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RT

黃漠雨
衝浪是永沒休止的追求

22, DECEMBER, 2017

2020年的東京奧運可說是一眾「浪人」最期待的時間,因為這一屆將會加入衝浪作為比賽項目,作為島國的日本,四周環海,是次加入衝浪成為奧運會的正式比賽項目,的確令年輕人以及體現運動的城市化趨勢邁出了重要的一步。于2014年被贊助商簽約並加入國家隊成為一名職業衝浪運動員的黃漠雨(Pablo),可說是更有感受:「衝浪運動是一個非常特別的運動,能夠成為奧運比賽項目確是非常振奮人心的一件事,相信會有不同的政府支持、資源投入等,讓這項運動有更多人瞭解和愛上。」

EWEN CHEUK
EDITOR

一個會音樂的衝浪手

由2008年開始衝浪,到今天已經是8個年頭,作為一家德國貿易公司的銷售經理Pablo也沒有想過會走得如此遠,說起來連他也覺得不思議。「上中學的時候我很喜歡滑板那種很酷的感覺,但是因為不會摔跤,技術怎麼也提升不了;後來移居至三亞之後,在一次很偶然的機會之下,一位英國的朋友介紹衝浪給我認識,我就深深愛上了這項運動!而且衝浪可以大膽嘗試動作而不怕磕碰。」除了衝浪之外,Pablo更是一名DJ(唱片騎士) ,也很喜歡玩樂器,對單簧管、薩克斯也有一定的水準。

 

早在Pablo被簽下加入國家隊之前,他已經在英國參加半職業級別的比賽,並有獲得第7名,這次的比賽不但讓他對自己的衝浪技術多了一份肯定,更讓他意識到自己應該向職業衝浪手的方向進發。“之後在國內的比賽中,也漸漸穩坐前3名。目前最好成績是2014 ASP海南精英賽的第3輪。因為這個比賽,我拿到了中國衝浪運動員的世界最高排名。”

對衝浪的堅持

每個浪手對海洋都是有著一種無法抗拒的吸引,當然Pablo也不例外。 “當年去英國念書,本以為會漸漸淡忘衝浪,結果發現無論天氣多麼嚴酷,我還是會乘坐3個小時的火車去英國的東海岸衝浪。有時會面對大風大雪,水裡也就共有我一個人待著。面對此情此景,我只能說自己的動力真的是源於對衝浪的熱愛!當你可以專心每天都重複做一件事並樂在其中的時候,那麼你距離將它變為你的職業就不遠了。現在Pablo還每星期也保持3-4次衝浪,如果沒有浪就會跑步,游泳保持體能。只知道當浪手在海上的時間,要利用身出不同的肌肉作出反應,來做出不同的衝浪動作。

 

對短板有莫名的鍾情

和很多人一樣,Pablo首次接觸衝浪的時候,是玩趴板(Bodyboard)的,原因是讓初學者更容易控制,亦能體驗到衝浪的快感。「在一開始衝浪的時候,扒板跟長板對於我的相似之處是,我很想把他們儘早擺脫掉。因為他們都很不酷!扒板要趴著玩,長板又大又慢。不像短板可以像在浪上滑滑板,快速多變。當然,衝浪時間久了,我發現其實他們各有各的特點,也會很好玩!不過我不會向扒板的方向發展。”自第一塊衝浪板都現在,Pablo已經擁有了超過20多塊短板,隨著技術的提高,對板的偏好也不同。“現在我更喜歡輕、薄,板底弧度小的短板,長度在5‘8 – 6‘0之間。除了自己偏好之外,我還是比較喜歡在挑選的時候拿起板放在胳膊下面感覺一下它。真的很神奇,當你用胳膊夾著板時,你就能感覺到它屬不屬於你。」

浪手必備的自信心

衝浪雖說也是運動的一種,但浪手們卻有自己一套的文化,如果你們身邊有熱愛衝浪的朋友,就可以感受那份好動、熱情的性格,當然Pablo也不例外。「因為我的名字叫『漠雨』與墨魚諧音,而且我從小就喜歡水,又成為了浪手,所以大家都叫我墨魚。我的性格開朗、張揚中帶有一點激進,在衝浪的時候,我的風格完全就是我的性格體現,雖說中國的傳統文化還是喜歡人謙卑一些,所以我的這種張揚性格有時候顯得不怎麼合群。但它很適合短板這項運動,而且它可以幫助我比賽中拿到好成績,自信是運動員必要的心理質素!」

 

在衝浪的世界中,每個浪手都希望走出自我風格的路線,「比起身邊專沖大浪的隊友,或是走優美路線的隊友,我屬於另外一種專注短板常規浪況下的技術型選手。我很享受儘量用滿每個浪並做出精彩體轉,甩出大水花的過程。我很努力的在提高速度和踢出更大的水花。當然,我夢想著做出好看的騰空動作,並穩定著陸。」

循序漸進積累進步

對於初接觸衝浪的新手,Pablo就建議大家應該腳踏實地一點,不要操之過急。衝浪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要一步一個腳印積累進步,多練習,多請教才可以有進步。他認為男、女生都可以進行衝浪活動,「因為體能區別男生玩短板很酷,速度力量都可以很充分的表達;女孩則無時無刻都有一種美感,無論是短板還是長板,她們都很優美。總之,衝浪的男孩女孩都很性感!」 Pablo希望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盡力完成每一場,努力奪冠,並提升WSL自己的世界排名,代表國家隊參加更多的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