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MY LIFE

UNO GUY 蕭敬騰

今次和蕭敬騰的訪問,靈感來自Freddie Mercury的音樂傳記電影《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 。我浮想聯翩︰如果他朝一日有人製作一部有關老蕭的音樂傳記電影的話,裡面將會包括甚麼人物、場景、配樂及情節? Queen樂隊家傳戶曉的作品很多,但電影製作人沒有採用〈We Will Rock You〉或〈We Are The Champions〉,卻偏偏選了艱澀難明、毀譽參半的〈Bohemian Rhapsody〉作為該傳記電影的名字。正如蕭敬騰在訪問中說︰「在人們心目中最受愛戴、最受歡迎的那個我,其實未必是真正的我。」所以當我問他,如果真有一部關於蕭敬騰的電影,他會如何為電影命名的時候,老蕭只拋下了一個字︰《我》。(編註︰ 〈我〉 是蕭敬騰正在錄製還未發佈的一首單曲)

JOEL LEUNG
EDITOR-IN-CHIEF

傳記電影 不日上畫

在一間帶點凌亂的蝸居,陽光鑽過小窗灑進斗室內,把室內揚起的灰塵照亮成泛著點點金光。房門突然被打開,一個小學生沒精打彩地回家,把書包及校服亂丟在地上。悶得發慌的他,在書櫃上隨意找尋可以打發時間的玩兒,這時,他好像發現了一樣東西。鏡頭推近,小學生從書櫃上抽出了一枚唱片,放入唱機內播放;攝影機這時再大特寫唱片封套,那是美國搖滾樂隊Bon Jovi的《Crush》專輯,然後鏡頭特寫剪接到小學生的臉上,隱約看見他的眼內透出了一絲光芒。接著,大銀幕上打出了這部音樂傳記電影的名字︰《It's My Life·我》,影片中的第一首配樂徐徐響起…… "It's my life, It's now or never, I ain't gonna live forever, I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m alive" (節錄自Bon Jovi〈It's My Life〉歌詞) 這是在我的想象中,有關蕭敬騰的那套音樂傳記電影的開頭。我還亂七八糟地幻想,要惡搞美高梅電影那經典的獅子哮片頭,把那頭雄獅換成了老蕭的獅子合唱團在咆哮。 「別開玩笑了!」老蕭莞爾著說︰「要拍傳記電影,我還未夠班呢。我覺得,真的要像Queen樂隊、Michael Jackson這類傳奇樂手,要曾經在樂壇中屹立很長時間,影響過好幾代人的生命,才有資格。我出道至今只有短短的12年,還未有資格到這個位置。而且,傳記電影應該是由別人來致敬及回顧這個樂手來做的,不是自說自話。」 既然蕭敬騰說電影要交由別人來致敬,那麼我就老實不客氣,自告奮勇來充當這個導演角色吧。

第一幕──啟蒙

配樂︰Bon Jovi〈It's My Life〉 要談蕭敬騰,不能不提Bon Jovi;雖然老蕭說這其實不是他最喜歡的樂隊,只是為他打開了一窗門的音樂啟蒙。還是小學生的蕭敬騰,從小已經很喜歡聽音樂,那時主要聽港台的流行曲。沒錯流行曲是很琅琅上口,也很動聽,但始終欠缺一種悸動心靈的感覺──直至偶然在家中聽到Bon Jovi的搖滾樂。 「第一次聽Bon Jovi〈It's My Life〉這歌時,無論是擊鼓的節奏,抑或是主音歌手的唱法,都讓我感到非常震撼。另外主音Jon真的是超帥,不過當時我並沒有想到要傚法Jon,反而最打動我的,是那位鼓手。那種鼓擊的力量一直傳到我心坎深處,於是我就很激動地對母親提出,讓她給我去學鼓擊樂。」

第二幕──傾心

配樂︰Mr. Big〈Nothing But Love〉 蕭敬騰在訪問中坦承,在音樂生涯中對他影響力最巨大的搖滾樂團,就是Bon Jovi和Mr. Big這兩隊。如果說Bon Jovi是老蕭的啟蒙,那麼,Mr. Big就是他音樂修煉路上所碰上的終極高手。「在我學習音樂的路上,那時是我做駐場演唱階段的前後,我接觸及認識了更多不同的樂手和樂隊。在過程中,我開始尋找自己真正最喜歡的音樂,以及摸索自己的風格。最後,我發現自己最鍾愛的聲音就是Mr. Big。他們是音樂造詣及演奏技巧都超高的樂隊,不單主音是靈魂,其實樂團全部四位都是主角,同樣厲害。他們的作品非常正面,每次聽他們的歌都讓我充滿希望。能夠成為Mr. Big這樣的樂手,是我的最大理想和目標。」 "The things we said, Came true today, Cause we listened to our hearts" (節錄自Mr. Big〈Nothing But Love〉歌詞)

