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GUY

高以翔
讓你愉快

26, NOVEMBER, 2015

每一次看到高以翔,都是同一副完美的男士樣子;要不就是看到他在籃球場上展現其強大身影。沒有跟他相處過的話,大概想象不到他會是一個如此愛玩的人。他說這是男人的責任:無論是幽默或者是搞笑,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讓身邊的人感到輕鬆愉快。

MOK
DIGITAL CONTENT DIRECTOR

 
 
Gucci 啡色麂皮長褸、粉紅色 tee 及藍色牛仔褲
 
Gucci 綠色花卉圖案 bomber jacket、粉紅色 tee 及綠色花卉圖案短褲
 
偶像不再
Godfrey 牢固的男士形象,相信不少部分來自於他在熒幕上演出過的許多角色,貫徹了上面形容到的那種冷峻完美樣子。不過他本人其實還是很多面的,就像他早前在美國拍攝了一齣有關 19 世紀舊金山華工血淚史的獨立電影《Jade Pendant》(暫譯「翡翠頸鍊」),所飾演的一位堅毅不拔的中國礦工二代,很難想象灰頭土臉的他吧?出道九年後,感覺這名演員開始擺脫「偶像」兩個字的制約,展現真正的光芒。
「今年還在大陸第一次演出了古裝戲,角色是三國時代的呂布,需要穿上沉重的衣服騎馬,算是蠻辛苦的,但非常好玩。」1.95 米的身高、粗眉濃鬍的他扮演呂布,就像他演過的其他「高富帥」角色一般,都是如此的理所當然,但還有一種應該也很適合他的角色,他很想嘗試而直到現在還沒有演過:「我希望能夠演出警匪片一類需要參與有很多動作場面的角色,或者像是占士邦那樣,哈哈。」
2015 年 Godfrey 花了許多時間留在美國和加拿大,不單為了拍戲,還為了拍攝一輯介紹加拿大的旅遊節目:「雖然自小在那邊生活,但這次拍攝所介紹的地方我都沒有去過;看著那裡的人和風景,好像是重新認識自己長大的地方,感覺很深刻。」深刻的還有那裡的工作模式,「每天規定只能拍攝十小時,工會也限制周末必需休息,跟在亞洲的拍攝比起來,有點像度假啊(笑)。」
 
Gucci 黑色飾白邊西裝皮褸及紅色拼格紋衣領恤衫
 
磨練而來的開朗
「當演員來說,我希望能夠盡歷呈現每個角色的獨特之處,所以這一刻只想獲得更多不同種類的演出機會。」本期我們談到笑匠,雖然 Godfrey 的「高富帥」作品眾多,我們也找到了較具喜劇感的另類的一個他:《錢多多煉愛記》的許飛。你自己喜歡演喜劇嗎?「其實我也很喜歡演這樣的角色,平常的自己很愛開玩笑,喜歡默默的整蠱別人,能夠像平常生活一般的演出,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觀眾來說應該會跟過往很不同吧。」
當年拍攝《錢多多煉愛記》時認識的外國人 Mike 隋(隋凱),搞笑功夫就讓他到現在還記住。「還記得那時候劇組剛吃過飯,Mike 隋就在我們面前模仿孕婦不同時期的肚子,笑得我們都要噴飯了。他真的很會演,能把大家的心情都搞輕鬆,再開始投入工作。」其實 Godfrey 從前也真的曾經如他的模特兒外型般冷峻,只是演藝的磨練加上成長,才變成現在的他,「我是個慢熱的人,但身邊的朋友都很愛玩,整天都嘻嘻哈哈的,然後我也慢慢轉變過來了。」他當年到台灣一心計劃打職業籃球,害羞而不擅表達自己,因緣際會踏入演藝圈,就連性格都開朗起來,這就是人生吧?
 
Gucci 黑色飾白邊西裝皮褸及紅色拼格紋衣領恤衫
 
幽默是種責任
喜感靠的是肢體和表情,但回到「風趣幽默」的話,語言還是非常重要的一環。Godfrey 在溫哥華長大,十年前回台灣走上演藝明星路,也一道重新學習了中文。「當年第一次演出沒有很成功,於是先停下來上表演課程、學習中文矯正發音。」中國內地的拍攝對說話咬字的要求非常高,Godfrey 能參與其中,已足夠證明了他的努力。「現在自己的中文水平算是可以了,但跟英文比起來,說實話其實仍差很遠;如果用英文來演戲,我想還是會比較順口。如果有機會演一些像《Friends》、《Modern Family》、《Entourage》那一類美式處境喜劇,應該會很有趣;或者像韋史密夫年輕時演出的那部《Fresh Prince of Bel-Air》,我自信可以演得不錯,哈哈哈,大家也許可以看到一個不一樣的我。」
華人的幽默跟西方人的幽默很不同,在北美成長然後回流台灣的 Godfrey,在這一方面倒是不覺太大矛盾,只因他明白說到底兩者其實還是同一回事,「我想幽默跟搞笑可能有點不一樣,但其實最後都是希望能夠讓身邊的人愉快。男生一定要幽默感,這有點像是一種責任吧?」
 
 
TEXT / MOK   PHOTO / LESLIE KEE
STYLING / HO SIN WAH   STYLING ASSISTANT / ALEX NG
MAKE-UP & HAIR-STYLING / 簡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