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發一個時裝夢
2019春夏男裝趨勢

1, MARCH, 2019

蝴蝶撲騰著翅膀,在地球另一端引發洶湧的海嘯。一個奔跑的少年,手臂揮舞的風是否能改變世界?在新一季的男裝春夏時裝上,恣意的少年感無處不在。他們溫暖的陽光穿透了靈魂的本質,將貫穿我們一生的青蔥傲氣挑選而出。時尚不再是色彩、剪裁,不再是設計師的靈光乍現,而是存在於你記憶中,被陽光炙烤過臉頰絨毛的明媚少年。

 

銀色的未來世界

在廢舊的空間裡,華麗的色澤逐漸褪去,終年的暴曬與風化讓一切物質都呈現出原本的樣子。銀色是接近水泥的色彩,粗暴、原始,帶著不加修飾的真實。與此同時,銀色又是尊貴的想像,在金碧輝煌的繁榮裡低調地閃爍著優雅。設計師們熱愛銀色,就像是熱愛一個百轉千迴的美夢,神秘且不可捉摸,是堅硬的鋼筋駐地,也是廣袤的無垠宇宙。

A-Cold-Wall新一季的時裝騷,Samuel Ross用一場沉浸式的戲劇表演揭開了夢境的篇幅。一群身穿深灰色服裝的演員上演著類似於搬運工人的藝術表演,Samuel認為人體形態與建築結構密不可分,他希望通過模特兒的表演,來映射傳統、出身、社會結構的力量。其中大片的銀色元素穿插交疊在大地原色之中,白亮的色澤試圖臨摹建築物的冰冷質感,時裝與身體的關係成為多種媒介之間的碰撞,呈現出迷人的精緻藝術。年輕的Samuel Ross技驚四座,經驗老到的Hedi Slimane則是不斷突破自我。加入Celine後的他為品牌帶來了首次男裝系列,曾經得心應手的纖細男孩換上了新裝,湖中的清雅水仙披掛上濃重潑墨、亮片、條紋等元素,投奔進夜色燦爛的巴黎迷情。誘人的銀色光澤融入瑰麗迷幻的天鵝絨泡沫,包裹著清雋消瘦的美少年,極致修身,像80年代驚心動魄的搖滾樂,而我們所有人都跟隨刺耳的分貝一起在黑夜裡滾燙燃燒。同樣的復古精神也出現在了Balmain的時裝騷,Olivier Rousteing在本季運用大量金屬、條紋元素,向邁克爾·傑克遜的潮流時代致敬。在繽紛玩味的色彩中,金屬質感是一抹天然的亮色,讓人懷念起由Michael Jackson所引領的時尚科技風潮。設計師巧妙地在學院風的針織外套下混搭銀色緞面,彷彿可以看到乖男孩對於街頭冒險的渴望,這樣的矛盾衝突是設計的藝術形式,但何嘗不是人性的多元映射。如果說Balmain的玩味還算在意料之內,那麼Virgil Abloh在Louis Vuitton的處子作就更加天馬行空。在一片純白的夢境之中,模特兒彷彿來自於冰雪王國的使者,而銀色的碩大斗篷充滿了點石成金的奧妙,放棄了修飾的廓形,極致的白色和銀色都在描繪一種內心的純粹,完美詮釋了沒有雜質的銀,堅硬又溫柔。

 

 

珊瑚橙活力綻放

隨著Pantone公佈了今年的流行色,珊瑚橙注定會在今年席捲整個時尚圈。溫暖的飽和色調帶來強烈的復古感和極簡感,彷彿是來自虛擬世界中可以觸碰的真實與親密。本季的Alexander McQueen在剪裁上種下巧思,將經典時裝面料的縫合處拆開,從而進行版型上的大改造,讓流淌在品牌血液中的叛逆因子完美地融合在裁切拼合的風衣與獵裝夾克之中。全身珊瑚橙的運用無疑是點睛之筆,極致的摩登之餘,也不動聲色地展露出了玩酷少年內心的溫熱與靜謐。懂得用珊瑚橙去中和粗硬線條的還有Christian Dada和MSGM。

Christian Dada的火辣海灘男孩們只需要簡單的單品和色彩去盡可能地展露雄性荷爾蒙,而一抹漂亮的珊瑚橙無疑更增添了陽光的青郁美感。相對而言,MSGM就顯得更精緻一些。本季的單品大走實穿路線,簡單的襯衫短褲和水果印花給人非常夏天的感覺,讓人想要立刻穿上它們跑去海邊度假。另外,設計師Massimo Giorgetti明顯希望能讓品牌的年輕質感更加突出,二次元風格剪裁的不規則外套簡直是每個男孩都想擁有的個性單品,珊瑚橙與黑色相結合,叛逆與安撫的效果同時進行,既打破了次元壁,也是視覺上的炸裂演繹。

 

 

