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

華麗車房
卡地亞 × 米蘭傢具展

8, JUNE, 2017

記憶猶新,上一次受Cartier之邀出席國外的大型活動,是他們值Pitti Uomo佛羅倫斯男裝周舉行期間,把當地作為了全新腕錶系列Drive de Cartier的宣傳舞台。今次鏡頭一轉,Cartier改為入侵室內設計國度,借著米蘭傢具展(Salone del Mobile)的熱鬧氛圍,在市內搭建了一個「Cartier Precious Garage」,為其最新首飾系列Juste un Clou及Écrou de Cartier的發佈會造勢!

在米蘭傢具展舉行期間,Cartier在市內搭建了一個金光閃閃的「Cartier Precious Garage」,作為Juste un Clou及Écrou de Cartier首飾系列的發佈會場地。
 
這輛Cartier黃金跑車如果駛到街上,必定會惹來哄動吧!
 
充滿詩意的土豪金
上回Cartier將旗下新錶發佈連結上時裝周,藉著Pitti Uomo舉行期間在大街小巷出現的紳士型男,為其Drive de Cartier的男士形象作出最鮮活的真人演繹,這一招讓人拜服。腕錶作為男士們主要的時尚配飾,與男裝周拉上關係,其實是順理成章的。可是今次,首飾和傢具可謂干卿何事,為何要選米蘭傢具展作為發佈會的舞台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只要你看看Juste un Clou及Écrou de Cartier這兩個首飾系列的名字,你就會恍然大悟。法語「Juste un Clou」,解作「just a nail」,而「Écrou」則是「nut」,換句話說,這兩個首飾系列的靈感正是來自釘子和螺絲帽,這兩者剛好是傢具製作的基本零件。
 
發佈會現場以車房工具製成展示箱,展出Juste un Clou及Écrou de Cartier系列的各款首飾作品。
 
攝影藝術家Cerise Doucède抽出Écrou de Cartier系列內的靈魂元素螺絲帽,製作成恍如飄浮在空中的藝術品。
 
今次的首飾系列發佈會,Cartier也算費盡心思,找來市內一間甚有性格、由車房改裝而成的藝廊Garage San Remo,然後與紐約著名視覺藝術家Desi Santiago合作,把藝廊還原成車房;但今次卻是一個以車房為藍本、金光閃閃多美麗的裝置藝術。這裝置藝術的主題乃「When the Ordinary becomes Precious」,意思是Cartier把釘子和螺絲帽這種日常最不起眼的東西,昇華成為華貴無比的珠寶首飾設計。Desi Santiago於是從這個概念出發,把原本合該污穢凌亂的車房,搖身一變化作金光燦爛的展覽空間;再把舊車殼、引擎、輪轂等汽車零件全部鍍上黃金外觀,給出席的嘉賓們帶來了極大的視覺衝擊。原來,土豪金不一定是貶意,只要背後有理念、有創意,土豪金也能充滿藝術價值。
 
法國攝影藝術家Cerise Doucède把千多枚釘子懸吊及拼湊起來,構成了Juste un Clou手鈪的形狀。
 
萬千創意在飄浮
除了Desi Santiago創作的這個黃金車房裝置藝術,在另一邊場館更有由法國攝影藝術家Cerise Doucède創作的作品。這位藝術家最著名的創作風格,就是以隱形的魚絲吊起各種各類日常物件,讓它們彷彿飛起來飄浮在空中,產生出一種夢幻的感覺。今次Cerise順理成章以釘子和螺絲帽作為主題,把成百上千顆釘子和螺絲帽以魚絲懸吊在半空中,並分別拼湊成Juste un Clou及Écrou de Cartier手鈪的形狀,讓人嘆為觀止。
 
法籍古巴裔孿生姐妹組合Ibeyi作現場音樂演出。
 
一眾到場的傳媒及賓客們在欣賞過這兩位藝術家的作品後,大會還以車房工具來製作出饒有特色的展示箱,展出最新Juste un Clou及Écrou de Cartier系列的各款首飾作品,之後,還有法籍古巴裔孿生姐妹組合Ibeyi作現場音樂演出。可能多數人都會對Ibeyi這個音樂組合感到陌生,但原來她倆乃神級古巴樂團Buena Vista Social Club打擊樂手Angá Diaz的孿生女兒,她們的音樂結合電子、各種打擊樂器及雙人女聲,感覺新穎又叫人聽得熱血沸騰。
 
 
 
離經叛道設計師
說回今次發佈會的產品主角Juste un Clou及Écrou de Cartier首飾系列,它們最觸動人的地方,就是把本來日常生活中最平凡不過的物事︰釘子和螺絲帽,化身為精彩絕倫的吸睛設計。而在這兩個系列之間,我又特別想談Juste un Clou這個經典設計,因為在它的背後,可以帶出一位對Cartier品牌影響力深遠的設計師─Aldo Cipullo。
 
在廣告中模特兒穿著筆挺西裝,卻像街童般踩滑板,離經叛道的氣氛不言而喻。
 
首個Juste un Clou系列其實早於1970年代便已問世,由1969年開始加入Cartier的Aldo Cipullo擔任主設計師。Juste un Clou是他其中一個最經典及留名青史的設計,但其實他筆下還有另一款Cartier首飾設計是更加家傳戶曉的。是哪一款呢?你不妨猜猜,貼士是它也是釘子和螺絲帽的朋友……對啦,不就是以螺絲圖案為靈感的Love系列嗎!
 
Juste un Clou系列標誌著破格、不受束縛及不羈的精神,他們最新的廣告也以這些特質作為主題。
 
眾所周知,Love手鐲設計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它浪漫地活用了螺絲圖案,既富裝飾性,也有其實際作用,就是隨手鐲附上鍍金螺絲刀,只有利用這螺絲刀才能把手鐲鎖緊或打開,正如Aldo Cipullo自己形容,這手鐲是「現代愛情之手銬」,象徵婉轉纏綿和矢志不渝的愛。
 
Juste un Clou系列是源於1970年代的設計,但其破格前衛精神,就算來到今時今日也毫不過時。
 
以五金店內毫不起眼的釘子,化成奢華的首飾作品,這在當年絕對是大膽的舉動。
 
有趣的是,Aldo Cipullo之所以在以自由不羈掛帥的1970年代成為其中一位標誌性的設計師,正是因為他討厭任何形式的枷鎖,崇尚離經叛道的破格設計。這個時代標榜特立獨行、不羈前衛及自由開放的精神,混合了hippies、punk、uni-sex等時代特質,Juste un Clou系列就在這種氛圍下應運而生。在這之前,有誰能想到貴氣典雅的珠寶品牌Cartier,會把五金店內幾塊錢便能買到一大把的釘子,變成在首飾店內珠光寶氣的奢侈品呢?
 
Juste un Clou是一個中性的首飾系列,秉承著1970年代開始冒起的uni-sex文化。
 
搖滾音樂那份反叛精神,與Juste un Clou系列的形象不謀而合。
 
據說,Aldo Cipullo的確是一位與別不同的怪雞設計師,別人喜歡逛博物館或美術館找尋創作靈感,他最愛留連的地方除了Studio 54這類夜店外,竟然就是毫不起眼的五金製品店,相信Love和Juste un Clou系列的創作靈感,就是在他逛五金店時觸發的。其後,Cartier再以Juste un Clou為藍本,推出以螺絲帽為主題的Écrou de Cartier首飾系列,把「When the Ordinary becomes Precious」這個源於Aldo Cipullo的設計精神,繼續發揚光大!
 
 
TEXT / JOEL LEUNG
PHOTO / 品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