第三幕──駐唱

配樂︰蕭敬騰〈一輩子存在〉 在某家酒廊餐廳內,有人在大口吃著牛扒、有人在猜拳喝酒、有人在打架生事,這些在電影鏡頭下都以慢動作進行。然後鏡頭推前,越過這些紛雜混亂場面,zoom-in到台上歌手的臉上。蕭敬騰彷彿完全沒受台下影響,依然投入地、陶醉地唱,甚至嘴角還綻放出了一抹笑容。對他來說,在人生中首次可以用他熱愛的東西來掙錢,無論如何,都是值得快樂的事情。 「對我來說,駐唱是一個沒有甚麼壓力的工作。當然也有需要趕場、需要面對客人不禮貌對待的情況,但整體來說還是蠻輕鬆自在的。可以盡情唱歌,可以用我喜歡做的事情來賺錢,沒有甚麼好投訴的。」 這兩年多的駐唱時間,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學習和鍛鍊的機會。他剛開始酒廊駐唱時只懂唱三首歌,到2007年告別駐唱生涯時,他已經能不用看譜自彈自唱超過一、二千首歌了。老蕭說,駐唱歌手那段經歷,是他音樂路上其中一塊最重要的拼圖,讓他由一個單純喜歡音樂的人,成長為一名真正的歌手。 "城市裡人影交替, 有多少機會交集, 不期然相遇, 意外的美麗" (節錄自蕭敬騰〈一輩子存在〉歌詞)

第四幕──踢館

配樂︰曹格〈世界唯一的妳〉 我坦承曾經很掙扎,是否應該把超級星光大道這一幕加進電影裡面,始終這是蕭敬騰歌手生命裡最重要的一個轉捩點吧?不過與其再落筆於這次踢館賽如何讓他一夕爆紅、如何影響他的歌手生涯,我有另一個問題更想知道︰當年老蕭其實是希望報名成為第二屆的正式參賽者,而並非第一屆的踢館挑戰者。現在回想起來,乖乖地當一位正式參賽者,抑或做一名具「侵略性」的挑戰者,哪一種更符合蕭敬騰的性格? 對於這個問題,老蕭思忖了好久,然後才回答︰「說實話,兩種都不符合。」再停頓了一會,「當年我其實是那種討厭甚至乎鄙視唱歌比賽的人。讓我來告訴你一個故事︰我在超級星光大道之前,其實曾參加過一個規模很小的歌唱比賽,參賽者的水準都很一般,所以我當時很有自信一定能拿冠軍。結果我只拿第五,而當我知道賽果後很難過,然後爆哭,心裡便從此認定,這類歌唱比賽的賽果都是內定的。所以我後來參加超級星光大道並非我自己的意願,是一位工作上的前輩幫忙報名推我去的。」 有時,一個神差鬼使、一次命運的玩笑,真的會改變人一生的。 "是你,一眼我就認出來, 這是命運最美麗的安排" (節錄自曹格〈世界唯一的妳〉歌詞)

最後一幕──獅子

配樂︰獅子合唱團〈LION〉 人們都說,2016年蕭敬騰以獅子合唱團的名義重新出道,是圓了他多年的搖滾樂團夢。不過老蕭說,獅子合唱團存在的意義,其實遠高於此。他形容,過去十年來以個人歌手身份出現的蕭敬騰,是大眾喜歡的那位蕭敬騰,是流行音樂元素打造的蕭敬騰;他等了十年,如今獅子合唱團裡的成員蕭敬騰,才是真實的他。 「我出道的時候,一直以為公司是以樂團名義簽我的,因為當時我本來就是以樂團形式在餐廳駐唱演出,後來才知道,公司是希望我以個人身份出道。事隔十年,我終於得以搖滾樂團名義推出專輯。我那時就想,是否還需保留蕭敬騰這個個人歌手身份嗎?後來我考慮到,這十年來很多人是真的因為蕭敬騰的歌而獲得感動,它已成為了眾人生命的一部分,我不希望這份關係就此斷掉了。所以從這個點開始,我可以這樣區分──歌手蕭敬騰會繼續做一些大眾會喜歡的作品;而獅子Lion,就創作我自己真正喜歡的音樂。」 "在狂奔的我目標是什麼, 就是要讓所有人的目光只因我" (節錄自獅子合唱團〈LION〉歌詞)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DETAILS

MAYBE YOU'LL LIKE
 

巴西混血體操運動員
女士眼中的世界男友

24, MARCH, 2020

 

男人愈成熟愈吸引
5大荷里活男明星對比

20, MARCH, 2020

 

當韓星還沒上位時
那些年讓人熱捧的日本男星

2, MARCH, 2020

 

日本女網友票選
「Top10最想和他交往」男藝人

18, FEBRUARY, 2020

 

窪塚洋介帥氣繼承
兒子窪塚愛流出道

13, FEBRUARY, 2020

BACK TO HOME
CHIC GROUP INTERNATIONAL (HK) COMPANY LIMITED. A MEMBER OF CHIC GROUP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