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 CULTURE

移民注定成二等公民?
作曲家離鄉仍能闖出一片天

7, JULY, 2020

在香港長大,應該對許冠傑《同舟共濟》裡的一句「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不感陌生,「移民」亦是幾十年來香港人從未停止討論的話題。原來不少古典音樂作曲家也曾因為不同原因而離鄉別井,但藝術上依然能持續精進,流芳百世。

TIMOTHY KWOK
COLUMNIST

1685年出生於德國的作曲家韓德爾(George Frideric Handel)以宗教合唱音樂聞名於世,每年聖誕節你總能聽到他那段源自神劇《彌賽亞》(”Messiah”) 裡的<Hallelujah>合唱段落。

PHOTO / cdn.britannica.com

 

有趣的是,在1710年,他雖獲聘為德國漢諾威的宮廷樂長,但他卻嫌棄漢諾威的保守老套,一心仰慕歌劇風行的英倫大都會,後來更入籍英國。為了紀念他的作品,英國更會舉辦年度大型音樂節;據記載,1859年就曾有500名管弦樂師、5000名合唱團團員及近九萬名觀眾參與這件樂壇盛事,可見英國對這位來自德國的作曲家深深愛戴。

PHOTO / aron van de pol on unsplash

同樣生於1685年的意大利作曲家斯卡拉蒂(Domenico Scarlatti),「移民」可真是全因為工作。1719年他先是移居葡萄牙里斯本,教授當時的葡萄牙公主Maria Magdalena Barbara音樂。

PHOTO / wikipedia.org

 

其後他又於1733年移居西班牙馬德里,繼續教授已遠嫁西班牙皇室的公主,並在那裏留了二十五年之久。他畢生共創作了555首鍵盤奏鳴曲,至今仍是一眾鋼琴家鍾愛演奏的曲目。

PHOTO / florian wehde on unsplash

離開縱使不是輕易的選擇,但願我們都能莫忘初衷,不論到了世界哪個地方,都還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Timothy Kwok

 

已退休貓奴,不務正業的古典鋼琴家, 忘記怎麼做研究的音樂藝術博士, 經驗很淺的古典音樂電台節目主持,先後於美國辛辛那提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等院校任教的大學講師。

 

土生土長香港人,興趣和職業都是聽音樂,深信好的音樂不分年代國界領域,但總能帶你回去你心中的那片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