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2020春夏男裝趨勢
11個關鍵字總結

25, FEBRUARY, 2020

每一顆玻璃彈珠,都是孩子眼中絢麗的宇宙;每一寸日光的折射,都開啟了一個新鮮的美夢。春夏的囈語時光,最爛漫的莫過於白日幻夢。流連於本季時裝騷,仿佛看著一顆顆跳躍的彈珠在陽光下劃出曼妙的弧度,透過玻璃的外層,看到過去和未來與此間交匯。時裝一如往常般迷幻,只需感覺,無需答案。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來自未來的你

全世界都在談論科技,有期待與憧憬,也有不安與懷疑。時裝的藝術特性總是能給冰冷的科技帶來全新的詮釋風貌,每一季都會有一些讓人驚歎的前衛設計,它們是屬於時代的開拓者。

本季Ambush以大都市的霓虹色調為基底,打造未來感的軍事風時裝。從棋盤格皮革套裝、銀色騎士外套、紅色皮革西裝外套及oversized風褸,以至MA-1飛行外套等軍裝單品,進行了科技元素的疊加,最驚艷的是以日本傳統木屐改良的新式鞋款,鞋面用黑色皮革與綁帶塑造出古典韻味,再不斷加厚鞋底,以鮮紅色光漆呈現,紅黑雙色碰撞,誕生出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新式產物。

在Balmain今年的春夏時裝騷,未來感也是主軸,設計師Olivier Rousteing巧妙地將音樂與科技相結合,把時裝騷變成現場音樂會,用最能刺激腎上腺素的元素來展現一場前衛的時空遊戲。整個系列中PVC材質被大量運用,透明質感的印花與比例失調的剪裁交相輝映,其中銀色系的不規則拼接套裝仿佛破碎鏡面,擁抱星球宇宙的浪漫情懷。

 

 

寫意暈染

看一滴墨在清水之中的變化,像是看盡了一段人生。從無限的微小到精彩綻放,飄逸旋轉,最後與世界融合。根據全球時尚資訊平台Lyst報道,紮染是如今搜尋量增長最快的時尚關鍵詞。沒有一滴墨會浸染出相同的形狀,染色是一個靈性的過程,它帶來驚喜,像真實存在的幻覺。

A-Cold-Wall今年的春夏男裝延續一貫的革命性,設計師Samuel Ross期望通過自己的作品打破時尚圈的保守主義。工業氣質的黏土、鉛、玻璃等主要化合物形成本季主要的設計項目,紮染面料的出現是一大驚喜,雖然Samuel歷來喜歡嘗試技術性單品,但這次的紮染更多強調的是美感。沒有過多的留白,墨色的染料在純淨的面料上如蒼菊盛開,詮釋出肅穆工業風裡的溫情。

再來看MSGM的大騷,春夏男裝系列耗時半年完成,熱辣的海灘度假風格充斥著濃郁的夏日風情。男模們身穿佈滿龍蝦、罌粟花、還有動漫圖騰的印花恤衫,陽光燦爛。此次MSGM還邀請到了畫家Norbert Bisky合作打造了肖像圖案,更是玩味十足。整個系列中,紮染藝術無處不在,T恤、恤衫、針織開胸上衣、衛衣、甚至牛仔外套都可見到暈染開來的斑斕色彩,大片的不規則色塊重疊交互,如同恣意的斑駁塗鴉,但更多出了一分未加修飾的天然。

同樣讓紮染為想象拓寬邊界的還有Emporio Armani,這一季的時裝騷用深藍色的背景燈光搭配鏡面天橋,打造出一個未來世界的迷幻場景。寬大的跳傘裝備元素讓人嘖嘖稱奇,漆光緞面的材質與工裝的結合塑造出冷艷的精英感。而紮染就是其中微妙的巧思,你可以看到細碎的顏色點綴在褲裝上,絕不喧賓奪主,但僅此就已經足夠脫穎出彩。到了大面積的暈染外套,染色的態度又變得進取起來,你能感受到設計師企圖在暈染中找到層次的平衡感,讓平面成為立體,原本平滑的時裝廓形瞬間多了工業立體質感,剛柔並濟,在放肆與克制之間收放自如。

