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點解奧斯卡咁期待(五)
最後衝刺!今屆提名統計

6, FEBRUARY, 2020

數據很有趣,可以說出很多事實。本屆奧斯卡提名一出,統計數字就隨即而來。承繼傳統,今屆提名依然又白又男,不僅如此,年紀更是大,這算不算反映出現今荷里活仍是由白種男性長者所掌控?

 

統計一:全男班最佳導演獎提名

今年,又再沒有女性獲提名最佳導演。其實在近10年,於50個最佳導演提名當中,有49個是男性。今年原本有三名女導演頗受到廣泛關注,包括Greta Gerwig憑光芒四射的改編版《Little Women》備受期待,此外《The Farewell》的Lulu Wang和《A Beautiful Day in the Neighborhood》的Marielle Heller同樣曾被認為有望獲得提名,結果都名落孫山。沒有女性導演被提名,讓人認為奧斯卡在性別平等上還是做得不夠。

 

 

統計二:提名繼續太白

今年的20個演員獎提名中,有19個都是白人,這是自2015和2016年出現白人包攬全部提名,導致各方高叫「Oscars So White」以來,白人被提名最多的一次。今年的提名名單種族多元性不足仍有不少詬病。事實證明,獲金球提名(甚至獲獎)的例如《Us》的Lupita Nyong'o、《The Farewell》的Awkwafina,又或者《Dolemite Is My Name》的Eddie Murphy,在奧斯卡都沒有獲提名。在2020年提名中唯一黑人,就是憑借在《Harriet》當中飾演從奴隸變成解放奴隸主義者代表人物Harriet Tubman的Cynthia Erivo。

 

 

統計三:歌姬們沒入圍

今次,Jennifer Lopez仍然無法由金酸莓常客殺入奧斯卡殿堂。今年參演《Hustlers》的她,事前被吹捧為提名最佳女配角的熱門人選。另外,Beyonce也沒有走上紅地毯的機會。她本來很有可能會憑《The Lion King》當中的歌曲《Spirit》獲提名最佳電影歌曲,可惜事與願違。

 

 

統計四:《Frozen 2》複製不了上集成功

六年前,《Frozen》贏得了兩項奧斯卡獎——最佳動畫長片和最佳電影歌曲《Let It Go》,特別後者之洗腦,的確當之無愧。可惜,今年的續集,只有主題曲《Into the Unknown》獲得最佳電影歌曲提名,但在最佳動畫長片項目中失落提名。又值得一提是,提名中的《Klaus》,是Netflix的聖誕節動畫片,此片獲得提名令人大感意外。

 

 

統計五:佢地都返晒嚟

今年Al Pacino憑Martin Scorsese的《愛爾蘭人》(The Irishman)中飾演的司機兄弟會負責人,獲得他人生的第九度奧斯卡提名,也是他自1993年《Scent of a Woman》奪得小金人後再被提名。Anthony Hopkins憑《Two Popes》獲得提名,是他本人自1998年以來的第五次。兩屆影帝Tom Hanks憑《A Beautiful Day in the Neighborhood》獲提名,是他自2001年憑《Cast Away》獲提名後的第一次。Renée Zellweger在《Judy》中飾演一代女星Judy Garland,被認為是本屆影后大熱,她曾在2002至04年曾連續三年獲得提名,今年是她自那之後的首次提名。還有當年在《Monster》以醜女造型贏得影后的Charlize Theron,今年憑《Bombshell》獲提名,這是她自2006年《North Country》之後的首次提名。

 

 

統計六:舊電池大回歸

可能是後生演員都走去拍Marvel,所以今年獲提名的演員普遍年紀偏大,最佳男配角候選人的平均年齡更達71歲︰包括56歲的Brad Pitt、63歲的Tom Hanks、76歲的Joe Pesci、79歲的Al Pacino和82歲的Anthony Hopkins競逐獎座。男主角候選人的平均年齡也達60歲,最年輕的已是83年出生、憑《Marriage Story》而入圍影帝最後五強的Adam Dr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