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UNO

香港人總是不夠『癲』
王嘉偉特異功能救香港

14, MARCH, 2018

由新聞主播方東昇延伸誕生的「東方昇」;由正經八百的新聞報導惡搞而成的《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由創作到幕前,他都參與其中。他不是其他的某某,正是「東方昇」這個「偽員」,這個角色的真實身分——王嘉偉。但人們只會記得他是「東方昇」,他的瘋狂,他的荒誕,他也樂於用人們眼中「癲佬」的行為去表達自己的想法。難道,你當他只是浮誇?

浮誇非只為讓人看見

正如他的上司,《100毛》的「腦細」林日曦指出,當「東方昇」還是王嘉偉時,不過是一個低調又口窒窒,只是對創作帶有熱誠和毅力的平凡人一個。2015年加入「毛記電視」,成為「東方昇」走到幕前,對於王嘉偉來說,正是他踏上瘋狂挑戰征途的序幕。「由細到大我也沒有認為自己會成為有規律上班下班的『西裝友』,但也沒有想過要做幕前。到加入『毛記』,第一年接了『東方昇』這個角色;第二年完成分獎典禮和毛記台慶;到第三年去北韓探險出版《北韓包膠》一書。好像習慣了每一年也要做一件瘋狂的事挑戰自己。」而正當他做滿三年打算今年休息一年時,卻出現了舉辦talk show的機會。

《東方昇特異功能救香港》只辦4月12日一場,上個月14日情人節門票公開發售時,就已經火速售罄,加場呼聲不絕。「今次加場的機會應該不大,正如『腦細』在網上交代一樣,我也有問了他會否考慮考慮,但他只是叫我不要『癲』。(哈)」所以現在「東方昇」的首要任務就是做好今次的talk show,有了口碑,下次自然就不只一場。

今次talk show主題是以特異功能救香港,大家當然好奇他準備了甚麼特異功能娛賓。「要說『真正』的特異功能我自然沒有,但今次的主題就正是想用幽默的方式為這城市,特別是生活在這裡的人解解氣。要知道,近年香港人處處也感受到一份無力感,身為打工仔,無盡的OT,生活的壓力等等,也讓我們透不過氣來。」只是這些問題,也絕非看一場棟篤笑就能解決過來,「東方昇」就指,的確笑聲過後問題仍然都在,「但這是一個宣洩的出口,我們創作這場show的理念,就和本身創作『東方昇』這個角色一樣。社會上有很多荒誕的事在發生,大部分香港人其實都看到問題,卻找不到方法解決,最後只是空有一份無奈。」

面對這份無力感,『東方昇』選擇擁抱這些荒誕,「大家看見我做的『癲佬』行為,無疑是對解決問題幫助不大,但起碼情緒得到了宣洩。於是我們就用了幽默方式讓大家將事情看清楚,讓更多的人看到其背後的問題所在。」

瘋狂不應只在幻想中

「東方昇」去北韓探險,出版《北韓包膠》一書也是同一個道理,「深入北韓,獵奇只是一個表面的賣點。大家覺得用生命去犯險,這些瘋狂的行為只是為『人氣』。保持人氣自然是其中一個去做這件事的原因,但並不是為做而做,我們也有想帶出的訊息。」選擇北韓是因為近年不時也在討論香港被內地的政權吞噬得愈來愈嚴重,所以「東方昇」想呈現一個極權統治的面貌,而北韓正正就是最極端的例子。「究竟極權統治是甚麼模樣,在那裡生活又會養育出怎樣的人民呢?這才是我們想表達的事。」

由「東方昇」娓娓道來,原來這些瘋狂的背後,都有著無限的心思。而你們還不知的是,你以為這是一個嚴肅的訪問,「東方昇」會收起他「癲佬」的本色,正襟危坐地在一間會議室內,道出他多年創作背後的故事嗎?抱歉,你想多了,他正正經經地說出這番道理的同時,卻亦進行著「國家級任務」,由夏蕙BB帶領下,正在黃大仙廟排隊準備初一子時上頭炷香,造型更是一頭「靈犬」。也不知道應該說,這情境太「東方昇」了,還是「東方昇」這個角色,對於王嘉偉來說太「入血」了。

「我會說『東方昇』是我其中一面,只是平時的我卻以低調為主。就像大部分的香港人一樣,心入面有些想法,有些事情想做,但總是不夠『癲』,缺乏膽量真的去實行。我慶幸自己擁有這角色,方便去表達這些想法,也是代香港人去把這些情緒發洩出來。」

王嘉偉指這當中包含了他一直做創作所堅持的大原則,就是不僅純粹的傳達自己的想法,而是希望做出得到觀眾共鳴的創作。「我在天比高跟俞琤與林日曦工作時,學會創作絕非表達自己,因為你在想甚麼,其實無人想知。創作是『在思考別人在想甚麼』,然後你再想辦法,透過自己的說話讓別人願意去聽。」

我相信「東方昇」能夠得到人們的支持,就正正是因為在這份集體的無力感面前,他講出了、做出了你和我的心聲。或是,如果你和我都如「東方昇」一樣的「癲」,不再只是瘋狂在幻想中,香港其實是否仲有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