 

 

霧裡看紗

詩人偏愛朦朧,就像情感從來無法捕捉,卻能夠擁有震撼心靈的力量。設計和寫詩存在共通,更多的時候,某種觸動到內心的意向,比起視覺上的實物更能代表設計師的段位。隔著一層紗,肉體若隱若現,欲望才美得通透。這一季的春夏時裝騷,紗的元素頗有寫意之味。

在巴黎,Dior Men的Kim Jones這次邀請到炙手可熱的藝術家Daniel Arsham,將整個時裝騷用極度浪漫的嫩粉色包裹,剪裁更加大刀闊斧,上裝與下裝的區隔涇渭分明,透明的硬質薄紗被浸染上濃墨重彩的色澤,成為一層新鮮的皮膚,夏季清涼搭配男性的硬朗質感,給人蜻蜓點水一般的用力程度,是屬於這個季節的恰到好處。

和Dior Men有著異曲同工之妙,Feng Chen Wang本季的設計也將紗質的上衣與精緻的恤衫領貼合,透明度進一步提升,這是設計師王逢陳對於童年時光的一種懷念。她在本季設計中從中國東南及福建傳統工藝汲取靈感,試圖用一種返璞歸真的創造態度來勾勒新穎的男裝面貌,統一的色澤讓薄紗的裸露感近乎消失,趨近於原始的清新之美。

如果Dior Men與Feng Chen Wang側重在柔,那麼Dsquared2在本季則講述了一個少年的熱血故事。通紅的天橋和暗色系的燈光交相輝映,雙胞胎設計師靈感來源於中國,他們熱愛這個神秘的國度,從那些富麗堂皇的動物圖騰、碩大無比的花卉造型、金光閃閃的絲綢緞料、甚至李小龍經典的T恤牛仔褲造型裡,皆看到濃重的性感意味。無疑,性感是貫穿本季的符號,黑色薄紗原本已經充滿了性暗示,再加上黑色皮革,讓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在擴張欲望。

此外,丹麥設計師Astrid Andersen則是將紗與運動風格結合。整個系列的每一件單品都是手工製作,經過了層層的染色,紗質面料的每一寸顏色都具備了不同的飽和度,如同飄逸的雲彩懸浮於尼龍的運動服和籃球短褲,硬朗的科技感與東方韻味的古典有機拼接。

 

 

魔幻編織

編織面料貼合秋冬的厚重氛圍,頗受設計師的偏愛。今年的春夏時裝騷,各種天馬行空的編織設計卻帶來別樣的魔幻氣息。首當其衝要數JW Anderson,從皇冠頭飾及針織長外套都看得到針織的痕跡,最突出的是一件鏤空式彩色編織線條裝,波希米亞風格的嬉皮毛衫在春夏的明媚日光裡應景地展現清涼,編織帶構成的框架輪廓輕微垂墜,仿佛未完成的作品,但正是這種沒有過多加工的粗糙邊緣,更能展現設計本身的隨性與愜意。

同樣偏愛針織的還有Kenzo,各種色彩的針織無袖毛衫出現在系列搭配之中,大孔的粗針編織工藝更像是用一種傳統的技藝來展現前衛的性感,男模們就像是遨遊在深海的美人魚,無論是身上的時裝還是瞳孔裡都是一片波光粼粼。

此外,一向推崇各地傳統工藝的Loewe也沒缺席這場編織盛宴,大走流浪意識流的本季中,我們看到oversized的過膝編織上衣,還有纏繞著鏤空布帶的奇怪剪裁,給予了編織新的生命。相對而言,Stefan Cooke的織物上衣就顯得簡潔許多,精工細作的剪裁大刀闊斧,粉色的大片鏤空背心、還有菱形圖案拼接的幾何上衣,沒有絲毫墜飾,僅靠裁剪就讓編織大放異彩。

