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REPORT

A.I. I Love You
人人都有個電腦情人夢?

30, NOVEMBER, 2018

科技發展蓬勃,人們的生活變得愈來愈方便快捷,隨之而來不是快樂,普遍大眾的心靈更是前所未有的空虛,我們正逐步踏入電影《觸不到的她》(Her)以及《智能叛侶》(Ex Machina)的未來世界,與虛擬的AI角色產生感情 ,甚至緣定終生。聽起來很荒謬?當世界爆紅的初音、直播主以及VR女友這些情感類的虛擬商品,已經發展成「陪伴經濟」,影響著社會發展,你還認為「電腦情人夢」天馬行空嗎?

ALEX NG
DIGITAL CONTENT MANAGER

 

當世界仍未和平時,人類大部分時間要想辦法生存與改變現狀,二次世界大戰後,人類的生活相對穩定下來,科技日益發展,誰會預料到互聯網的出現以及今天一部智能手機隨時可知天下事?的確科技為人類帶來更舒適的生活甚至更長的壽命,可是伴隨而來的資訊爆炸以及急速的生活節奏,容易令人失去生活中目標與自我認同,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與寂寞感。人們開始以隨手可得的娛樂去填滿生活的空虛,有些人選擇打開手機與「真實的」直播主互動,另外有一班想更逃離現實的,則選擇了二次元的動漫化身。

 

 

虛擬比真實更「真實」

本質上,選擇真人或二次元中動漫化身分別不大,人們主觀中感受就是眼所見的「真實」,就算是真人偶像,也不代表偶像鏡頭前後同一模樣,更遑論真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算親如父母,都有可能於生命中的某一刻破裂。同一道理,選擇於虛擬國度追逐陪伴,只為不用付出、分擔與披露自己的情緒,短暫地獲得單(雙)方面的陪伴與情感滿足,將心靈黑洞填滿,加上虛擬人物只是既定的程式碼,不會背叛主觀的「你」。1950年當電腦之父Alan Turing提出圖靈測試(Turning Test),測試某機器是否能表現出與人等價或無法區分的智能,近年已經有AI騙倒不少研究員的個案(但仍未有AI通過測試),Google 的Duplex演示更是表現得與真人無異,當然,如電影情節般擁有自己思考與情感的AI仍未出現,但能夠根據你的喜好迎合你的AI,加上動人的外表,怎麼不吸引人?

 

 

初音與洛天依

現實生活仍未有如《Westworld》跟《智能叛侶》般「真到嚇死人」的AI機械人出現,但隨著日本虛擬偶像初音未來於世界走紅,大眾對虛擬偶像的接受完全推上另一層面。坦白講,2007年初音未來面世時,編輯從來沒有看好她的發展,語音合成軟件加上動漫風格的人物設定,初音未來本來只是製作歌曲軟件的小助手,但隨著網民的二次創作以及集體塑造角色形象性格,令初音未來變得立體化,推出CD之餘更以立體投射技術開演唱會,更曾經於香港演唱會用廣東話跟歌迷互動,其後強國亦照辦煮碗推出首個虛擬偶像洛天依,更出現於小年夜春晚與歌手同台演出。你可能會認為虛擬偶像缺乏人性,但日本女子組合SNH48已經宣佈跟美國AI公司 ObEN 合作,利用AI技術將現實明星投放於虛擬世界中,粉絲就會有更多機會和偶像產生互動。ObEN 打造虛擬偶像的技術為個性化人工智能(Person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會學習現實偶像的性格特徵,根據新的資料持續優化,能夠不分地區時限與粉絲隨時互動,拉近粉絲和偶像間的距離。就連韓國SM娛樂都看上了ObEN的技術,合資公司AI Stars未來將EXO、Super Junior、少女時代等偶像AI化,未來ObEN的目標是將每人都有自己的專屬AI,為主人去服務。這般如《Black Mirror》的情節不是空想,虛擬助理已經準備推出市面,但最重要的都是AI的安全性問題,年前微軟推出的AI「Tay」於Twitter上經網民「調教」後變成具有種族歧視的AI要即時下架,令人不得不擔憂AI的學習問題,為了方便生活,然後變得依賴人工智能,甚至成為心靈上的慰藉,會是人性滅亡的先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