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GOOD TIMES
光影濃縮時間的痕跡

UNO GUY 鄭愷

從2014年到2017年,《前任》系列在四年裡拍了三部,鄭愷是三部無一落下的大滿貫成員。有人用「現代都市韋小寶」形容鄭愷扮演的余飛,一身痞氣,滿口段子,但又痞而不壞,讓人恨不起來。回頭看這三部電影,隨著自己年齡和閱歷的成長,角色被賦予了不同的色彩。在某種程度上,余飛和其他作品中的角色一起,共同代表了不同時段,不同心境的鄭愷,用光影濃縮了時間的痕跡。

18億先生

元旦假期未結束,新年檔最大的電影黑馬已經誕生,有人用2018年第一部「現象級」電影來形容《前任3:再見前任》。電影上映11天,票房就超過了15億,至截稿時已突破18億。網絡上飛滿了文章,討論這部愛情喜劇,為何一下成為賣座電影。 有影評人在事後總結,《前任3》雖然描繪了一對「好基友」彼此不同的情感故事,然而他們從相戀到分手的原因,影片始終語焉不詳,這為觀眾代入,提供了合適的土壤。如果要從第一部《前任攻略》開始算起,《前任3》的群眾基礎,從2014年就開始打下了。從那一年開始,鄭愷扮演的余飛在兩部電影裡插科打諢,幾乎包辦了所有笑點。籌拍第三部的時候,導演田羽生找到鄭愷,他沒有多想就答應下來。已經演過前兩部,面對系列確定的最後一部作品,鄭愷也不希望缺席。「既然之前演了,就給這一系列畫一個圓滿的句號。」 用導演田羽生的話來解讀,三部電影雖然都以「前任」為題,但是講述了愛情中面對的不同狀態和問題:第一部是講前任對現任的衝擊,其實是因為彼此不夠信任;第二部討論了男女戀情中的備胎;第三部描繪了戀人是如何變成前任的。《前任3》中的余飛仍然是那個滿嘴跑火車的「老司機」。為了不讓女朋友看到微信,他故意將手機掉到火鍋裡,臉上寫滿了「你打我呀」的佯裝無辜與套路。面臨分手上,他別出心裁組起了坦白和了斷,然而沒想到感情卻分不清理還亂的。 用鄭愷的話來說,電影裡的余飛就是曾經的他:表面老司機,內心很專一。雖然角色在電影裡看起來有些誇張,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對應著真實存在的一類男性。 「我想說存在即合理,女性朋友們應該感謝我們把這種男性和他們真實的想法用藝術手法呈現出來了。」 用影迷的話來說,這部電影的成功之處,並不在於提供了某種都市男子圖鑑,而是讓80後和90後在感慨和回味感情之餘,感受到時間的存在。「韓庚和鄭愷在不經意間演出了一股勁兒:少年長大了,穿上西裝打上領帶,他們便覺得自己成熟得所向披靡,但在面臨感情問題時,永遠是那個迎著夕陽,脆弱蹣跚的小男孩」。

面子太不重要了

網絡上有人在「為甚麼喜歡鄭愷」的問題下回答:雖然已過而立之年,你卻仍能從他身上發現孩子氣,他的微博上隨處可以看到這種孩子氣。自己的媽媽,《奔跑吧》節目裡的兄弟無一不是他吐槽的對象。當然,他也沒有放過自己。在自己分享的小視頻裡,他給自己塗上鮮豔的口紅,模仿女孩化妝後小心翼翼吃東西的樣子,卻又故意將一塊碩大的獼猴桃一口放進嘴裡。 「放得開」是很多人對鄭愷演戲的第一印象。出道之初,他進入大眾視野的大多是喜劇作品,從情景喜劇《都市六人行》到《家有外星人》,再到毫無顧忌穿起了女裝的《加油吧實習生》,數量繁多的喜劇讓鄭愷在演戲時放棄了自己的偶像包袱。和大多數年輕演員一樣,他也一再表示對自身的發展並沒有規劃。然而他並沒有俗套地將一切歸結於機遇。「我想說市場需求決定了一切。」鄭愷親身感受到市場的風向。從《致青春》到《匆匆那年》,鄭愷在兩年裡接連演了好幾部青春片,幾乎要成為青春片專業戶。在一個類型的電影沒有被市場吃透之前,一定會繼續有需求的。他定義一個年輕演員成功的方式也與眾不同。「你演過甚麼類型的角色,然後當有類似角色時,第一時間想到你就算很成功了」。

超額完成

拿到《致青春》裡許開陽一角的過程大概就是鄭愷三言兩句描繪的情形。趙薇籌備自己的導演處女作,想找一個「富二代」男二號。有人推薦了鄭愷。趙薇約他來試戲,給他一段台詞。「那時我已經拍了差不多30部戲,積累了30個角色。所以試戲時其實不必再去努力地調動情緒,我只需要把前30部戲的某幾個角色拎出來,放到他們面前就可以了。趙薇說是富二代,我說好,就把曾經演過的富二代搬過來了」。 作為導演處女作,趙薇拍得精益求精。電影拍攝週期超時一個多月,在現場趙薇對演員的調度也稱得上激烈。拍攝一場宿舍的打架戲,鄭愷已經滿頭大汗,聲嘶力竭,然而趙薇始終沒有點頭休息的時候,她走到鄭愷身邊,問他:「要是現在有人抽你一個嘴巴,你會不會感到很憤怒?」鄭愷以為趙薇在開玩笑,笑著說:「可以啊。」結果瞬間被打了一個耳光。一旁的包貝爾瞬間被嚇傻了。痛感激發了鄭愷的鬥志。「也不光光是那一個耳光的作用,可能是情緒恰好在那一瞬間被調動起來了。至於『面子』問題,我當時根本沒顧得上想。男生拍戲被打一下,這都不算甚麼事兒,對當時的情況來說,面子太不重要了」。 大概正是從《致青春》起,鄭愷開始在大銀幕上攻城略地。如果說馮小剛的《私人訂製》裡,他飾演的心靈麻醉師馬青還有之前眾多喜劇作品的痕跡,那麼在張藝謀的《長城》裡,他飾演的文官沉大人則展示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鄭愷。演完《長城》,張藝謀又與鄭愷相約,邀請他出演了自己的另一部古裝電影《影》 。 如今看來,這個目標已經超額完成了。讓鄭愷形容一下自己不​​工作的情形,他反而想不出來了:「閒下來,我就不知道幹甚麼了。」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佬味濃系列
年過45愈老愈有味道

16, OCTOBER, 2018

 

真的辭演了
So Long to Chris Evans

5, OCTOBER, 2018

 

在人生高鐵上
楊祐寧

11, SEPTEMBER, 2018

 

時間,就在自己手中
王陽明 生活工作找平衡

3, AUGUST, 2018

 

記得《Born This Way》的他嗎?
Zombie Boy自殺離世享年32歲

3, AUGUST, 2018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