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腕錶與藝術的戀愛故事│Swatch 藝術展專訪

23, OCTOBER, 2015

Swatch 腕錶相信各位都不會覺得陌生,特別是出生於70、80年代的一輩,Swatch 不止代表創意,更是可以穿戴於手上的時裝。

很多人以為瑞士製造的 Swatch 腕錶中的「Swatch」代表「瑞士(Swiss)」和「腕錶(Watch)」,但其實 Swatch 是代表「Second Watch」,即是每人可以擁有多過一隻錶,如時裝一般可以因應心情與衣著打扮而更換。相比於傳統腕錶,Swatch 以輕鬆與充滿活力的設計取勝,自1983年推出後成為一眾熱愛創作人士所推崇的錶,鼓勵大家以童心出發,感受生活。

Swatch 的另一個特色就是與不同藝術創作單位的合作,自1985年與首位藝術家─來自法國的Christian Chapiron (人稱Kiki Picasso)後,成為Swatch & Art Collection的開篇之作,與 Keith Haring、時裝設計師 Vivienne Westwood以至導演黑澤明都曾與Swatch 合作,推出限量合作錶款,令 Swatch 成為世界上最小的畫布,讓人發揮無窮創意。至今與超過100單位合作推出 Swatch & Art Collection,為了與香港市民分享品牌過往的回憶,特別與尖沙咀海港城舉行《Swatch Loves Art•Best Time Ever》藝術展,展出100隻經典Swatch & Art Collection手錶,同時邀請了 19個本地及國際知名的創作單位,如:美國插畫家Craig Redman、Jeremy Ville、韓國的藝術家團隊Sticky Monster、歌手周柏豪、插畫家門小雷等人,將 Swatch MAXI巨型掛牆錶當成畫布,加入自己的個性與對「時間」及「美好時光」的看法,變成藝術品供大眾欣賞。men’s uno HK 藉著今次機會,與 Swatch 創意總監 Carlo Giordanetti 及今次計劃的合作藝術家 Craig Redman (獨眼卡通人物 Darcel Disappoints 的創作人)會面,探討他們對藝術、「時間」及「美好時光」的見解。

men’s uno = M  Carlo Giordanetti = G

M:舉辦《Swatch Loves Art•Best Time Ever》藝術展背後的理由是甚麼?
G:為了慶祝一個愛情故事,向大眾展示30年前 Swatch 開始與不同的藝術單位合作,亦因為這樣,Swatch 令各藝術單位得到更多人認識。這個項目依然繼續中,並利用不同的方式進行,我們對藝術單位的定義很廣泛,有時裝設計師、廚師及畫家等等,與 Swatch 的宗旨一樣,堅持不同、多元化及與大眾分享。所以今次的展覽不止邀請藝術家參與展出,更讓大眾參與 art jamming 活動,令大眾更接近 Swatch,不止是產品的層面。

M:為甚麼選擇於香港舉辦《Swatch Loves Art•Best Time Ever》藝術展,而不是其他國家?
G:首先,香港是眾多銷售數字最好的地方之一,其次是香港的團隊提出很好的提議,舉行是次的展覽。Swatch 是一個全球性的產品,提供高品質、瑞士製造、具創意與藝術感、可用作時裝配飾,不是很多地方了解 Swatch 的特色,香港是其中之一,香港人活在同樣的信念中,所以我們選擇於香港舉行。

M:「美好時光」是這次藝術展的主題,為甚麼 Swatch 以此為題?
G:Swatch 品牌圍繞兩個原則,一是正面思考,另一樣是創新,我們給予藝術家們很大自由度,只要求不要使用帶政治味道的圖像,因為我們希望保持中立與全球性,還有不管想帶出何種信息,都希望以不一樣的方法呈現。手法不一定是幽默或低俗,但一定要有創意,「美好時光」正好帶出這個精神。

M:「時間」對你來說是甚麼?
G:時間就是生命,我不去想太多,我享受當下的時刻,當然我也會去想未來,但不是很實在的去想像。我不認為時間是種威脅,我不對「老化」感到反感,我也會回想過去,但不是在於它的好或壞,而是當下的情緒。總括之言,「現在」是生活;「未來」代表想象力;「過去」代表情感。

M:你會怎樣形容 Swatch 與藝術的關係?
G:就像戀愛一樣,特別是3年前我們於上海成立了Swatch上海和平飯店藝術中心 (The Swatch Art Peace Hotel)後,可以看到兩者實體化後的地點。不止是藝術家於 Swatch 錶上創作,而是充分體現 Swatch 相信藝術,以一座中心去將這份信念實現,是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

men’s uno = M  Craig Redman = C

M:當初創作自傳式獨眼卡通人物 Darcel Disappoints 理由是甚麼?
C:當我在紐約的時候,做過的項目都是非常複雜,所以有一日我想享受簡單的樂趣,我只花了一天便創造了 Darcel 並且為它建立 blog,所有東西都是簡單為主──一隻眼、一隻腳,非常具可塑性而且可以隨時創作上載到 blog 上。

M:Darcel Disappoints 名字的由來是甚麼?為甚麼它只有一隻眼睛?
C:老實說,我只花了兩小時便將 Darcel 創造出來,所以真的非常非常簡單,我只覺得它只有一隻眼睛看起來更好,更與別不同。於同一天定好名字,我記得我從 Google 找尋靈感,Darcel 的法文意思為「黑暗」,Darcel 本身的性格就是帶點陰暗,所以我希望名字能反映出它的性格,而且非常簡單易記。Disappoints 是希望能反映出真實,很多角色都是代表開心,但現實總會有不如意的時候,所以我取 Disappoints 為它命名。

M:「時間」對你來說是甚麼?
C:時間流逝,代表年紀愈來愈大,但同時代表你的閱歷豐富,變得更有智慧,能夠創作出從前未曾想過的作品,所以既美好同時令人害怕。對於未來我充滿好奇與期望,因為充滿無窮的可能性,令我感到相當刺激。

M:你覺得你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是甚麼時候?
C:從澳洲移居紐約發展的時候,紐約是一個充滿動力和創意的城市。不論是參觀一場演出或展覽,抑或與欣賞的藝術家會面,都能刺激到我的創作靈感。而且整個城市散發著創作力和提供不同的機會,令我對自己的作品更有自信,更大膽創新。

M: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這次 Swatch MAXI 的設計概念嗎? 
C:表面的設計就是 Darcel 獨眼公仔的眼睛,眼睛成為的全部,而不僅是裝飾元素。我亦十分喜歡時、分、秒針在眼內轉動的模樣,令它煩惱,繼而皺眉。

M:你覺得 Swatch 是一個怎樣的品牌?
C:我從小便與 Swatch 結下不解緣,一直很喜歡 Swatch ,小時候便戴上 Swatch 錶,就算兄弟想拿來佩戴,我都會立即制止。而自我踏進創作領域,我心中便不停想著總有一天我要與 Swatch 合作,今天總算是夢想成真。

TEXT/ ALEX
IMAGE COURTESY OF S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