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蔗渣價錢拍出《忘形水》
唯美畫面如何煉成?

21, FEBRUARY, 2018

《忘形水》以唯美的畫面加上一個打破戀愛禁忌的故事成為了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候選,由鏡頭,配樂組成的流暢節奏加上女主角Sally Hawkins單靠表情及身體語言演活角色,令人不禁為其故事及講故事的畫面所攝服。但在這裡,請容許我街頭小販上身:「一套畫面拍得咁靚嘅戲要幾錢?一億?唔洗!五千萬?再少啲!今日呢個價真係破天荒抵價!一千九百三十萬美金!」

WAYNE LEUNG
EDITORIAL ASSISTANT

前言過後或者你會質疑,本屆的提名影片中,並非最低成本的製作,《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及《訪‧ 嚇》明明成本更低,為何仍然能夠冠以「蔗渣價錢」的形容?答案非常簡單,因為以1,930萬美元拍出唯美的《忘》片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到底導演Guillermo Del Toro是如何做到精準的成本控制?

 

古法拍攝

電影首幕除了能夠在家中看電影的你會否按暫停離開之外,亦能為進場的觀眾提供印象。而所謂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Guillermo Del Toro就以傳統方式拍攝戲初的鏡頭,主角Elisa水浸的家其實滴水不沾,能做到如此效果是因為劇組選擇吊起所有道具及演員製造漂浮效果,再以燈光水汽輔助而做出效果。相對於以CGI繪畫場景,這樣的拍法更節省成本之餘,更顯導演的匠心獨運。

一雞兩味

除了《忘形水》之外,Del Toro手上亦有另一電視劇製作《血變》,而為節省成本,Del Toro更以《血變》的資源協助製作《忘》,但他的做法並未損害《血變》質素,更令《忘》片製作組有免費場地及辦公地方,更可以把上手用剩的道具通通接收,廢物利用。

集中火力

這部電影礙於成本所限,並未有龐大的景觀重現冷戰時期的美國,相反的是見微知著,製作組在8個星期的預備時間內完成了主角Elisa的居所,亦因可以集中資源,令場景能夠造出氣氛。

應洗則洗

相對於控制成本,似乎敢於燒錢更是拍出好電影的條件,但無錢可燒的Del Toro為展現流暢的節奏,更不惜工本的借來了大型搖臂,雖然所費不菲,但Del Toro仍然透過周詳計劃盡力控制成本,只在需要的日子才借來幫忙,大大減低了成本之餘,亦叫人為他的功力驚嘆。

因大眾對此片的評價不一,令編輯難以用「燒鵝味道」一言蔽之,但就憑其畫面及導演的功夫,絕對足以配上「蔗渣價錢,拍出水準」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