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平淡的小日子
春風等閒度 趙又廷

UNO GUY 趙又廷

出道十年,趙又廷演得了文藝片,又有爆紅的網絡劇集《護體》,但他最可貴的是對生活的熱愛和不緊不慢的態度,身上有著難得一見的沉靜和對人對事的尊重。十年過去,「我好像沒甚麼不一樣,還是喜歡過自己平淡的小日子。」

題題題題題題

在出道十年的粉絲分享會上,趙又廷發起了一個交換書籍的活動,他自己送出的是吉田修一的《橫道世之介》。這本書講的是一個對人對事只說「Yes」的小城青年,第一次離家來到東京求學。「一個非常奇怪的傢伙,很容易就會開心滿足,有自己的一套邏輯跟原則,把很多大家放在心上的事情不放在心上。他就是充滿正能量的一個小太陽,不斷地溫暖別人,其實他並沒有意識到為你做好事。」這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看作趙又廷本人或者他想成為的人。 在封面拍攝的當天,化妝間的門壞了,繞「之」字走過遮在入口的兩道窗簾,我們見到一身舒適駝色毛衣黑褲的趙又廷,他坐在黑色的真皮梳化的一邊,特意留出一半的位置。他也一套有自己的處事邏輯和原則,身上有今日娛樂圈難得一見的沉靜和對人對事的尊重,比如幾乎每一次採訪總是在拍攝完專門留出時間,對人永遠謙和有禮。 還有他對生活的熱愛和不緊不慢。比如他身上最耀眼的是左手無名指上金色的婚戒,和太太高圓圓一直情深意篤,跟好友林更新一起打著遊戲的間隙,他都會跑去給太太打個電話。哪怕是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爆紅之後,他卻說,「我好像沒甚麼不一樣,還是喜歡過自己平淡的小日子。剛剛過去的2018年大家進入到所謂的寒冬期,下半年有點兒動盪,但我覺得我還好,反正做我自己喜歡的,好好拍戲,好好過自己的小日子。」語氣如此平實無爭,但他演得了爆紅的網絡劇,也有文藝片《護體》,戲裡永遠是波瀾壯闊的樣子。至於他小太陽的一面,從他發起名字叫「光合作用」的公益活動,就可窺見一斑。

波瀾壯闊

距離《蘭心大劇院》拍攝大概過去整整一年,趙又廷講述了出演婁燁這部文藝片的故事。這部電影可以用一句話概括為,鞏俐飾演的明星「於堇」在二戰時以明星身份從事的諜戰故事。趙又廷在其中出演劇院導演和男演員,搭檔鞏俐和小田切讓,讓人尤為期待。「我也很期待,因為我不知道這部戲會是怎麼樣的,婁燁導演發出邀約,我蠻意外的,然後就跟他見面,大概聊了這個角色,我就回去看了劇本。」劇本他看不太明白,婁燁說,「你可以不用看劇本,反正我也不會按劇本拍。」於是在現場,趙又廷體驗了一種從沒有過的狀態,幾乎一半以上都是即興表演,台詞最大化的自由。 但他又有疑惑,二戰、太平洋、女星、間諜這些關鍵詞堆疊起來,讓人覺得是典型商業片的套路,趙又廷又問婁燁,婁燁說,「你放心,我不會拍出一個商業片。」拍這部電影幾乎是對他出道十年來表演經驗的顛覆,很多時候婁燁讓他覺得不像印象裡的導演,不會給他引導。比如一場劇院要開演前15分鐘的戲,婁燁只會給一個大概的調度,比如群演走來走去,在化妝或換衣服,而趙又廷要表演的狀態,可以是急匆匆催著很多人準備上場,也可以是跑到空無一人的走廊很喪地抽煙。 「拍完一條導演會說,剛那條特別棒非常好,我心想終於過了,接著他又說,再來一條完全不一樣的。我覺得他是一個真實的記錄者,他只要真實的東西,他不需要你設計任何的,也不要你的技巧。」最顛覆的是長鏡頭。這部戲幾乎每一場都是長鏡頭,有一場拍到了35分鐘,所有的台詞都已經說了兩遍,導演還是不喊cut。好在場景都是真的,趙又廷就去問戲中的服務員要一杯咖啡,抽煙,接著導演還設計了一些,比如有人過來催他說導演時間差不多就可以開始。但這些完了之後,導演還是不喊cut,他就只好順著演下去。結果發現沉默其實也蠻迷人。 多面的是,2018年下半年他還拍攝了一部職場劇《平凡的榮耀》,出演一個有點粗魯的職場經理。配音的時候他看到成片發現自己第一次不是判斷演得好還是不好,而是都能接受。有意思的是,除了狄仁傑,這是他第二次不談戀愛的戲。平時他是有強迫症和潔癖的人,但在戲裡他出演一個不修邊幅、沒禮貌、做事莽撞的經理,桌子上常堆著亂七八糟的文件。所以每次收工回到酒店,他第一時間就是洗手,趕緊跟角色告別一下。 讓人好奇的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後,趙又廷是不是為流量有了更多的考慮?「如果是同樣好的製作團隊、導演、角色跟劇本,我可能不會抗拒。但演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後古今中外的霸道總裁都找來了,為甚麼一個都沒有拍,很單一的霸道總裁,沒意思。」所以打動他的是這個有點兒骯髒的職場經理,他甚至建議自己可以在戲裡禿頭、大肚,更醜一些,只是片方沒同意。

