap Music。

 

Trap Trap Trap Trap Trap Music

音樂的多元當然並非短短數段文字能夠描述。單論trap music,在90年代發源並在近年才大紅大紫的流派除了可以獨立討論之外,其實trap music都可以融入其他風格的音樂。以跳舞音樂為初衷的trap music比一般Hip Hop更加強調節拍,包括使用hip hop至愛的Roland TR-808鼓機,但在音樂中更強調節拍,而整段音樂都會傾向重覆。但這樣的做法卻未必人人喜愛,所以trap music的流行都具有一定的爭議性。

 

 

Black Power

有看過本年度獲奧斯卡最佳電影提名《BlacKkKlansman》的話都應該會記得主角潛入黑人聚會中,眾人高呼「black power」為自己打氣的場面吧。而近年的電影業界,都大概是這樣。《黑豹》(Black Panther)的成功絕對不是橫空出世,而是近年來電影業發展走向得出的結果。

電影作為政治工具的說法只應該出現在共產主義的文宣內,但是在近年的荷里活,電影的內容卻令人開始有如此聯想。例如把黑人,同性戀等熱門議題炒成一碟的《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一樣。雖然有不少的讚賞,但編輯卻覺得無甚特別,而《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則更令人側目。特別是當年還有劇本極其出色的《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忘形水》的最佳電影獎說服力就有如1999及2006兩屆一樣。

回到《黑豹》的成功,除了是Marvel光環之外,更是打種族牌成功的例子。2016年,在Chris Rock主持的奧斯卡頒發禮上,他就曾走訪洛杉磯的康普頓區(就是Straight Outta Compton中的Compton),訪問區內觀眾對該年電影的印象,令人意外的是當區居民對該年獲提名最佳電影的8部電影一無所知。最愛的?還是講述NWA的《Straight Outta Compton》。上述的例子就正正是黑人文化自成一角的例證,而《黑豹》就是成功把這一角與主流接軌的示範作,在上映時除了令大眾爭相入場追看之外,亦令黑人族群受鼓勵,更有人發動多次觀看以振興票房的行動,13億美元票房的成績,絕對不是一時僥倖。

而來到文章尾聲,編輯決定留下一個問題給正在為上文混亂的內容在思考的你:到底電影最重要的,是它包含的訊息元素抑或是電影本身的質素?而更深一層的是,甚麼是好電影?

或者可以從電影大師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的名言獲得靈感:「要做出一部好戲,你需要有下列三樣東西,劇本,劇本與劇本。」拍給黑人白人亞裔拉丁人看也好,其實只要是好戲的話,相信演戲的是甚麼顏色,其實都一樣好看。所以對於一些電影是拍給某些觀眾看的言論,不妨一笑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