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陸俊彥
板仔的街頭抗爭

16, AUGUST, 2017

街頭與抗爭,兩個詞彙組成了一個本地板仔故事,陸俊彥最希望看到的是香港能發展到像外國般,終有一天在街頭踩板不會再受歧視。即使時至今日他已成為職業滑板運動員,甚至用滑板為香港在國際賽事摘金,但是這場為滑板正名的「抗爭」仍在繼續。

TING CHAN
EDITOR
 
 
從一塊滑板學做人
很多年來,滑板在大眾眼中可能只屬街頭運動,但隨著將被列入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比賽項目,滑板一下子由街頭的「飛仔」活動,一躍而成奧運夢。陸俊彥(俊仔)身為一個由13歲開始在街頭踩板,到今天30而立仍在板場打拼的本地滑板手而言,可謂感觸良多,不過他指不少板仔並不太注重比賽。「其實很多滑板手也不重視比賽的結果,反而更重視比賽的過程。在滑板手的世界裡,每人都很謙虛,即使全球最top的選手也不會說自己是世界第一、I am the best之類。因為滑板與其說是競技項目,其實更像是一門自由創作的藝術,當中有許多不同花式及難度動作,即使你真的成為世界第一,也可能有些花式不曉,或別人比你做得更好,更有風格。」
所以,在每次比賽,滑板運動員除了是互相比拼外,大家更多是抱著一個互相學習的心。坊間可能誤以為滑板來自街頭,盡是一些挑戰高難度或以不同花式炫耀技術,是種富挑釁意味的運動。但俊仔指謙虛是他從滑板中學到一個重要課題,而另一樣就是尊重。「面對比自己技術更好的對手,你會尊重他,並對他虛心學習,這樣很易理解。但相對而言,你技術不及對手,出外比賽時即使遇到到來自不同地方的高手,他們也絕不會輕視你。而當你做到不同花式,做出自己的風格,他們更會欣賞你,主動走過來鼓勵並互相交流,你會從中感覺被尊重。及後,每當遇到比你初學的人時,你又會將這份尊重傳揚出去。就好像今天當我遇到一些朋友,成功挑戰到一些花式時,不論難度高低,也會讓我衷心為他鼓掌,這更成為我前進的動力,因為當你看見別人突破自己時,你又怎能甘心停滯不前呢?」
 
由受盡歧視到得到認同
說到興之所至,俊仔當然為我們露了兩手,訪問場地在鰂魚涌海旁東區走廊橋底,俊仔指這裡也曾是滑板手經常流連的地方。「我也跟過朋友來這邊踩板,但不時被人投訴,最近也較少到來。其實現在街頭踩板仍然是『過街老鼠』般,去哪裡都被人趕走,他們投訴的方式無奇不有,如在這裡就曾被釣魚客投訴滑板發出的聲浪太大嚇走魚群,並呼召了警察趕走我們。」不過近來本地也有不少滑板場落成和啟用,大眾也有了自己可以練習滑板的地方。「更多滑板場的出現,對推廣這項運動固然是好事,但對於滑板手來說,那些滑板場設計都是以初學者為主。我需要練習時,也可能會選擇私人室內滑板場。另外,滑板運動始終有創作成份,相比一個固定的場地,我更喜歡像外國般走出街頭,能看到的風景也不一樣吧。」
俊仔續指,其實對板仔的歧視,由他第一天玩滑板到今天都依然存在,「不止是街外人覺得你是『飛仔』,在街上踩板又覺得你會橫衝直撞一定撞到他們。就連從小開始朋友的父母也害怕我帶壞他們的子女,他們一講到滑板,就會想到很多負面印象,如夜蒲、食煙、飲酒等。但其實外國小朋友5、6歲就已經開始接觸滑板,從小以滑板代步,這些用滑板去評價一個人是否好與壞的想法,大大阻礙了這項運動的發展。」不過隨著滑板將登上奧運舞台,以及俊仔多年來為香港在國際滑板項目取得佳續,相信很多從前看輕滑板的人大跌眼鏡。俊仔分別在2010 亞洲極限錦標賽Best Trick取得金牌、2013年亞洲極限錦標賽Game of skate取得金牌及2014年第四屆亞洲沙灘運動會,與隊友鄧俊彥合作,於滑板花式個人比拼和滑板公園賽兩個項目,為香港贏得兩金一銅。
 
 
非一個人的抗爭
能夠得到別人認同固然開心,但俊仔指這些都是額外獎勵,「我繼續玩滑板,並不是因為有一班人『睇死』我,所以我要堅持做到成功為止,證明我是可以的,要他們認同我。絕對不是這樣,每一個滑板手只不過是堅持做自己,拼命練到一個花式,或挑戰一個高難度動作,不是要向誰證明,而是很個人的想法,是一種自我的突破。」但同時俊仔又指,滑板運動是很矛盾的,雖然很個人,但又是一群人的活動。「因為玩滑板擴闊了我的眼界,可以和不同人成為朋友,可以參加世界不同地方的滑板tour。練不練到一個花式和別人無關,但就因為一群人互相學習、鼓勵才能不斷突破自己。」
陸俊彥自言今天能夠成為一個職業滑板運動員是十分幸運的,一直走過來有很多幫助過他的人,不論是家人、還是滑板界前輩。「當初只是喜歡玩滑板,也沒有想過要成為職業運動員。第一份簽的職業合約,也是一位前輩幫我爭取回來。從前得到過別人幫助,到現在很自然就會想將自己得到回饋這個圈。現在出外比賽,也希望得到好成績,期望獎牌會讓香港的滑板運動得到更多人注意,為後輩能夠獲得更多資源。」
 
後記
隨著與俊仔談話時間越久,不難發現他和一開始給你的印象並不一樣。為人謙厚,說話簡潔獨到,對事情分析也很透徹,可能我們也被「板仔」的刻板形象荼毒了而不自知。「其實很多人也會有這種感覺,大家也以為『板仔』只懂玩樂。」然而,只要認真細想,一個人堅持做著一件多年也不被認同的事,單憑對玩樂沉溺又怎能走得過來?加上經歷了沿途世人的白眼,以及看盡逆境時的風景,俊仔在街頭磨練出來的,又怎會只是一招半式花式咁簡單。
 
PHOTO / MICHAEL WONG    TEXT / TING CHAN
STYLING / CHARLES WONG    WARDROBE / JACK WIL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