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GUY

陳柏霖
自我分析

29, JUNE, 2017

陳柏霖,18歲入行,一年多後為演藝事業自我出走,隻身跑到香港去,之後香港、內地雙線發展,也參演過日本及韓國的製作,再回台灣拍劇,開創事業高峰,然後又踏上另一征途。現在,距離這位演藝浪人的首部電影作品上映剛巧15年,是時候為自己做一個自我分析,重新了解一下陳柏霖。

ANSON TANG
EDITOR
Burberry紅/白色間條拼喱士圖案長袖上衣、 藍色長褲
 
迪士尼之約
20年前,有誰想到今天中國的電影工業會變得如此強大,連荷里活大片廠都要東來找合作機會,強如迪士尼亦首次投資華語片《假如王子睡了》,陳柏霖就有份參演此片,心情當然開心興奮:「在這片開拍之前,我跟迪士尼的人碰過幾次面,有討論說想要一起拍怎樣的電影,然後到我收到劇本後,我覺得改編得蠻好的,因為它其實是《While You Were Sleeping》的重拍版本,但加了很多中國的感覺進去,卻不會有違和感,所以整個拍攝都是開心愉快的。我也頗喜歡戲中角色,這次是演一位廚師,雖然在外面已經有其他工作,但為了要承繼家業還是覺得要幫爸爸,所以就回去家裡做事,比較有責任感,而且對工作很有自己的想法,但對愛情就顯得很笨拙,很糾結不知怎麼樣的。」如此機會,一定是有不少競爭對手,但陳柏霖卻說沒需要爭取,機會就來了,多幸運:「今次是迪士尼主動找我,因為我的公司也有參與製作,所以這次算是一個合作模式。」
 
Burberry白色喱士拼花邊圖案上衣、白色恤衫、黑色長褲
 
過往,迪士尼製作過不少受大眾歡迎的作品,而陳柏霖最喜歡的是……「《阿拉丁》,因為我想要一張飛毯,還有燈神!如果要演迪士尼的王子,我是會選阿拉丁,噢不過他不是王子,他是窮的!哈哈哈!」迪士尼的宗旨是帶給大家夢幻及歡欣,這也跟他本人的性格十分相似:「我也希望是這樣,因為我覺得給大家帶來正能量是很好的事情。」
 
Burberry藍色長袖恤衫、藍/白色間條上衣、黑色長褲
 
拍遍中、港、台、日、韓
做男人的目標,當然是成為一位王子,高大靚仔又有大把錢,而女生的夢想呢,做公主當然好,但做景甜就一定好過做公主!身在北京的陳柏霖,就正正與景甜合演由台灣元祖BL(即是Boy Love,唯美同志向)魔幻漫畫改編的電視劇《火王》 ,近年這類魔幻類型作品在大陸很流行,但原來這回才是陳柏霖首次參演這類型的電視劇:「對,我是第一次參與這類劇種,當中有一點古代的部分,因為我是飾演一個叫仲天的火神,之後來到地球,不斷轉世,所以雖然有古代部分,但也不算穿越,只能說成是魔幻漫畫改編,很是特別。由於是演一個漫畫人物,又不是地球人,所以在表演節奏上會很困難,劇本中又有很多古文,文言文那種,所以有很大挑戰。」通常拍劇最辛苦的,就是過程漫長,一般要不停的拍三數個月,所以如果遇上不合作不友善的劇組人員,那就麻煩了,幸好,這狀況沒有出現在《火王》劇組之中,「剛開始了兩星期,過程也很OK,劇組人員好多,景甜是很好合作的,個性很好,而且表現很不錯。」
 
Burberry深藍色拼紅色鈕乾濕褸、藍/白色間條上衣
 
2001年,當時還讀高中的陳柏霖,在逛西門町時被一位電影製作人發掘,後來因受導演易智言賞識而演出電影《藍色大門》,頓時成為人氣王,從此踏進演藝圈。今天,他是少數曾參與過中、港、台、日、韓五地拍攝的華裔藝人,陳柏霖說各地在製作上的分別,其實決定在導演的作風之上:「各地的分別真的很難講的,香港當然是最快,突然就拍好了,台灣會慢慢的摸戲。但我還是覺得因為戲種不同,所以拍攝情況也有不同,港產片是商業片較多,台灣則是文藝片多一點,內地的話,每一年都有點不同,一直在進步,無論電視劇或電影也是,而且劇組裡有香港人也有台灣人,所以也說不上是完全這邊或那邊,而是一個大華語圈的結合,大家都在這裡。日韓就較不一樣,日本的很精準,很安靜,日本的現場是最安靜的,也很乾淨,就跟他們的城巿一樣。韓國則很忙碌,大家都像不用睡一樣,就一直拍一直拍,好像打扙一樣,超級無敵認真到有點over到亢奮。不過大家都OK,已經習慣了,自己也會跟隨節奏而改變。」
 
Burberry彩色碎花圖案恤衫
 
Burberry藍色長袖恤衫、藍/白色間條上衣、黑色長褲
 
陳柏霖看陳柏霖
要分析各地拍攝風格,可能考起陳柏霖,那麼不如試試來一個自我分析,由陳柏霖看陳柏霖。十多年來演過幾十個角色,他仍然是對《藍色大門》最有情意結:「對我來說當然是第一部電影,《藍色大門》的張士豪,印象最深是我第一次拍戲嘛。那時甚麼都不懂,但也是最接近自己的樣子,因為是導演找到我的嘛。另外,第一次在香港拍《千機變2》時,我也非常深感受,那時我一個人去雲南跟香港劇組拍戲,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出去,那時壓力好大,又要學廣東話,一句都不懂但對白都是廣東話,感覺好困難。」一個人長大了,經歷多了,心態上不多不少都會有些改變,這些經歷,會影響一個演員對角色處理的想法,對陳柏霖來說,入行初與現在比較,要拿捏的,是演戲的意義:「這些年來,我覺得是不斷在改變,有時覺得要突破、要做到怎樣怎樣,但後來又覺得要好好掌握自己做到的,好好說一個故事,也許更重要,然後過後又想再突破,想為自己留下一些好的作品。」回想過去,有沒有一個角色你會認為自己當年做得未夠好?陳柏霖說了是《再見,在也不見》(我倒覺得不錯):「例如說《再見,在也不見》吧,如果再讓我演一次,我希望可以再細膩一點,那時候有些事情讓我分心,而且有三段三個角色,其實很難,希望可以演出另一個層次。其實每個角色都有遺憾,會想當初怎樣做就好了!」那麼,似乎陳柏霖是永遠不會對自己滿意的人,目標也會定得頗高:「其實每個階段都不斷在跳躍,沒有一定的標準答案,也沒有一早設定的目標。只是要繼續去拍出自己最滿意的作品,現在還沒有,也許就是下一部吧!」
 
Burberry白色喱士拼花邊圖案上衣、白色恤衫、黑色長褲
 
TEXT / ANSON TANG    PHOTO / Michael Wong 
STYLING / TRACY ON    MAKE-UP / 蔡旻錦(雙雙)    HAIR STYLING / 陳明月MIA
PRODUCTION / TIMM@BLACK MAGIC PRODU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