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REPORT

繼續‧追憶哥哥 | 黃百鳴
獨回望舊事前塵

4, APRIL, 2018

由80年代末新藝城年代開始,12年來張國榮與黃百鳴合作無間。由92年的《家有囍事》開始,張國榮更是黃百鳴喜劇片的鐵膽,沒有了哥哥的賀歲片,讓擅長輕喜劇的黃百鳴也無法堅持創作,近年也轉攻動作片轉捧「宇宙最強」。正如,大家每年也會找回《家有囍事》出來翻看再翻看,回味哥哥大放笑彈的身影。黃百鳴有時也會想,如果哥哥仍在,會成為他拍賀歲片的最大動力。

TING CHAN
EDITOR

《家有囍事》之外 再沒有《家有囍事》

黃百鳴指不時也有人叫他開賀歲片。問他「黃生今年為何沒有賀歲片上?」就算坐的士,司機也和他說《家有囍事》已睇了過千次,幾時開部新的賀歲片。「宜家再沒有年年拍賀歲片,現在可能每到一段時間就要讓創作的和觀眾也休息下,可能過兩三年連續推出了,之後又要休息兩三年。我想都要再等等,或許是《家有囍事2022》吧。」黃百鳴指,另一個沒有再每年拍賀歲片的原因,是他失去了其賀歲片的鐵膽。「當你做一件事,卻偏偏失去了多年合作的鐵膽時,要堅持下去就變得十分困難。由《家有囍事》開始,到我自己東方電影的年代,每一部賀歲片其實也有哥哥的參與。有時,我會想如果他還在,必定會是我每年拍賀歲片的堅持與動力來源。」

當然大家對張國榮與黃百鳴合作的認識,大多是來自《家有囍事》、喜劇片等等。但原來他們的合作早在80年代末新藝城年代已開始,張國榮第一份電影公司合約就是簽給新藝城。1984年張國榮參加新藝城電影《聖誕快樂》,當時主角有麥嘉、徐小鳳、陳百強。「哥哥當時飾演的角色,只是一個配角。但拍完這套戲後,我們就立即決定和他簽長約。當時就是由我和哥哥經紀人陳淑芬傾的,雖然簽約年期很短,只是兩三年,但往後就不停續約。續約也沒有談太多,每次也是我和陳淑芬飲一杯咖啡,傾傾下就續約。」因此張國榮80年代末一直都有拍新藝城電影,例如《為你鍾情》 (1985)、《英雄本色》(1986)、《英雄本色II》(1987)、《倩女幽魂》(1987)、《新最佳拍檔》(1989),當然也包括黃百鳴監製的《殺之戀》(1988)。

 

因賀歲片結緣

隨著新藝城因拍擋麥嘉退股而結束,其後黃百鳴雖然仍留在電影圈,但和哥哥再合作,就要數到大家熟知的《家有囍事》(1992)。「哥哥也正是在此時退出樂壇回到了加拿大,到了1991年尾我籌備拍《家有囍事》,當寫好了劇本,我就叫高志森飛去溫哥華搵張國榮。這時候,和他傾的角色是後來周星馳演的角色,和張曼玉做一對,而他也同意了。」之後,當黃百鳴找其他演員時,即使周星馳想和張曼玉做一對,他也因為早已應承了哥哥,而拒絕了周星馳的要求。「但估唔到,張國榮由加拿大一回來就找上我,同我講『百鳴,劇本我睇了,你唔好同我爭,我一定要做那個乸型』。」張國榮當時還要求和毛舜筠做對手,還拍心口說這個組合一定得。黃百鳴自然尊重張國榮的決定,也信得過他的選擇,並立即打電話給周星馳。「仔,你恨到了,可以和張曼玉做對手戲。」

當時《家有囍事》是由永高電影發行,黃百鳴也身在永高電影,而在拍攝時也希望和哥哥再簽電影合約,延續新藝城時的合作關係,但哥哥卻有點猶疑。「其實他對簽電影合約持開放態度,但並不想和永高簽,因他對我另一合夥人有點意見,並也勸說過我。」最終合約沒有簽成,哥哥再度回了加拿大,黃百鳴也因《家有囍事》合作時的不愉快,萌生退意,促使他往後離開永高。「雖然說有退意,但身為電影人,也是很難話走就走。那時我去了新加坡,見到一個地方叫唐城,心想在這裡拍套古裝片一定十分過癮。當然這時候也想起哥哥,立即又叫高志森飛去搵張國榮,之後就有了《花田囍事》(1993)出現。」這時候黃百鳴正式和張國榮簽電影合約,簽在東方電影的名下,一直到1996年,其中哥哥還為他們拍過《大富之家》(1994)、《金玉滿堂》(1995)、《大三元》(1996)等賀歲片。「還有于仁泰拍的《白髮魔女傳》(1993)以及由哥哥自己監製的《夜半歌聲》(1995)。」

 

銀幕以外的情義

說起哥哥監製的《夜半歌聲》,黃百鳴指哥哥不但是一個好演員,更是一個十分願意提攜新人的前輩。「就在他籌備《夜半歌聲》時,有日哥哥打電話給我說要為我的電影公司介紹一個新人,叫我一定要簽他,將來他一定得。隔天,哥哥就帶了個『白面書生』來和我飲咖啡,後來他還變黑了,他就是古天樂。」當然,黃百鳴十分相信張國榮的眼光,立即簽了古天樂,雖然哥哥想在《夜半歌聲》起用他,但最後因黃百鳴將古天樂借了給電視台拍劇而未有成事。

除了指哥哥是一個十分肯給機會新人的前輩,他更是一個十分重情義的人,處處為對方著想。96年時,因為市道不景、盜版充斥,黃百鳴在和張國榮約滿後沒有再談續約。「到拍《97家有囍事》時因周星馳的片酬已攞了我一大筆。我因為慳錢也沒有再找哥哥來演。」事情自然讓張國榮知道了,他立即打電話給黃百鳴,當時黃百鳴心想必定是打來責備他。「哥哥一打來就說恭喜,恭喜我拍《97家有囍事》,並說一定要來為我客串一場戲,所以就有了最後ending哥哥的現身。這讓我十分慚愧,明明是我『飛起』他,但他反而沒有怪責我,還一毫子也沒有收幫我義務演出,完全是真心為我開戲而高興,是一種友情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