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REPORT

鬚眉不讓巾幗系列(一)
男丁格爾的故事

12, NOVEMBER, 2019

當這「男兼女職」的題目一出,大家不約而同地說出「護士」這職業。在醫護這行業,男性恍如是原罪,因為當中涉及不少身體接觸,甚至是私密部位的護理等,而一句「男女授受不親」便完美地K.O男護士。當然,香港作為先進開放的城市,男護士的認受性已算高,但所佔整體的比例亦只是20%,即是十個護士中,只有兩個是男護。身為男護士之一的Andy,就為大家打開這神秘的香港男護之門。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女多男少的行業

 「其實,現在女性佔護士的比例大概是8成,男士佔2成左右,但我相信男護士在這一行所佔的比例會愈來愈多。因為醫療服務逐漸多元化,而人手需求亦愈來愈高。某些護理工種亦開始有男士加入,如兒科深切治療部。不過在未來10年,男女比例上的差距都不會縮短太多,始終護士這一行業傳統上都是以女性為主導,而在社會上大家的既定想法,都是以女護士為先,又或者護士的稱呼一定是叫姑娘。加上,女性比較方便在不同的病房工作,而男性始終在某些病房都會有所忌諱。」

男女有別是事實,同時亦是醫護界一條道德底線。其實在醫院的工作崗位上,男與女亦會有一些明顯的分配。「在醫院中,只有女護士的地方包括產房、女病房、兒科病房等,這可以避免了男士在女病房的尷尬情況。反過來,醫院是沒有甚麼工種是專屬男護的。首先,整個行業在男女比例上,男士只佔少數,就如我讀護士時, 100個學生裡只得15個男生,所以在人手分配上女性始終是大多數。」Andy進一步解釋。

 

 

護士不似預期

每逢朋友知道Andy的職業是醫護,通常第一句都是「你就好啦,身邊都是女護士!」,可能男士們都會羨慕他的工作,但其實有時候卻是有苦自己知。「任職護士後,其實都沒有試過被歧視,反而好奇和誤解比較多。就如年輕的朋友仔會羨慕我身邊有這麼多女同事。不過真實情況裡,女護士並非大家看日本片或TVB劇集裡面那些嬌滴滴、溫柔形象,更多是強悍、大力、頭腦好快,抑或mean精上身的女護,所以大家不要單靠睇戲去想象,會壞腦袋。」

由於男女有別,而工作需要是需要接觸病人身體的不同部位,男女護士便可能因為病人的性別而發生一些尷尬事。「病人不論男或女,都有機會是赤身露體來做檢查或者做手術,從專業角度來說,我們是需要考慮怎樣能確保病人安全而又不會產生尷尬。其實女護士禁忌不太多,但男護士需要注意的事情多一點。做檢查時通常會拉上布簾,如果男醫護需要接觸女病人時,我們會避免獨處。行內有個術語叫『借眼』,即是當男醫護接觸女病人的時候,需要多一位女士在場,這確保女病人得到保障之餘,亦都可以保障到男護士不會被人懷疑有非禮、手多之嫌。我覺得最尷尬的時候,就是去產房實習。首先,那邊全部都是女人,你會感受到好多奇異目光。每當男護要入產房幫手的時候,助產士都會先入去取得產婦的口頭同意,才能進去幫手,而且我們都會盡量站在一些不太尷尬的位置。」

雖然女護士通常比較少忌諱,但有時候男護士亦能在某些尷尬情況中替女護解圍。「那時候我在一個男病房實習,與一位女同學一齊去幫一位較年輕的男病人插尿喉。女同學提出想實習插尿喉,但在進行過程中,男病人有生理反應,我見狀後立時接手處理。其實作為男人,我很清楚男士們的需要,所以男護都有其特別功能。」

其實,男護雖然在醫護界是少數民族,但只要懂得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位置,同樣可以發揮他們最大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