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PIECE

腕錶導賞手冊2019回顧(一)
時尚品牌愛製錶

23, JANUARY, 2020

我們介紹的,不是fashion watch,而是一些能造好錶的fashion brands。 就正因為這些時尚品牌不是以製錶起家,所以在設計上可「think out of the box」,其新穎大膽的作風,傳統腕錶品牌難以看齊。另一方面,這些品牌又「持續進修」,以不同方式去增強製錶技術,部分品牌的製錶部門已經踏入其收成期,每年也有好錶問世。

ANSON TANG
EXECUTIVE EDITOR

 

Gucci

如你不明白甚麼是「think out of the box」,這便是一個好例子。Gucci的腕錶出品,大都是延續其時裝系列的設計,由款式、圖案到用料,統統可以見到品牌服飾及皮革用品系列的影子,所以品牌大受歡迎的「孖G」和蜜蜂仔圖案,還有紅加墨綠色等元素,在腕錶上也常見。除此之外,腕錶亦有意想不到的驚喜設計,去年問世的Grip系列便是其一。

時尚界當紅金童、品牌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一直著迷於街頭滑板文化的包容性、多元化和顛覆性,由他首次親自操刀設計的全新腕錶系列Grip,正是從滑板文化擷取靈感——玩家以滑板鞋抓住板身的方式,正如腕錶緊扣著手腕一樣,密不可分。繼去年年初在Baselworld亮相,以轉盤顯示小時、分鐘和日期基本款式外,在2019年年尾也在倫敦公佈了另外兩個款式。其中一款配備可讓佩戴者展現不同心情的獨特轉盤設計,只要輕按上方按鈕,錶面顯示窗就會出現一個單字,包括Chance(機會)、Future(未來)、Tenebrae(黑暗)或者Amour(愛),其餘兩個顯示窗則分別指示小時和分鐘。另外一款腕錶搭配有計時功能及印有測速儀,可讓佩戴者測量一公里所需的時間,同時那獨特的枕形錶殼,直徑增大至40毫米,也為腕錶增添剛陽個性。

除了在設計及功能上創新,就連宣傳方式也是有別於一貫腕錶品牌。Alessandro親自邀請了來自不同城市的滑板玩家及藝術家攜手參與一項合作計劃,各自佩戴著Grip去分享他們的個人故事。滑板玩家與家人好友相聚的每個珍貴時刻,均以文字與影像記錄下來,並以圖片、藝術作品和影像方式結合為充滿動感、創意、融合、社交與次文化的溫馨作品,當中亮相的城市包括倫敦、巴黎、羅馬、東京、紐約、上海以及首爾。還有在倫敦東部Brick Lane的Gucci Artwall之上, 英國藝術家、設計師兼藝術指導Kieron Livingstone透過與別不同的新奇手法,結合圖像設計與品牌標誌性的經典元素,展示了這個全新腕錶款式。

 

 

Chanel

Chanel也是認真造錶多年的品牌,其神作J12甚至掀起陶瓷錶殼的熱潮而改變了製錶材質的歷史。近年品牌開始注重機芯生產,早前已經通過收購F.P. Journe的20%股權以及與Romain Gauthier合作,為男裝錶系列Monsieur及長方形女裝錶Boyfriend提供高端機芯。2019年收購了瑞士一家新晉自動上鍊機芯廠Kenissi的20%股份, 能夠供應一系列堅固耐用的高性能機芯。Kenissi跟Tudor有著一點點微妙關係,將來更會共用Le Locle的新廠房,Kenissi機芯廠能夠供應一系列堅固耐用的高性能機芯。Chanel對機芯的投資已得到回報,新一代J12就是用上Kenissi打造的全新Caliber 12.1自動機芯,圓形設計的上鍊擺陀,著重鏤空細節之餘同時維持有效功能,最重要的,就是能否控制機芯研發的主導權於自己手中。

 

 

Hermès

愛馬仕製錶其實有相當歷史,近年來積極發展專業製錶,於2006年收購Vaucher機芯廠的25%股權,朝向垂直生產計畫的第一步。之後,在2011與2012年先後收購Joseph Erard錶殼廠的32.5%股權,以及Nateber錶盤廠的100%股權,若只是玩票性質,又怎會作這樣大的投資?新作Arceau Ronde des Heures設計上顛覆對傳統鐘錶閱時的認知,錶盤上的月相,其實並不是顯示月亮盈虧,那是小時指針,小時時標在月光的照耀下迴旋,中央分針就依舊照常運行。

 

 

Trendsetter 2019之New Collections精選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突破了經典八邊形設計,而仍然保持一絲不苟的造工。

 

 

Richard Mille Bonbon Collection

粉色糖果人見人愛,沒有商業壓力下的任意發揮創意,結果是充滿驚喜的作品。

 

 

Tag Heuer Autavia

雖是舊作重生,但跟舊作的關係只有名稱而已,期待更多款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