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UNO

ANSON LO
追夢的世界

17, JANUARY, 2020

《全民造星II》已經完結,雖然能站上頒獎台頂峰的只有一個,但其實舞台很大,被淘汰的,也不一定從此消失在大家的眼前。早在第一季,盧瀚霆 (Anson Lo) 到30強階段就被foul走,卻又能在最後以Mirror男團身分出道。世事無常,要走過旅途中的高低起伏,並不是單靠運氣或是一句「I Have A Dream」就能克服。從小就希望尋找屬於自己舞台的他,以汗水和堅持換來今日的位置。沒有人告訴他夢想一定能實現,但在夢想實現前的一刻,其實離成功或失敗都只是一步之遙,後退了就甚麼也沒有。Anson Lo每次也選擇繼續向前邁進多一步,每次也向前走多一步。

 

「造星」前是一位舞者 現在也是

回想起當年參加《全民造星》第一季及以Mirror團員身分出道,所有事情不過是在一年前發生,Anson Lo指一切也來得很突然。「我記得那時我以舞蹈員身分參與CoCo Lee演唱會的演出,在表演完結後的慶功宴上,同場的花姐就叫我去參加她製作的《全民造星》。當時我既不知那是一個怎樣的比賽,又不知是否應該立即應承之際,花姐已率先幫我決定了去參加。」

當然,Anson自己心裡也對參加比賽有興趣,因為每次以舞蹈員身分在台上參與演出時,他也曾幻想自己能站到舞台正中央,加上他的舞蹈老師Sunny Wong不斷鼓勵,他就抱著「人一世物人世,甚麼事情也應該嘗試」的心態去參加。「這也讓我想起在接觸跳舞初期,到慢慢成為了舞蹈員及舞蹈老師,並帶領一班學員表演時,站在中間成為焦點的那種感覺,我想透過比賽尋找屬於我的舞台。」

 

 

對於身為舞蹈員,突然要參加電視台的比賽節目,自然遇上了不少困難,Anson直言當中最需要克服的就是學習唱歌,「從小就喜歡唱歌,但在台上表演卻又是另一回事,自己花了很多時間去學習。不只是比賽那段時間,即使到了現在已經出道一年,工作編排得也沒有多少休息時間,我仍然會爭取時間去練歌,去找老師上課,因為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相比從前表演時,舞蹈員能與現場觀眾進行互動,帶動氣氛之餘,自己也可以獲得能量讓整個表演更加吸引。可是在電視台錄製節目時,卻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氛圍。「我只能對著鏡頭表演,要說觀眾,可能就是一班工作人員和評審。整個舞蹈的能量和張力也靠自己瞬間爆發和帶動,這對我來說是很新的體驗,也讓我反思更多如何站在舞台上展現自己,發放對舞台的熱誠,以及身為舞蹈員如何令自己變得更強。」

 

 

帶著遺憾前進

不難發現Anson是一個對自己很有要求的人,他認為自己第一季30強就被淘汰,證明自己實力並不足夠,「有些人可能替我被淘汰覺得不值,有些網民當時更留言說『還我Anson Lo』,我很高興自己能短時間就得到他們的支持,但我並沒有因此覺得自己實力很強,相反我認為在比賽中不能走得更遠,就是因為我仍有很多不足。」他更指出因為這些不足,也為他帶來了不少遺憾︰「如Mirror中不少成員都是10、20強,他們能一起享受更多的比賽過程;而入圍10強的更曾一起遠赴美國洛杉磯,接受了國際星級排舞師Travis Payne及其拍檔Leeco的跳舞訓練,這些經歷因為我當初不夠強,而一一錯失了。」

走過了雙十年華,卻又未到而立之年,需要經歷的事情還有不少,人生本就是帶著很多遺憾前進的過程。撇除Anson Lo是《全民造星》參加者,又或者是一個舞蹈員的身分,其實他也不過是一位廿歲出頭的年輕人,對於要從事甚麼職業、要成為怎樣的人,他也曾經迷惘。「從小喜歡唱歌,中學時接觸跳舞,大學時曾經也想過是不是應該『腳踏實地』一點而選擇修讀商科學系,乖乖做這個商業社會中的平凡一員,只是,最後我還是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我還記得當初決定成為舞蹈員,即使多堅決,要開口和家人說時仍有點難以啟齒。」當然,家人對於他的決定也表示理解和支持,否則的話,我們可能就看不到今日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Anson Lo了。

 

 

後記:選秀?還是真人騷?

猶記得節目監製花姐曾在一個訪問時說,《全民造星》不像是傳統選秀節目,而是一個呈現參賽者「追夢」過程的真人騷。「對於我們這些參加者,這更是一個為夢想努力的過程,擁有一個『追夢』的平台,節目也有很多篇幅是交代我們走上舞台前的努力和付出。」的確,身為觀眾,無論你認為自己在看一個選秀比賽,為自己支持的「準明星」打氣;還是欣賞一個真人騷,消費一群年輕小夥子的青春活力,《全民造星》以及這班年青人,也讓我們感受到這是一個「追夢的世界」,一個仍可以容納夢想,為追隨夢想而奮鬥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