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UNO

靚佬舞王│杜德偉

25, JUNE, 2015

杜德偉這個名字,在近年再次活躍於香港樂壇,紅館演唱會由 part I 以至今年 3 月的 part II 都叫好又叫座。演出是經典,但融合的新潮元素也不少。不煙不走飲食極為健康的他,在台上唱跳以至通通脫掉都仍然靚佬味濃,全因舞台之上,這位大中華舞王享受得緊。

 
 
Agnès b 黑色皮革西裝外套及白/黑色印花 tee
 
m:men's uno
A:Alex To
 
m:紅館演唱會的 part II 於 3 月圓滿結束,反應很熱烈,現在正準備作世界巡迴演出。當中《移動紐約》的舞台設計完成了《My Virtual Planet》的整個概念,可以談談整個演唱會的概念嗎?
A:Part II 演唱會玩的舞台元素是承繼了 part I 的地下元素,回到地面。Part I 是比較 old school 的,part II 玩的是未來,將《My Virtual Planet》的世界呈現得更全面。Part II 的舞台設計玩很多 3D 錯亂效果,由中心散射出去,一層一層的,要駕馭它並不容易。舞台的機關很多,佈置 setting 用了很多時間,最後真正踩台走位的時間只有一天,要在短時間內摸熟如斯複雜的舞台是困難的。因為作為一個唱跳歌手,踩熟舞台跟樂手要玩熟一件樂器同樣重要。
m:關於舞蹈表演,我知道舞蹈的編排是非常貼近世界潮流的編舞方式。Alex 你的舞王地位在華人社會已經很超然了,那麼多年後的今天舞蹈並沒有固步自封,仍然開放地融新入舊,很值得欣賞。舞蹈上從前一般都是所謂硬數拍子食拍子的 one two three and four,現在的新型舞種卻在音樂以及編曲中食不同的音樂元素,有些時候 dance to 的 music 部分刁鑽非常。對於這種新風格的舞蹈,你自己喜不喜歡?
A:這種跳舞的方式,我想是最一開始想做到的效果,也是我最喜歡的,觀眾看上去彷彿很簡單,但其實很難,這樣才是跳舞最高的境界,亦是別人不容易模仿及取代的。從前硬數拍子的舞蹈,只要肯花時間訓練,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但現在的這種,需要舞者本身具備很強的音樂感,要對這種音樂非常熟悉,以及對音樂編排有很好的了解,才能跳得出靈魂,對於舞者而言,是一個極樂的境界。
m:舞蹈的表現有不同的觀賞角度,力量是其一,大手大腳大動作當然搶眼,但同時也講火喉,同樣的動作可以跳出獨特的感覺。現在到了這個年紀,舞蹈表現上是否已經到了一種追求火喉的境界?
A:舞蹈上現在更多是對感情的揣摩。其實如果有留意的話,一些國際級的 superstar,例如 Madonna 啊、Michael Jackson 啊,在他們不同時期不同年紀,都有不同的舞蹈演繹。比方說 MJ,表演時可能都是演繹那些經典動作,但 70 年代、80 年代、90 年代以至 2000 年代,同樣都是  powerful  的,但交出來的感覺每個時期都不一樣。到最後賞析的角度,其實不再是 challenge 一位 artist  是否有同樣的體能去做跟從前相同的事,而是應該欣賞那個境界,看他能否 enjoy 現階段他所能表達的那種方式。
 
Agnès b 白/黑色印花 tee 及白/深藍色波點長褲; Hogan 白色皮革運動鞋
 
m:那即是說現在火喉是你比較側重的一環?
A:體能的問題,我想這是作為一個唱跳歌手的基本要求。如果你問我辛不辛苦,我反而是覺得好好玩。到了現在要開始走巡迴,再回想紅館的演出其實以辛苦程度計,最辛苦是紅館。因為距離近,即使有動作上微細的不完美,都已經會很著跡。當然舞蹈要精準這個要求亦是很基本的,而紅館表演有趣之處,正正是有時表演會超越了這個精準而已的要求,升華至一種互動,為欣賞者帶來驚喜。
m:那麼在舞蹈以外,在音樂方面又有否特別的要求?我知道你爸爸本身是一位音樂總監,更是一位資深鼓手。在音樂編排上會否對鼓特別有要求?
A:的確我對節拍上的要求會特別高,可能也是源自爸爸的基因吧。加上這次演唱會在不同部分都有很多動作,快歌有跳舞,就連一些 acoustic 的部分也會有很多肢體的動作,所以鼓跟節拍在所有的部分都非常重要。
m:近來你與太太一起,也跟一個首飾品牌進行一個關於愛情的計劃,可以談談與太太相識的故事嗎?
A:哈哈,也沒有甚麼特別的,2009 年搞一個關於 MJ 的悼念電影,她是這套紀錄片的導演,之後就由朋友慢慢變成戀人,接著就求婚結婚,是很尋常的一個故事。這次在廣告拍攝中,想表達出愛情之間的真摰,結了婚後對這回事有多一點體會,所以與品牌合作的過程也很高興。
 
TEXT / TYLER LI
PHOTO / MICHAEL WONG
STYLING / YMAN HUI 
MAKE-UP / PUIPUI@PUIPUI.NET
HAIR STYLING / TED YEUNG@II HAIR & N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