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TO DREAM A DREAM
大夢想家

1, SEPTEMBER, 2017

明星,在我們眼裡都是遙不可及,總覺得他們的生活都是璀璨無比,精彩萬分,卻忽略了他們在光鮮亮麗的背後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努力,不明白在熒光幕後的心酸。眼前兩位早已識於微時的周國賢 (Endy) 和恭碩良 (Jun) ,在尋找音樂的路途上,是過來人也是知音人,由出道至今仍然堅守當初決定「玩音樂」的熱誠,莫忘初衷。這方面跟他倆身穿的米蘭男裝品牌Ermenegildo Zegna的非凡工藝背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以優質布料和匠心獨運承傳技術與智慧的延伸,生生不息,薪火相傳。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音樂路上 莫忘初衷

時光飛逝,Endy和Jun已經出道了超過10年,兩人甫見面就像多年沒見的老朋友般,言談甚歡,拿起酒杯互相問候近況,好不親切。Endy透露與Jun結緣,是始於2004年對方為他的新歌《不敵》參與製作。「到今天我還十分多謝Jun的幫助,他的編鼓為我當時的歌唱事業推上一個高峰。」反問Jun有哪首歌曲可以「送」給Endy?Jun不加思索想到自己的作品《無地自容》,他解釋因為歌詞內容其實有點「自嘲」或「自勉」的親身感受,這方面的經歷跟Endy十分相似。「大家都是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入行,感覺好像從來沒有人帶領過,要自己摸索適合自己的路,到今天仍然繼續摸索中。」

今時不同往日,有人說過在香港玩音樂,今日只有「死路一條」,問Endy認同這個看法嗎?他說每人總有迷失之時,但是當初你決定選擇音樂的初衷,千萬不可忘掉。「如果你問我,我會覺得自己從來沒變,只是今天看來像兜了一圈。坦白說,當年我根本沒想過入行,結果卻做了歌星,是命運的安排?有段時間我迷失了,因為開始受注目,然後旁人鼓勵我寫多些K歌pop歌,最後我有『計算』寫了不少,但是傳媒接著批評我,連我自己也討厭自己的作品,中間更曾放棄過音樂事業。經過一段時間後,我返回day 1玩音樂的band房,才發覺最好聽的音樂都在那裡。」Jun在旁邊愈聽愈有同感,比Endy早入行的他坦言現在終於找到舒服的節奏,他希望自己永遠都是一個鼓手。「要明白這個行業有好多東西都需要配合,我喜歡寫歌,過程中有高低潮,不過這的確是我的興趣。沒所謂,即使不做這行,我相信都會開一個studio去偶爾做做音樂,放上youtube玩玩,因為音樂是我人生的一部份。」

 
 

我的Defining Moment  停步 再上路

不論從事哪個行業,都要經歷過高山低谷,才會體會到人生的真諦。尤其做幕前的音樂工作,力捧時受盡各界歡呼喝采,「落難」時半點冷言冷語卻已足夠沮喪。Jun不諱言他在這方面很有經驗,他的人生defining moment也與音樂有關連。「2003年發生的SARS,那時是非常不景氣的時期,最後我也決定離開這個行業,於是在跟當時的唱片公司完成三年合約後便離開,我獨自回到澳門居住,準備重新re-set過。然後我到了一間美國公司,做一些有關銷售音樂器材的工作,那時我覺得好開心,因為好多東西可以學習,我的工作是需要不停cold call打電話去sell貨,如是者做了兩年,直至有次Paul (黃貫中)叫我客席出show,並著我考慮返回樂壇發展。我在上台前思索良久,最後在臨上台前打給老闆決定辭職。今天回帶重看,那兩年的生活絕對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period。」

表面硬朗如Jun,內心世界卻頗多愁善感,大概這種性格是做音樂的必備條件,對身邊周遭發生的事情必須敏感一點,感動自己才可以感動別人。Endy看在眼裡,有點感同身受。「經歷了單飛(solo)的歲月後,我跟一班band友組成Zarahn樂隊準備再次在樂壇出發,不過卻發展得不太順利,那時以為自己不適合當幕前歌手,所以中間有段時間離開這圈子,差不多有兩年時間回家打理海味生意。起初,我覺得自己終於重回正常人生活,但是一年後漸覺不太對勁,覺得回到公司的我不是真正的周國賢,然後電腦的視窗一轉,我打開了音樂編寫程式的網頁,那一刻我跟自己說要back to music。」無獨有偶,Endy跟Jun一樣,兩年的「行外生活」都成為了他們在人生中的defining moment。Endy續稱:「我從沒想過音樂會成為自己的事業,此刻我會主力做音樂,同時亦嘗試做音樂以外的東西,如動畫創作,因為我喜歡宮崎駿,閒時也有學習CG剪片,希望透過拍多些電影接觸電影世界,以便將來做動畫時可以更深入了解角色造型。」

 
 

偶像的偶像

每人都有他們的偶像,巨星如是,大概都成為了他們的學習對象。這個問題對於rock友來說,原來答案都頗為一致。Jun表示:「我不可以直呼其名,他實在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歌手。」Endy認為像他們這輩成長於香港的音樂人,幾乎沒有一位不被他的音樂影響過,不論在音樂上的造詣、成就、氣場、感染力甚至滲透力,都完全沒有時間性的界限。他的故事好像一本小說,一個神話。家駒,we'll be missing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