 

 

連體弄潮

設計中講究多元的創意拼接,也講究元素的規則統一。連體的時裝非常考驗設計師在設計中的風格把控,如何能在一個統一的空間裡完成比例、功能、時尚度的平衡,需要深厚的功力。這個春夏,連體衣流行回潮,讓我們多了不少有型的選擇。

Fendi本季整個時裝騷置於一座浪漫花園之中,恬靜的湖畔和翠鬱的綠蔭帶來充沛的自然芬芳。系列採用清新自然的色彩搭配,穿孔透氣的設計以及天然舒適的面料材質表達「返璞歸真」似的精神回歸。這種回歸還體現在功能性服裝的大量出現之上,例如軍綠色的工裝連體衫,沒有過多的雕琢,甚至去掉了過多的口袋裝飾,極簡清爽,對於任何風格的男士都是百搭的選擇。

同樣是軍綠色,Juun.J的連體工裝就多了更多細節的設計,加寬的褲身放大了造型的厚重感,大口袋的拼貼還有紐扣搭配更追求功能性,而張力十足的巨大頭巾更是讓連體造型完成了從工裝到時裝的變身。

再來看看主打粉白色調的Dior Men,無邪的純淨感貫穿全場,Kim Jones帶來了純白色的皮質連體套裝。為了不要摻雜多餘的雜色,沒有印花,只用皮革本身的紋路進行裝飾,搭配白色系方巾,營造一種一體化的無暇質感。相反,Off-White本季則是追求繁雜,與美國街頭塗鴉藝術家Futura合作誕生了大量的塗鴉印花,而就連是純白色的連體套裝,也加入了仿佛監獄鐵絲網的花紋,宣告自由的街頭文化。

 

 

西裝新玩法

每一個男人都需要一件西裝,它像是古時征戰沙場的戰袍,是男孩蛻變為男人後征服世界的欲望縮影。這個春夏新季,設計師們撕破了西裝原本的固有格局,在經典西服元素中注入大量的奇思妙想、怪誕花招,告訴我們男孩與男人從來不是單向軌道,他們原本就共生存在。

Versace在今年的時裝騷為男孩們舉辦了一場成人禮,時裝騷出現黑色的跑車,象徵著男孩長大成人後想要的第一件禮物。Versace試圖營造的就是這種模糊的邊緣感,其中格紋拼黑色的孖襟西裝將跳躍的雙色有層次地分隔,搭配上緞面恤衫,在剪裁上看似簡單,但最終的視覺效果卻充滿了克制的炸裂。對現有風格進行解構,Francesco Risso一定是大師級別。

再來看Alexander McQueen的時裝騷,90年代的經典與日式風格相撞,同樣是要把原有的框架打破。在經典的西裝襯衣上,不再有大量的留白,書法描募花卉圖案成為主色,仙風道骨的水墨油畫以紫紅色、黑色、象牙色和靛藍色呈現。不對稱錯視風格西裝特意留出垂墜的單面下擺,在廓形上塑造出新的版型,優雅不減,但趣味大增。

另一邊廂,Dior Men的西裝解構則強調色彩的作用。對於Kim Jones來說,把控西服的細節設計早已駕輕就熟,所以這次更貼合春夏的季節性,以透氣輕薄面料代替了傳統的啞光系質感,同時放鬆對於緊湊性的要求。最特別的是在純色西服中點綴上淡粉色這樣的浪漫色澤,一下子讓傳統的Dior Men紳士有了更親和的溫柔魅力。

 

 

長衫翩翩

穿著長衫的少年,是一種跨越了性別符號的曖昧意向,仿佛神話中的獨角獸,不斷給予設計師造夢的養分。今年的春夏,穿起長袍的男孩們無疑是時裝騷的寶貝,他們應景地出現,各有姿態,掀起了一波波高潮。