歲月靜好

出道十年,趙又廷心目中的大事件有剛出道時的感悟。「可能就比較大起大落了一下,一下受到很多人的讚美人,一下又跌到谷底受到所有人的謾罵。」從小爸媽和家庭給了他很大的安全感,「他們給我灌輸的一個概念就是,家庭是你永遠能夠依靠的溫暖港灣。我回頭去想,這肯定是很大的一個能量。所以我心就比較大一點兒。」 他從12歲到大學畢業,都生活在加拿大小城維多利亞,這對他影響深遠,他曾在之前的採訪中說過,「從溫哥華坐船一個半小時到溫哥華島,最南邊的城市就是維多利亞,我在那裡從小學五年級一直念到大學畢業,那裡生活節奏超慢,人均年齡60歲,養成了我沒有競爭的性格。」所以他身上有那種歲月靜好的溫和以及不為外界改變自己生活節奏的篤定。 出道十年的活動,他做了一個十周年和自己的公益活動「光合作用」相結合的粉絲見面會,具體內容是讓每一位粉絲互換所愛的書。現場有一位大概6、70歲的韓國老奶奶粉絲,特地從韓國飛過來,奶奶英文很好,送給了他一本英文書。故事他已經讀完了,「其實講的有點喪,一對父子在世界末日之後,地球百分之九十的人口都已經滅絕了,就剩下這對父子在辛苦地覓食。老奶奶可能想表達親情的重要,確實還蠻感人的。」他愛讀書,又大方笑稱最近比較荒廢時光,沉迷手游。他分析也可能前段時間看了一些不好看的書,沒了興趣。 出道十年,關於自己心目中最大的事件,他脫口而出是「結婚」。「影響最大的是建立自己的家庭,有另外一個地方會讓你有歸屬感。本來結婚前我都是回到家,跟爸媽在一起。到真的自己成家了,覺得我有兩個家就還蠻開心的,有兩個地方可以讓你為所欲為。」他開心又調皮地笑起來。 都說他寵妻,他自爆其實自己也很懶。「所有的家事裡面,我唯一很願意去做的是洗碗和做飯。但是拖地、掃地、洗衣服、晾衣服,我都不喜歡,剛好是圓圓喜歡的。」 封面拍攝的時間正值春節前夕,接下來他將回到台灣過年,此刻他起分享熱騰騰的過年生活,「就跟大家沒甚麼不一樣,比較傳統,包餃子、跟親戚拜拜年。我們家還是會給長輩磕頭的,初一回去給爺爺磕頭。但我們家的規矩是結了婚以後就沒有利是了,開始給壓歲錢,我已經給了四年了,就等著有孩子再收利是了。」 所以大家看到的他,是一個溫文爾雅、生活和工作平衡得很好的男演員,他自己也說,「我和娛樂圈兩級分化,想過平淡生活。」而此間的平衡術,「我覺得一直都是挑戰。你想要兼顧的話,就必須要花出比常人更多的一份努力。」他的經驗就是,「你不能太率性、太任性了,要真的把自己切割開,然後要做好功課。要經常拍戲,但是我不能一部接一部地拍下去,要不然家人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所以就是要劃分好。」 所謂歲月靜好,不過是他把波瀾壯闊的一面隔開來了。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專訪:從「步行」思索生活藝術
CAMPER與李霽的植物空間

9, APRIL, 2019

 

從發現號到奮進號
RubberBand

18, FEBRUARY, 2019

 

荷里活大鵰王之爭
綜合八千裸戲後的答案是…

22, JANUARY, 2019

 

We need to talk about EZRA
主流偏鋒間肆意遊走

3, JANUARY, 2019

 

美麗新生命
余文樂

28, DECEMBER, 2018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