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Mok
Digital Content Director

飛到法拉利故鄉馬拉內羅

聽Hublot Big Bang Ferrari錶與車的故事

這次編輯隨Hublot宇舶表到意大利參加Big Bang Ferrari新錶發佈,並到法拉利「故鄉」馬拉內羅(Maranello)參觀車廠總部。親身來到,才能明白兩個廠牌的共通處,不單止創辦人同是來自意大利這個國家、也不止同是奢華品牌那樣簡單;年輕激情,才是走在一起聯乘的原因。法拉利超跑起步轟出的引擎聲,不就是Big Bang嗎?

 
 
年輕與激情之名
Hublot在1980年創辦,相比起其他擁有上百年悠久歷史的鐘錶品牌,可算是非常年輕。創辦人Carlo Crocco當年冒險地以三年時間研發製錶史上首枚天然橡膠錶帶,吸引了各地錶迷的目光,也自此奠定了別樹一幟的風格和品牌於高級鐘錶界的地位。再看法拉利車廠,創辦人恩佐法拉利(Enzo Ferrari)由車手到企業家的人生故事,同樣年輕激情。你可以說他們冒進,但意大利人就是有著如此一份浪漫。
自2011年起,兩個品牌其實已經合作推出過不少腕錶系列,2013年的一枚MP05 LaFerrari,將V12引擎直觀地呈現,讓錶迷驚為天人,可算是當中的代表作。今年新的聯乘作品,則是在原有的Big Bang Unico系列基礎上加以發展。這次不止是汽車的「facelift」,Big Bang Ferrari取材最新法拉利跑車的各種設計元素,裡外細節重新設計,交出了一枚令人耳目一新的新錶。
 
 
特別的碳纖質感
Hublot腕錶的招牌船艙圓窗內,今次盛載了超級跑車的種種標誌形象。Big Bang系列的45毫米直徑錶殼固定不變,錶盤上3時位置的分鐘盤及日期窗,以跑車儀表板為設計藍本;日期窗的黃色更是法拉利的傳統顏色,而提起這個超跑廠牌,當然還少不了紅色,錶盤外圍的刻度就用了這種顏色。話說回來,前者是恩佐法拉利出生地摩德納(Modena)的代表顏色,後者則是意大利賽車的代表顏色。
新錶的8時和10時數字不再垂直,而是隨著錶盤的弧度傾斜,營造滾動中車輪的感覺;時分和計時秒針亦採用了新的設計。除了9時位置象徵輪圈不停轉動的小秒盤,一隻精緻的浮雕躍馬還置於6時位置的時標上方,跟透視錶盤下的機械融為一體。Hublot腕錶錶圈上必定出現的六顆螺絲,這次被安排置於凹槽之中,實現跑車車身上的肌肉線條感。
既然說是重新設計,改變當然不止在錶盤上。從錶冠一側看Big Bang Ferrari,錶殼中央設有一條紅線,呼應LaFerrari跑車車尾的凹槽設計。同系列錶款的計時按鈕,在新錶上變成了模仿跑車腳踏的長形按鈕,並以旋桿固定。形狀更一體的錶冠,源自法拉利超跑儀表板中央的渦輪性能控制器。這枚腕錶的性能跟法拉利同樣匹配,採用的Hublot自家Unico機芯機芯整合飛返計時碼錶功能,擁有330個零件,振頻為4赫茲︱每小時振動24,000次,動力儲存72小時。除了擺輪呼應法拉利標誌五星輪圈,機板、錶橋等亦全經黑色PVD塗層,可透過錶盤及藍寶石錶背觀賞。
新錶的三個款式︱限量1,000枚的鈦金屬款、限量500枚的King Gold款及限量500枚的單軸向碳纖維款︱當中,個人最喜歡的是碳纖一款;精細的單軸向製作跟一般碳纖材質很不一樣,看起來有著鋼材拉絲的質感,卻又輕盈非常。Hublot特別以Alcantara︱一種類似麂皮、經常在汽車座椅上的人造皮革,具備高度耐用及高度防污的特性︱和橡膠製作了一款黑紅錶帶,另外還有法利拉超跑座椅專用的Schedoni皮革所製作黑色錶帶。
 
偌大的法拉利廠房為中心,在馬拉內羅形成了一個獨特經濟生態圈。
 
尋找法拉利的故事
為了更了解兩個廠牌創作這枚腕錶背後的想法,我們直接就走進了法拉利的故鄉馬拉內羅(Maranello)的車廠。先說一點歷史,恩佐法拉利於摩德納(Modena)出生,後來成為了車手;二戰時歐洲賽車運動全面停止,他於20公里外的馬拉內羅開設了一家生產工具機的小工廠,雖於1944年毀於戰火,但戰後他於同市建立了Scuderia Ferrari公司,開始生產賽車。所以說,法拉利廠牌的故鄉,的確是馬拉內羅。現在兩個地方均有法拉利博物館,摩德納的是恩佐本人的博物館Modena Museo Enzo Ferrari,馬拉內羅的則是法拉利車廠的博物館Museo Ferrari Maranello。
 