在性別流動、男女裝混合不是甚麼新鮮事的今天,中性表達已經成為了基本動作,但Jonathan Anderson無疑是這一代設計師中的佼佼者。從2012年開始,他不斷在打破時裝中性別的邊界,這一季的JW Anderson春夏男裝,無性別依舊是主打。設計師將針織元素與直線剪裁的長衫進行結合,企圖貼近一種更加原始的天然狀態。清瘦的男模穿上的連身長袍,不是單向的男性女性化,去掉的曲線剪裁結構,也同步模糊了長衫設計在女裝中的固有框架。Anderson所做的,是真正的中性趨同。

如果說同名品牌要表達的是一種靜謐的平和,那麼Jonathan Anderson在Loewe的大騷則描繪了一種跳躍式的精神逃避。他把這種情緒稱為一種孩童般的夢幻狀態,遠離混亂的現代生活和殘酷現實,躲避到一個多元而浪漫的異想世界。飄逸的嬉皮風長衫長裙質地柔軟,配上羽毛、馬賽克拼貼等強列的幻想元素,傳遞出一種落拓的高級感。

當然,曼妙的幻想不是任何人的專利,本季的Lanvin同樣上演了一齣復古的奇幻穿越大騷。Bruno Sialelli與Lanvin的合作漸入佳境,這一次Sialelli以航海元素和70年代的旅行時裝作為靈感。其中,他讓明媚的少年披掛上鮮艷的印花長衫,再套上隨性的過膝風衣,雖然面料包裹,但每一個精緻的皺褶都在講述一個夏日迎著海風出遊的浪漫故事。

 

 

變種豹紋

在這個春夏,豹紋元素如同夏日的一抹驕陽,毫不掩飾地炙烤,掀起新一輪的野性風格。本季走punk搖滾路線的Versace自然少不了豹紋的加持,雖然有所準備,但閃亮黑拼接豹紋漆皮的酷炫外套,還是讓所有人驚掉下巴。此外,豹紋長衫的啞光處理,仿佛第二層皮膚,每一個毛孔都在散發著野性的誘惑。

在豹紋色系上下功夫的還有MSGM,熱辣度假風情的包裹下,原始的狂野豹紋覆蓋上oversize衛衣與運動褲,整片的印花被橫刀切開的色系分隔,別出心裁的銀白色豹紋更是在冷暖色調之間演繹了極致的層次遊戲,同一元素玩出這麼多花樣,果真高招。

一向被打上「戶外」標籤的White Mountaineering本季有不少突破,設計師Aizawa在黑色之外大膽啟用了豹紋來演繹機能服飾的俐落感,線條明確的全豹紋短褲和規則的拼接馬甲,在冷酷的氣息中注入了街頭的豐富玩趣。

相對而言,Stella McCartney的豹紋設計就顯得低調許多,傳統的英倫格調帶來古典風味的沉鬱配色,而豹紋則被藝術化處理,如同凌亂的羽毛分散在各種基礎單品之上。

 

 

高腰回潮

從拿破崙一世統治時期的「帝國裝」到成為中性的曖昧符號,高腰設計經過了無數的復古輪迴和意識轉變,在如今的男裝時裝騷裡,充滿了跨越時代的先鋒性。

Alessandro Michele一直在探索不同的美學概念,本季的Gucci在超現實主義的Gucci Hub登場,Alessandro從哲學大師Michel Foucault的「微觀權利」中汲取靈感,透過反叛的設計來對這個微妙制定著規則枷鎖的社會系統表達抗議,純白的病人、醫院概念之後,破蛹而出的鮮亮怪異大騷開始。兩件式的西裝套裝、印花雙排扣、粉嫩色系的短版西裝外套搭配高腰寬褲等,極繁主義繼續,在狂熱中捕捉精神高潮的快感。

