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REPORT

非男非女系列 I
反串不是醜角

25, MARCH, 2020

成長於90年代的香港人,都是幸福的一群。那個年代,單單等著周星馳電影上畫,已經足夠消磨一整個月。星爺的戲,有人笑到人仰馬翻;有人罵他無深度教壞細路兼無厘頭。不過,到最後你還是會忍俊不禁地笑著罵他。然後,星爺身旁出現了一個不太討人厭惡的醜角──如花。他,可說是香港電影史上,到目前為止以同一「身份」演盡所有角色的反串人物,理應名留青史。

HO SIN WAH
FASHION DIRECTOR

 

 

如夢如幻月 若即若離花

以同一個身份去演盡所有角色,日本人其實已經示範了一次。導演山田洋次的長壽電影系列《男人之苦》,男主角渥美清由1969年首度擔綱該電影角色以來,直至1996年病逝為止,27年來無間斷地演活同一個角色「寅次郎」。系列電影在日本的轟動情況難以想像,甚至已經變成日本人的儀式,一年上映兩部,一部在新年,一部在暑假;更神奇的是,每部的劇情結構幾乎一模一樣。最後,渥美清拍了48集《男人之苦》電影系列,幾可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

也許各地的電影文化差異,在香港未能產生一位「寅次郎」,但是卻有幸出現了「如花」這個醜角。其實,「如花」原名叫李健仁,是周星馳的中學同學。提到如花的誕生過程,李健仁憶述是在1992年,周星馳首次到北京拍攝《武狀元蘇乞兒》,當時星爺拉著他同行,以為只是陪他吃喝玩樂,結果在片場時星爺與化妝師建議他出鏡玩玩,如花就此面世。不過,真正有角色名稱的,要數到拍攝《九品芝麻官》的時候,當時王晶賞賜了「如花」一名,更為「她」安排了戲份。自此,那個濃妝艷抹卻滿臉鬚渣、轉身就挖鼻屎的美女「如花」,就瘋狂地在星爺的電影中「亂入」,從而奠定他的形象,至今仍為經典。

 

 

 

 

反串的延伸性

在電影中,有時候為了戲劇效果或噱頭,會用演員來反串,有的演員甚至反串得毫無違和感。當然,對於我們觀看電影的普世價值,「扮嘢」必是不可或缺的一環,而且「扮乸型」、「身份對置」在某程度上也被視為一種演技的提升(或可說成願意為藝術而犠牲),儘管最大的作用,始終都是搞笑居多。例如成龍在《城市獵人》客串春麗、劉德華在《暗戰》飾演性感美女、余文樂在《春嬌與志明》片末以彩蛋形式扮王馨平、甚至鄭中基分別在《龍咁威》和《行運超人》以極端誇張演技將空姐和師奶「無限地醜化」。說到底,都是要惹觀眾笑,便已功德圓滿。

然而,反串的極致也可以十分認真。就以周星馳執導的《長江7號》,電影中其實有四個反串角色,除女主角徐嬌飾演的「周小狄」,還有扮肥仔的「暴龍」及「蛋撻頭」黃蕾,三者都是女扮男裝;而飾演大隻妹「美嬌」的韓永華則為男扮女裝,那種入型入格的「反串」,才是真作假時假亦真。同樣情況亦發生在吳君如身上,在《12金鴨》中她飾演一位男妓,沒錯你可以說她並非反串的設定,是完完全全的漢子,甚至幾乎認不出來是她本人,其變性裝扮挑起不少人的好奇心。不過,如觀眾有看過其1998年主演《洪興十三妹》的話,便不會對她的男性化演出感到陌生,分別只是這回換了一個雄性軀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