03.穩固的卡鉗固定了汽車,方便組裝人員全方位移動。
 
想不到在室內廠房會看到樹影。
 
馬拉內羅這個鄉郊小鎮,彷彿就是圍繞著法拉利而運轉,以偌大的車廠範圍為中心,外圍是一圈的停車場,然後是員工宿舍、小型改裝車房、租車公司,又或是法拉利紀念品點;反正在這裡開一家餐廳或者café,客人都是法拉利員工或者慕名而來的遊客就是了……不過意大利賽車之父和他創立的足以代表這個國家的超級跑車品牌,所代表的意義已經遠超我眼前所見的養活許多人的經濟了。
法拉利車廠每年出產約7,000部超跑,跟大部分其他廠牌不同之處,是他們在車廠總部內,就能夠由設計、部件生產到組裝,垂直整合一條龍地製造出一部汽車。我們首先踏進了引擎廠房,第一眼看到的不是V12引擎,而是入面種的樹木。日光在天窗中透進室內搖曳著樹影,溫度與濕度控制維持在剛好的狀態,地方異常地乾淨整潔,工作人員就在如此的工作環境下專注地工作。這完全超乎意料……
 
費奧拉諾賽道是一條不長,但不同的彎道路況俱備。
 
高科技貪食蛇
廠房範圍內的街道,由恩佐和車隊中的冠軍車手的名字所命名。我們到了另一棟負責跑車組裝的大樓。裡面的流水線有50個車間位置,像蛇一樣捲曲伸延。你有玩過Nokia手機的「貪食蛇」嗎?接近完成遊戲時,蛇長得佔了整個畫面,就是那樣。由結合底盤車架到安裝門窗,一個工序完成,上方的巨型卡鉗就把車鉗走到下一個位置。當然這不是直接鉗在車上,每個底盤都有用作固定的位置,最厲害的是工作人員可以控制卡鉗把汽車翻側,露出車底方便工作,所以那裡不會出現平常車房師傅仰頭望車架的情況。
法拉利超跑以人手製作裝嵌著稱,但他們自動化的部分也真的令人驚奇,看著機械臂在這邊拿了檔風玻璃,裝過後又要到這到那拿零件,工作複雜繁瑣,並非如我印象中的重複單一;機械臂看起來很忙碌呢……不論由機械還是人類負責,由於每個工序都需要同時完成才能全體移動到下一車間,所以還會有計時器;不過看到工作人員的從容,倒不覺得他們在計時呢。所有法拉利跑車都是訂製的,這次走進廠房,有一點意外發現,就是藍色的法拉利還真的不少。可惜沒有遇上任何原型車……走出去才知道,剛才樓底非常高的廠房,原來只是組裝V8引擎車款,上面還有一層V12的,又驚奇了。
 
我們在摩德納恩佐法拉利博物館晚餐後看了Hublot Big Bang Ferrari的發佈。
 
雖然不是親身下場駕駛,但廠方人員還是為我們解釋了試駕的內容。
 
恩佐所創立的法拉利車隊,是Formula One一級方程式賽車自1950年開始舉辦後,唯一一支每年均有參賽的隊伍,出過Niki Lauda和舒麥加(Michael Schumacher)等車神,並獲得過16次車隊總冠軍。我們最後到了車廠側的費奧拉諾賽道(Fiorano Circuit),這是法拉利公司測試賽車的私人賽道──購買法拉利跑車的客戶,可以在這條賽道上測試自己的新車。我們坐上了測試員的跑車繞了一圈hot lap。法拉利跑車其實不需太多改裝,就已經能夠直接參加公路賽事;走了這一圈,我大概明白到恩佐當年的激情與夢想,也理解到Hublot與法拉利想要在腕錶上呈現的,到底是甚麼。
 
TEXT / MOK

MAYBE YOU'LL LIKE

「紅」運當頭賀新春
Hublot Spirit of Big Bang Vitrail
新曆年未過,農曆年又快到,在市面上一清一色「雞,全部都係雞」,即是以生肖作主題的限量應節腕錶之外,為犯太歲而不能戴雞飾物的朋友(如我),都有得應應節…
「陶」氣過聖誕
Rado 瑞士雷達表皓星系列腕錶
看看日曆,聖誕節愈來愈接近,又是時候為親友愛人準備一份窩心禮物,要留住最美好一刻?當然少不了一枚精美時計。Rado在這個溫馨時刻,交出休閒別緻、風格百搭的HyperChrome皓星系列腕錶,新款式以高科技陶瓷製作,大人也來「陶」氣過聖誕!
Jaeger-LeCoultre Atmos
Marc Newson解構如何設計出經典空氣鐘
不用電池、不需電源、更不需要上鏈,這就是空氣鐘(Atmos)。為甚麼空氣也可以做鐘呢?而空氣鐘又是怎樣與積家(Jaeger-LeCoultre)這個傳統製錶品牌拉上關係?還有Marc Newson,這位大師又怎樣把現代工業設計體現在傳統鐘錶製作之上?
Bell & Ross的大航海時代
英國鐘錶匠John Harrison於18世紀發明了安放在木盒之中的航海鐘,方便在搖晃不定的船上使用,當年航海鐘都是方中帶圓,即是方形木盒中搭載圓形鐘面。就像今日Bell & Ross的設計,而當品牌想到要製作充滿航海特色的Instrument de Marine系列時,第一時間就想到由航海鐘中取靈感。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