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赫爾辛基的那天
孤獨之下 文藝之上

30, OCTOBER, 2020

來到赫爾辛基的那天,當地時間15:32分,天已經濛上了一層肉桂色。沒過多久,天就全黑了,霓虹燈與夜色握手言和,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極夜天。有人說,初到赫爾辛基,會時時刻刻體會到來自陌生人的距離感,因為這是一個全民社交恐懼的城市。連赫爾辛基人都會拿這個開自己的玩笑:內向的人在和你說話時會看著自己的鞋,外向的人會看著你的鞋。這是一個獨自逛街、獨自喝咖啡、獨自進餐都非常舒適、自然的城市。在這裡,做甚麼,穿甚麼奇裝異服都不會有人側目,有時「冷漠」也是禮貌的一種。

轉角遇設計

在21世紀的世界設計中,北歐設計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而芬蘭則又是北歐設計的代表。僅僅在赫爾辛基大區就有著約1萬名設計專業人員,要知道芬蘭全國總人口也不過500多萬。赫爾辛基是設計之城,2012年主辦世界設計之都活動留下的「赫爾辛基設計區」覆蓋市中心幾個城區,所以很多店面櫥窗上會貼有「Design District Helsinki」的標誌。

 

 

MARIMEKKO

如果你問芬蘭人最喜愛甚麼牌子的衣服,多半以上的人都會不假思索地說出Marimekko。幾乎每個芬蘭人都至少有一件來自Marimekko的衣服或飾品,去芬蘭人家做客也一定會看見幾件Marimekko的家居用品。Marimekko設計都是取材於大自然,不浮誇、不奢華,這樣崇尚天然的品牌卻通常能給人們帶來最貼心的溫暖。每次從Marimekko赫爾辛基旗艦店櫥窗前走過,旅人們都會駐足觀看,即使時間匆忙,也滿足於透過玻璃觀看櫥窗裡懸掛的那些色彩明亮的布料,這是風吹過草的搖動、島嶼周邊的圓石、憂鬱的岩石與土地呈現出來的圖案和色彩。

 

 

ARTEK

自然給了芬蘭人一種能量的內在源泉。而被譽為「北歐現代主義之父」的Alvar Aalto一生留下無數經典作品,他設計的家具、燈具、織物、玻璃器皿影響了全世界的生活審美。1935年Alvar Aalto夫婦同好友一同創辦了Artek設計品商店,希望用簡潔有自然質感的家具引領生活方式走向現代。Alvar Aalto創立的Artek很好表達了品牌所蘊含的Art和Tech的寓意,成為簡樸暖系北歐風的代表。他的理想和勇氣以及將一個小凳子持續生產60年的魅力並不是一兩句話所能描述的。在Artek裡舉目都是經典設計,比如簡單的Stool 60椅與甜美的Golden Bell燈。如果你是家具愛好者,這裡就是天堂樂園了。赫爾辛基有很多家Artek家居店,不光是設計,連店面陳列都是一種美的享受。

 

注重設計的咖啡館

赫爾辛基咖啡館的一大特色就是注重設計,芬蘭人把設計和咖啡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從咖啡館的整體空間設計到店內物品擺放都十分講究,每個細節都體現了芬蘭人對生活、美學的理解與詮釋。有人說,理解了芬蘭人的咖啡和設計,就理解了他們的生活,反之亦然。

 

 

GOOD LIFE COFFEE

為甚麼要叫「Good Life Coffee」呢?店裡的小哥答道:「在這裡你可以避免壞生活的干擾,生命那麼短暫,一定要用美好的事物來填充。」跟赫爾辛基人一樣,這裡的門面相當低調,只在外面標註了一個Kahiva(咖啡),甚至連店名都沒有,一不小心就很容易錯過,卻被很多赫爾辛基人評價為「最棒的咖啡店」。店主曾多次獲得北歐咖啡烘焙大賽大獎,連咖啡豆都是他親自選擇和烘焙的。簡簡單單的張原木桌子,不像是在等待顧客,更像是在等待知己,等待真正懂得欣賞這杯咖啡和這種生活態度的人。