再看Pitti Uomo,年輕的設計師Marco de Vincenzo也帶來了用高腰元素裝點的復古狂歡,他甚至更進一步加長了牛仔長褲在腰部的比例設置,打破傳統的視覺慣性,給高腰賦予了新的生命。帶來驚喜的還有英國設計師Martine Rose,本季延續她對音樂與次文化的熱愛,充滿卡通感的蜂窩頭、波波頭和背梳頭以各種方式展現在模特的頭上,而高腰褲這樣的戲劇性單品的出現就一點也不意外了,Rose將長褲的褲腳割開,搭配上厚底短靴,精妙巧思令人折服。

 

 

花花少年

花卉元素從來不會在春夏季節缺席,在這個標新立異的鬥獸場中,它永遠是一抹平靜的暖意。本季的男裝時裝騷,設計師加重了花卉綻放的光彩瞬間,花花少年們在撫慰人心之餘,更多了一分爭奇鬥艷的熱烈。

已經連續幾季從自然中獲取養分的Virgil Abloh繼續在Louis Vuitton演繹田園悠閒。大量的花卉元素如同山洪般傾瀉,在一片低彩度藍、粉、黃、綠、紅的馬卡龍色調中歲月靜好地盛開。無論是在衣擺褲腳的點綴式花簇,還是覆蓋全身重塑輪廓線條的花團組合,向全世界宣告,本季的衣櫃如果沒有花,那麼你真的就out了。

同樣癡迷於花海的還有Palm Angels,設計師Francesco Ragazzi將時裝騷佈置成一個綠意盎然的森林,男模的時裝上大面積出現蝴蝶元素,甚至在棒球外套上都翩然飛舞;而花卉的出現就更不意外,夏威夷風格的花環無處不在,最特別的是規則排列的黃色花朵印花,代替波點成為新一季的病毒式潮流元素。

相對來說,Dries Van Noten的花朵元素就顯得隱晦許多,整個系列瀰漫著荒誕意味,比如帶皮帶鏈的短褲、皮革或網眼馬甲,以及混搭的牛仔布軍裝褲,如此陽剛味十足的系列中,花卉被抽象地融合成一種馬賽克畫作般的藝術印花,中性的氛圍被中和,卻絲毫不顯壓抑,是令人著迷的新鮮嘗試。

 

 

色彩魔方

打翻調色盤後,蒼白的畫紙才開始有了生命的起承轉合。設計裡有太多可以遵循的配色原則,在既定的規則裡創作總是安全,但如若沒有人敢於打破常規,我們便永遠不知道一個新鮮的搭配能呈現如何瑰麗奇幻的視覺效果。本季的男裝時裝騷,許多設計師都嘗試了跳躍的色系搭配,給這個春夏帶來了更多的驚喜。

Thom Browne本季大騷開場由芭蕾舞者穿著西裝風芭蕾裝舞動登場,奠定了男式裙裝的基調。本系列的主題是「凡爾賽鄉村俱樂部」,百褶、泡泡袖、宮廷風小禮服等中性風單品,搭配上超現實的中世紀禮裙式廓形,每一個look都是一種顛覆。既然走華麗宮廷風,色彩自然也要濃烈渲染,淺粉、淡黃、糖果藍、鮮草綠……一系列夢幻色系大膽地混合拼組,仿佛進入了夢幻的童話世界,跟隨男版的「灰姑娘」一起去城堡探險。

始終屬於粉紅色浪漫的Jacquemus,本季時裝騷是一片薰衣草莊園,南柯一夢的迷蒙氛圍中,色調也變得更加飽和濃郁,玻璃綠復古長西裝外套搭配螢光粉的撞色,還有亮眼的明黃,是屬於法國南部電影中的暈眩迷離,甜到失去意識。

同樣的色彩混拼還有Charles Jeffrey Loverboy,設計師在不規則的幾何造型中突兀地穿插入不同的搶眼色塊,讓原本就已經充滿空間感的剪裁中再次增加層次重疊,如同一個扭曲的魔方,迷惑性的色彩讓時裝的先鋒感更加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