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Bernard Fung馮本汝
置身崛起的MMA武林

6, OCTOBER, 2017

10歲開始習空手道,又集泰拳、kick boxing技巧於一身,Bernard Fung(馮本汝)是一位冰上曲棍球運動員,六年前又迷上綜合格鬥(MMA),現在已成為專業選手,更四出和世界好手在擂台上較技。MMA可能只有廿多年歷史,香港引入也只是十多年,近年開始風行, Bernard不但見證這「武林」崛起,也慶幸自己在這風眼之中。

TING CHAN
EDITOR

 

無以名狀的狂熱

小時候走過溜冰場,然後看見別人在打冰上曲棍球,回望自己現在成為冰上曲棍球運動員,更加入港隊為港出戰國際賽事,Bernard自問說不出一個因由自己為何會成為一個運動員,連對自己及後因何變得狂熱,也感到莫名其妙。「有趣的是,不少人也問我為何會打冰上曲棍球;或是MMA有甚麼讓我沉迷,我自己也說不清楚。就像當年走過溜冰場,母親問我打冰上曲棍球好不好,這就是所有故事的開端,一切也是偶然。然後學空手道、泰拳、kick boxing甚至MMA也是,都是沒有刻意為之,只能說我從小就很喜歡運動,更特別喜歡去接觸不同類型的。而很多時,別人知道我玩冰上曲棍球,同時在打MMA,也第一時間聯想到,我是否因為當中的激烈和刺激所以迷戀這些運動。我想,比起純憑力量去在這些運動競賽中獲勝,我更鍾情用技術實踐去擊倒對方。」

 

 

不只是暴力

Bernard不時強調,冰上曲棍球與綜合格鬥不只是暴力。雖然同樣是體力化的活動,強烈衝撞與頭破血流的畫面,都是大眾對這兩種運動片面的認知。其實兩者都是鬥智鬥力的運動,如冰上曲棍球,你又要一邊溜冰,一邊控球,不但要顧及個人的進攻防守,也要在激烈身體對抗中發揮團隊戰術。「MMA就更是一種允許運用多種不同格鬥術的搏擊運動,就像一個武林大會,以我為例從前學習過空手道、kick boxing等,拳腳功夫是我的強項,所以進攻時可能就以此為主。但對方並不是和我一樣,可能他是以摔跤和巴西柔術為主,他就會想辦法縮短距離,一方面不讓我發揮拳腳博擊技巧,同時希望與我進行地上纏鬥。所以相比boxing拳來腳往,MMA其實更像捉棋,是一種博奕。對戰時大家在思考的不是下一步,而是之後的三到四步。同時因為能使用的格鬥術種類太多,所以這是一種十分需要用腦的搏擊對戰。」Bernard指專業的MMA比賽,一場賽事三個回合,每回合五分鐘,比kick boxing的三分鐘多。兩種比賽也有參加過的他,認為雖然kick boxing每回合時間短,但比賽中體力消耗較大,因為要不停移動改變步法尋找機會。而對於觀眾來說,MMA也不像boxing時不時看到你一拳我一腳般刺激。當選手在使出關節技時,大概就是看到兩人摟在一起。那時,二人正進行鎖技和解鎖的較勁,所以雖說每回合五分鐘,但這種關節技的較勁,時不時也已鬥上了一兩分鐘。

 

讓武術實踐出來

雖然說MMA近年開始風行,香港也有不少教學拳館出現,Bernard現在也是一名綜合格鬥教練,但這運動仍然給人過多暴力與血腥的負面形象,總被標籤成一種「危險」的活動,Bernard就覺得這是大家的誤解。「我不會說綜合格鬥是不危險的,因為它始終是一種博擊對戰的活動,但某程度上MMA是比boxing安全,相比boxing選手頭部被重創的機率為低,因為你無需要勉強站立進行打擊,當拳腳佔下風時,你可以用關節技或其他寢技去迎戰。同時,因為這樣選手的運動員生涯也長一點,因為比起力搏,MMA有更多智取的成分。而經驗就成為對戰中重要的元素,所以再多的練習,也不及在擂台上打一場進步得快。」可能正因為MMA是更偏向技巧與戰術運用的搏擊運動,所以Bernard才這麼迷戀。自言是李小龍big fans的他,認為武術、搏擊技巧最終也只能體現在實戰中。「練習是需要的,如關節技等是需要長年的練習,不僅是多練,還要找不同身型的人去練,你才能真正在比賽時用到。而練習再多的技巧,也要看你能否在對戰中實踐。如何對抗住壓力,保持頭腦清醒,專注實踐出你的搏擊技巧是我在擂台上學到要贏出對戰的關鍵。所以,我從來都不認同別人說『MMA比太極拳更強』之類,說到尾,要較量的是一個拳手如何實踐他的武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