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O REPORT

繼續‧追憶哥哥 | 張敬軒
恨事遺留始終不朽

3, APRIL, 2018

張敬軒打入香港樂壇,走上新人台的那年,張國榮就走了。成長中看著哥哥的風彩,及時追得上巨星,有幸短暫站在同一個舞台上,卻無緣合作。但緣份不需強求,要來的總會出現。多年後接手哥哥灌錄無數經典的錄音室,同一個空間,同一支咪前,留下的,又怎會只有思念?

TING CHAN
EDITOR

我們都是「哥」迷

就正如很多人一樣,對於張國榮的印象,就是一位巨星,張敬軒補充,「是一位遙不可及天皇巨星。」遙不可及說起來虛無,但卻是張敬軒第一次遇上哥哥的親身經歷。「我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見張國榮,就是自己入行那一年。2003年年頭在沙田馬場舉行的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那年仍是新人的張敬軒在節目尾聲,要拍一張群星的大合照時,和一班新人被安排站到台的最前面。「那年的頒獎典禮還有哥哥、梅姐、lam哥等巨星前輩,他們就被安排企正中間。當時我和哥哥相距大約20個人的身位,我第一次見到哥哥,就是這樣遠遠望著他。」

張敬軒指,親眼見到哥哥,感覺上和電視及銀幕上看到的張國榮,也沒有太大分別。「但你還是忍不住會想去望多兩眼,但又怕一直『眼甘甘』望住哥哥、梅姐他們不太好。加上當時又會想,自己和哥哥正好是同一間公司,往後應該還有機會再見面的。」不過,很可惜,之後不剛哥哥就離開了我們。張敬軒這個第一次,也是他的最後一次。「因此,那種感覺是很遺憾的,但也很微妙。」

 

 

像斜陽漸遠的紀念

在哥哥生前,張敬軒沒有緣份和他合作,但近年他自己經營的Avon Studio,就正是被稱為張國榮同梅艷芳生前御用錄音室。「除了哥哥、梅姐,基本上,很多上一輩的樂壇前輩,都曾經在這裡錄過音。」據說張國榮就曾經在這錄音室灌錄過好多經典作品,例如《紅》、《左右手》、《我》等等。「接手這錄音室後,我演唱上的心態也有些改變,會覺得有種傳承的使命。」另外,他時常會覺得自己應該更好好利用這個地方,特別是讓新一代的歌手可以用到,因為他們很可能是我們這一代,或下一代,或是未來的張國榮與梅艷芳。「我們應該繼承哥哥與梅姐對音樂的執著和追求,秉承他們的理念,去做出高質素的好音樂。」

 

將往事留在風中

談到印象最深刻的哥哥作品,張敬軒就選了〈為你鍾情〉,「這首歌是很浪漫的,不知為何,現在已經說有這種很浪漫的求婚歌。」他更覺得這首經典絕對是可一不可再,往後也再沒有出現一首作品,能與〈為你鍾情〉相比,在婚禮上唱時,更讓人感動和投入。「如果電影的角色,那一定是《霸王別姬》裡的程蝶衣。因為在整個戲中哥哥的演技,無辦法讓觀眾抽離,去看到他是張國榮。他讓你完全沉迷於這部電影的世界,他就是電影裡的角色。在那刻,他就是真正的『程蝶衣』。」張敬軒覺得這是最能看出哥哥表演上的能力,他能讓觀眾看戲的時候,不是只看到明星,而是帶動我們在看到那個角色,進入那角色的世界,這也是他覺得張國榮演戲最吸引人的地方。

而說到《霸王別姬》這部哥哥的經典,其故事就是改編自本地作家李碧華的同名小說,而另一部哥哥與梅姐的經典《胭脂扣》,也同樣出自她的手筆。張敬軒指自己也很喜歡拜讀李碧華的作品,也知道李碧華曾為哥哥量身定做不少角色。有時,看她的小說也會忽發奇想,如果這個故事拍成電影,哥哥必定是另一的男主角人選。「有一天讀到李碧華的小說《逆插桃花》,我覺得內裡的角色都很屬於張國榮,如果拍成電影必定又是一套很有張國榮印記的經典電影。」奈何這故事沒有拍成電影,哥哥也不在了。要知道哥哥會怎樣演活這個角色,答案永遠只能在各位「哥」迷的夢中,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