 

 

RAVINTOLA KAMOME

還記得那部在赫爾辛基拍攝的日本治愈系電影《かもめ食堂》(海鷗食堂)嗎?鏡頭裡沒有波瀾起伏的情節、沒有刻意做作的對白,也沒有華麗的佳餚美酒,整部電影的感覺安定、平和,像極了人印象中北歐那種內斂含蓄、沉穩低調的生活氛圍。如果你來到赫爾辛基,一定要去真正的海鷗食堂坐坐。室內的裝潢和電影中已經不大一樣了,但還是能看到一些影片中的痕跡。海鷗食堂內的佈景精細讓人賞心悅目,咖啡杯、碗碟都是選用芬蘭家喻戶曉的品牌Iittala和Arabia。這些美好的陶瓷或玻璃物件,讓食物變得更溫暖,也讓海鷗食堂更清新明快。

 

 

MOOMIN CAFE

跟我們小時候看《小肥肥一族》長大一樣,芬蘭人的童年不可或缺的卡通人物就是姆明(Moomin)了。這個白白胖胖、看上去像河馬的姆明一家是上世紀40年代芬蘭文學作品中的角色。如果你也喜歡姆明,這家Moomin Cafe就非常值得你來打卡了。而且大到窗戶裝飾,小到馬克杯餐巾紙到處都是姆明的形象,在這裡吃藍莓批喝熱可可都是盛放在姆明的盤子和馬克杯裡的。

 

住進花園裡

 

ST. GEORGE

位於赫爾辛基老教堂公園旁的St. George酒店,是新文藝復興與芬蘭現代主義的完美融合。酒店建築由芬蘭著名建築師,也是芬蘭國家劇院的設計者Onni Tarjanne於1840年開始設計建造。與城中其他豪華酒店相比,這裡更像是一座美術館,陳列著300多件芬蘭和國際藝術家的藝術品,其中一些是從芬蘭國家美術館借來的。酒店大堂吧「溫特花園」是一個精心設計的玻璃屋頂的庭院,連接酒店的兩個側翼,主題完美地映射了18世紀室內花園。除了著名廚師Mehmet Gürs打理的Andrea餐廳,酒店地下一樓的另一個驚喜是《Monocle》的商店,售賣雜誌的周邊,從家具到生活用品一應俱全。

無論是Flow Festival音樂節上肆意狂歡的年輕人,街心公園嬉笑玩樂的孩童,還是市集上挑選水果的白髮夫婦,這座以輕鬆簡單的方式尋求生活歡樂真諦的城市,讓每一個生活在這裡的人都有平和的面貌,這份隨意舒適也感染著來到赫爾辛基的旅人。

 

全民蒸桑拿

 

ALLAS SEA POOL

你也許還不知道,「桑拿」(Sauna)一詞就源於芬蘭語,也是唯一一個被其它語種採納的芬蘭詞。芬蘭一共不過540萬人,而桑拿房的數量卻超過300萬間。不僅在國會大樓裡有桑拿,連世界各地的使領館裡都有桑拿,赫爾辛基市內的一家漢堡王連鎖店裡也有桑拿房。和芬蘭傳統桑拿房相比,Allas Sea Pool更像是一座遊樂場。摩天輪桑拿廂能同時容納四個人,可以一邊蒸桑拿,一邊在40米的高空上欣賞波羅的海的風光。最刺激的是芬蘭赫赫有名的「冰火遊」。這裡有兩個游泳池,一個是熱水池,一個是冰冷無比的海水池。熱水池溫度在28度左右,蒸完桑拿或是在熱水池裡暢遊之後,馬上跳進冰冷的海水池裡堅持10秒。一熱一冷,是芬蘭人保持身體健康的秘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