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DDLED
被溫暖包圍

UNO GUY 阮經天

乘著真人騷《念念桃花源》 ,阮經天在鄉村裡開啟了一趟「修心之旅」,

當草木復蘇,萬象更新,重啟後的一切也都隨之被溫暖包圍,被溫情治癒。

念念桃花源

阮經天很少接真人騷節目,因為他怕自己不太上心。他天性如此,即使拍電影,他也一定會在一段時間裡,將自己與角色融為一體。他不懂這是不是所謂的體驗派,但這就是他的表演方式,唯有如此,他才能相信角色。在別人看來,他是在表演,唯有他自己知道,這是他在真實經歷著的人生。選擇《念念桃花源》,是因為在經歷了對每個人都極為不平凡的2020年後,他發現自己的很多想法,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轉變。 很多時候,我們能感受到的最大溫暖,其實是來自於陌生人的善意。但在城市裡生活久了以後,我們已經習慣目不斜視地匆匆而行,習慣對陌生人戒備和警惕,甚至習慣了與隔壁鄰居老死不相往來,心的外邊似乎也被包裹上了一層鋼筋水泥。 阮經天希望能有這樣的一段假期,抽離原有生活,回到小時候自在、無憂的時光裡,回到那個鄰里相睦、夜不閉戶的村莊,去體味真正的人間煙火味。 真正的桃花源,其實是我們的赤子之心。

特別的一年

m:men's uno R:阮經天

m:過去的2020年,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非常特殊的一年,現在回望,有哪些值得記錄的時刻?又有甚麼不一樣的感悟?

R:2020年對大家來說都是特別的一年,但對我來說,其實是給了自己一個機會,做了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現在想想,我反而是幸運的。我從20歲開始做模特,18年來,跟家人相處的時間非常少,且都是個別的、零散的相處。三年前,我將家人全都接過來跟我一起住,去年更是因為疫情,我有更多時間和他們朝夕相處。也是在這一年,我奶奶去世了,雖然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但過程中,我能全心全意地陪伴在她身邊,也算沒有留下遺憾,所以換個角度講,我也是幸運的。

m:你跟爺爺奶奶的感情很深吧。

R:對,我從小是爺爺奶奶帶大的,算是隔代教育長大的小孩。爺爺最疼我,但他現在誰都不認識了,我會逗他,你結婚了沒?他說沒有。就很好笑。其實人生就是這樣的,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

m:除了家人,你之前有過跟別人合住的經歷嗎?

R:有,我從16歲開始,不管在游泳隊也好,還是出去外邊工作,都有跟人合住的經歷。尤其是當模特時,我跟另外兩個朋友合租了一套公寓好幾年,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是很好的回憶,因為家裡隨時都有人,難過的時候,他們就能安慰你。 m:跟別人合住最擔心甚麼? R:怕生活習慣不一樣吧,因為我媽媽就是一個特別勤快,手腳極其利索的女人,她對生活非常有要求,你去我們家,隨時用手指頭摸窗框的縫,都摸不出來一點灰塵。所以我後來自己住,也習慣把屋子收拾得很整潔。以前我們家從來都沒有零食,也沒有飲料的,冰箱裡永遠只有無糖綠茶、牛奶和水,現在才會為客人準備一些。

m:難怪你在《念念桃花源》裡會是家務擔當,你的廚藝也是很讓人意想不到。

R:以前我對做飯沒有甚麼興趣,但前年拍了一個電視劇,在劇裡,我飾演一個米芝蓮大廚,為了這個角色,我專門去練習了做菜,然後發現,不管是切菜還是炒菜的過程,其實都還蠻療愈的。當你喜歡上做飯以後,你就會努力想要重現你曾經品嘗過的好味道,那個過程很上癮

多了一個視角

m:是不是每拍一部戲都能讓你學到一項新技能?

R:我覺得不僅僅是技能,更是讓你多了一個看世界的視角。比如,我去過不少米芝蓮餐廳就餐,但真正後廚的世界是怎樣的呢?我並不瞭解。但為了拍這部戲,我去上海的一個米芝蓮餐廳,在後廚找了一個位置,觀察了他們七八個小時。那裡跟戰場一樣,緊張的氣氛不異於拍戲現場。在那一方天地裡,主廚就是絕對的王者,他不管怎麼做都是對的,就算做錯也是對,沒有商量餘地。因為去米芝蓮餐廳的人,為的就是這個人,吃的就是主廚的作品。

m:為角色做了哪些準備?

R:如果只是背臺詞、說專業術語的話,對我來講就不是「人話」,我的方法就是,每拍一場做菜的戲,就先把食材準備好,我在自己房間裡先做一次,只要我會做,就用我的方式來演。我覺得演戲首先要過自己這一關,包括角色生病,我也會查這個病究竟有沒有根據。以前拍《鬼吹燈》時,要背一個我不懂的台詞,我也會去查資料,一定是瞭解清楚了以後再去背,這樣才會更有效率。

拼命的動力

m:在《念念桃花源》裡,你到茶村的第一天就跟鄰居們都認識了,這其實也是一種技能。

R:因為我從小就是在眷村長大的嘛,那裡就是一個大家庭的感覺,每個人都認識,所以我跟人會比較親,我也喜歡那樣的相處方式。

m:節目裡你也提到,曾經有過一段低谷期,現在心態調整過來了嗎?

R:那個時期已經過去了,其實從人生來看,高低起伏是很正常的,你不可能一直維持在一個階段。曾經的不開心、失落,也是讓你拼命努力的動力,如果你一直待在舒適區,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進步。很多個下雨天之後,你才會覺得晴天更可貴。

m:《念念桃花源》殺青以後,你還有甚麼工作和生活計畫?

R:殺青後的第二天我就會飛回台北過年,之後會有兩部電影要拍,還有很多的準備功課要做,今年要忙起來啦。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深層多面向
劉以豪

4, MARCH, 2021

 

黑白灰人生
與Jun 邱文駿對談

1, MARCH, 2021

 

追光的少年
與Jerom黃士杰 對談

1, MARCH, 2021

 

來自大自然的他
與Cheng 范成章對談

1, MARCH, 2021

 

做最真實的自己
與Bonb Chen陳允澤對談

1, MARCH, 2021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