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

自動駕駛時代正式來臨?
原來世界各地已經正在發生這些事...

12, JANUARY, 2017

在汽車領域,自動駕駛技術一直是讓所有車迷既熟悉又嚮往的名詞。近幾年,眾多汽車品牌都不約而同地show-off了自家的auto drive科技。今天,連iPhone都可以透過Siri進行人工智能的對話,信息時代帶給我們的,或許是和以往工業革命一樣的天翻地覆。汽車已經不僅僅是被動「被駕駛」的冷冰冰機器,它正在漸漸變得「主動」,變得「自動」起來。

 
英雄帖引發的競賽
早在2004年,美國國防部轄下的DARPA (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舉辦了名為DARPA Grand Challenge的比賽,廣發英雄帖,以頭獎100萬美元的重金,邀請全球各界好手進行自動駕駛車輛的競賽,目標是讓汽車在沒有人為控制的情況下自動行駛240公里。超過100組隊伍參加了這次競賽,成績最好的Carnegie Mellon大學隊伍所改裝的Hummer,僅行駛不到12公里,便因轉彎卡在岩石上而無法繼續前行。一次不成,再來一次,科學從來就沒有因為失敗而停止過追求真理的步伐。2005年,DARPA舉辦了第二屆Grand Challenge競賽,並將頭獎提升到200萬美元。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加州史丹福大學與Volkswagen ERL電子研究實驗室合作的隊伍,以改裝的Volkswagen Touareg通過了四次初賽,並在2005年10月9日當天,成功穿越三個狹窄隧道、超過100個急彎以及蜿蜒起伏的山路,自動行駛了212公里,以6小時54分的成績拿下了頭獎,並為自動駕駛歷史翻開了新的篇章。
 
 
2007年,DARPA一鼓作氣,再次舉辦第三屆Grand Challenge,也被稱為Urban Challenge,因為這次96公里的路程之中,自動駕駛車輛不僅必須自動完成賽程,還需要嚴格遵守交通規則及交通燈,並且在模擬場地內,根據車流及路況等,需要自行調整車速和方向並進行閃避。最終,這次200萬美元頭獎被Carnegie Mellon大學與GM合作的Tartan Racing拿下。
 
 
網絡巨頭虎視眈眈
從以上三次DARPA的競賽,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動駕駛技術的演進過程。在最基本的導航功能之上,自動駕駛車輛還必須具備路況判斷、車流判斷、轉彎控制、加油剎車控制等能力,也就是說,從一開始,自動駕駛就與信息科技密不可分。
 
 
 
自動駕駛技術的日漸成熟以及巨大的市場前景,吸引了全球大量機構投入到這場沒有硝煙的「軍備競賽」之中。 2010年10月9日,Google公司在官方博客中宣布,正在開發自動駕駛汽車,目標是通過改變汽車的基本使用方式,協助預防交通事故,將人們從大量的駕車時間中解放出來,並減少碳排放。2011年10月,Google在內華達州和加州的莫哈韋沙漠作為試驗場對汽車進行測試,它甚至聘請了來自DARPA Challenge的一些最好的工程師,比如贏得2005年挑戰賽的史丹福大學團隊軟件負責人Mike Montemerlo、贏得2007年城市挑戰賽的Carnegie Mellon大學技術團隊負責人Chris Urmson等,足以看出Google對於自動駕駛技術的重視程度。
迄今為止,Google在2010年打造出的自動駕駛車,已經進行了超過50萬公里的實路測試,他們甚至信心滿滿地喊出了五年內可以讓自動駕駛車輛上街的口號。同樣是以網絡科技起家的Elon Musk也針鋒相對,喊出將要在三年內由旗下的Tesla推出自動駕駛車輛。
 

 
傳統車廠不甘示弱
在網絡巨頭們虎視眈眈之時,傳統汽車大腕們在自己的領地自然不甘示弱。2013年法蘭克福車展上,平治用一輛S500智能駕駛試驗車,向全世界展示了未來自動駕駛技術實現的可能性。這輛S500智能駕駛試驗車型,順利完成了由德國Mannheim駛向Pforzheim長達100公里的無人駕駛試驗之旅,成功實現城市內及跨城之間的無人駕駛,同時向125年前勇敢駕駛著丈夫Karl Benz發明的汽車的Bertha Benz致敬。
與Google等公司正在研究的自動駕駛車輛不同,平治的S500試驗車並沒有使用那些昂貴的特製設備,他們採用的傳感器多是現已應用在旗下的S級量產車上的產品,只是由工程師進一步挖掘出這些傳感器的技術潛力。自動駕駛的S500試驗車需要自主處理一系列非常複雜的情況,從交通信號燈、環島標識、限速標識到公交系統,再到隨時可能出現的行人和騎行者等等,S500試驗車上所使用的技術已經非常接近量產標準,其中一部分功能已經在新E級和新S級上得到了應用。
 
 
除了平治之外,寶馬、富豪、豐田、福特等等幾乎大部分汽車品牌,都在最近數年展出了自己的自動駕駛實車,並不約而同地將其中某些先進的技術應用到自己的量產車型上,Tesla甚至已經在量產車上裝備了可以完全自動駕駛的Autopilot系統。在自動駕駛領域的群雄逐鹿,看起來才剛剛開始…… 
 
 
相關的法律問題
對於自動駕駛技術,IHS汽車信息娛樂及自動駕駛輔助系統的首席分析師Egil Juliussen曾經有過這樣的評價:「自動駕駛汽車對社會、駕駛員和行人均有益處。自動駕駛汽車的交通事故發生率幾乎可以下降至零,即使受其他汽車交通事故發生率的干擾,自動駕駛汽車市場份額的高速增長也會使整體交通事故發生率穩步下降。自動駕駛汽車的行駛模式可以更加節能高效,因此交通擁堵及對空氣的污染將得以減弱。」
筆者最近幾年體驗了大部分配備自適應巡航系統的量產車,在擁堵的馬路上,它們讓你再也不用擔心追上前車。設定好最高時速和安全距離後,它們會自動與前車保持安全距離並控制車輛跟進,有些車輛甚至可以實現車道保持與轉彎跟隨,非常省心。據統計,自動化汽車每年可以為美國節省數千億美元的交通事故成本、交通擁堵成本以及運輸過程中以人力提高生產力的成本。大概,從經濟學「理性人」的角度考慮,恐怕不會有人拒絕如此輕鬆安全又高效的全新交通方式。
 
 
技術層面的問題都解決之後,相關的法律問題就變得不容忽視。現階段,社會並未對自動駕駛的安全性與意外發生責任問題達成共識。但隨著技術的日益成熟,美國在2012年已經開始對自動駕駛車輛解禁,目前內華達州、加州以及佛羅里達州已經部分開放了自動駕駛車輛的領牌,以推動前期試驗,而歐盟一些國家亦已經開始積極推動相關法律法規的改善。
當前,全球許多汽車製造商和科技公司都在全力開發自動駕駛汽車,但面向大眾市場的商用量產車可能還要等到2020年。試想當年萊特兄弟剛發明飛機的時候,有多少人敢坐上去,又有多少人能想象到有一天飛機會成為人類日常交通工具之一?
 
TEXT / 王君珺    EDIT / JOEL LEUNG    PHOTO / 品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