重溫校園時光

翻過的書卷在指尖留下了紙墨的清香,撲騰的籃球掠過了髮尖滴下的汗珠。青春最鼎盛、最張揚的時刻都一一定格在了青澀的校園時光。在本季Calvin Klein 205W39NYC的時裝騷,青春顯得格外張揚。Raf Simons將經典電影《大白鯊》和《畢業生》進行融合,在巨大的LED藍屏烘托下,讓模特們戴著學士帽、穿著校園制服,奔赴熱辣迷人的蔚藍海濱。青春的搞怪在外套與印花甚至豹紋元素的混搭中展現得淋漓盡致。同樣的美式搞怪校園風也刮到了Thom Browne的時裝騷,牛津條紋、泡泡紗、彩色格紋、橄欖球條紋伴隨日光黃、淺藍、橄欖綠,還有粉色的爆炸式繽紛調和,儼然是一部充滿了白日美夢的甜膩青春大片。無論是圓頂禮帽、圓框眼鏡還是厚底牛津鞋,都更加深了這部大片的精緻感。大好青春,真讓人想要放肆瘋玩。提到校園,除了文縐縐的書卷氣,馳騁於球場與跑道的熱烈也是濃烈的記憶。

Marni今年的春夏男裝主打荒誕運動,規則只來源於每一個生命個體的鮮活特質。高矮各異的模特兒將絢爛的色彩和運動元素單品進行混搭,就像是校園時代都有些「中二」的我們,可以隨性地將夾克塞進運動褲,踏上輕便的板鞋就覺得可以征服世界。

 

 

戶外功能風

日光暴曬、暴雨斜風,自然界的光合作用與天氣轉換帶來了曼妙的風景切換。人體的身體感知則是另一個嚴謹的生態系統,與自然和諧共生。擁抱自然,在戶外狂奔是男性身體裡流淌的本能,也是我們人性裡最本質的活力之一。今年的春夏時裝騷,功能性的運動風格層出不窮,設計師Ryohei Kawanishi利用色彩拼接、混搭、廓形oversized等方式改造了我們日常可見的服飾,工裝製服元素貫穿整個大秀,基本的工裝上不僅拼貼了不規則的色彩拼塊,還有身上大小各異的口袋,傳遞出一種隨性自由的少年感,彷彿回到了90年代的日本街頭,和無所事事的青春一起度過一個沒有盡頭的夏天。無獨有偶,Christopher Raeburn這一季也將熟悉的運動街頭風傾注於拼貼的錯落感,不同的是設計師不再沉迷於色彩的遊戲,而是選擇在黑白之間展露不羈的落拓魅力。同樣的運動概念也出現在Neil Barrett的時裝騷,一向從男性制服中汲取靈感的Neil Barrett這一季在陸地與海洋的衝擊裡揮灑創意,流線造型和鬆緊樣式運動著裝風格非常搶眼,全新面料科技下的軍裝褲子更加貼身,情報質感的風衣和外套通過寬大剪裁強調流暢的動感,落肩和圓形形狀刻畫出潛水服形態,並用大量拉鍊增強了實用與美觀。

 

 

腦洞大開的奇異拼接

愛麗絲夢遊仙境,在一個奇異的世界盡情探索內心的奇思妙想。由設計藝術主導的時尚界更是一個腦洞大開的恢弘宇宙。每一季都會有新鮮的「古怪」奇思成為天橋上妙趣橫生的話題,也讓我們看到屬於時尚的生命力。由一對韓國情侶主導的「無性別」品牌Blindness便是出產新奇構想的超級機器,本季的春夏時裝騷,天馬行空的設計師讓男模穿上女裝,荷葉邊、薄紗纏繞在男性的軀體上,搖曳的裙擺帶著嫵媚的風情,把「雌雄同體」的老概念玩出了新穎的視覺衝擊。其中,創意十足的元素拼接無疑是整個設計的亮點,不管是紗料與絲網、條紋襯衫與緞帶,還是PU皮革與絲綢的顛覆組合,都從美感與層次上為造型提升了質感。再來到Charles Jeffrey Loverboy的戲劇化舞台,Charles Jeffrey同樣致力於打破性別的桎梏,聚焦LGBT群體,帶來一場瑰麗奇幻的冒險時裝騷。拼接大法不僅僅在面料和單品之間進行,甚至突破了空間的維度,用色彩和廓形的起伏突變,銜接出一個立體的全新造型,讓時裝和我們的個性取向一樣,呈現出繽紛的多樣性。另一邊,Martine Rose用最新一季的男裝當作寫給倫敦的一封情書,Rave音樂、搖滾節奏、車庫變調,每一個青春所代表的音樂記憶變成了不同的單品元素,牛仔和尼龍、格紋和闊腿褲……錯落銜接,拼接出一首曼妙的倫敦詩歌。

 

 

背上小袋去度假

帶我去遠方,去海灘椰林,去荒漠戈壁。烈日當空的日子裡,總是想要擁抱度假的曼妙時光。拋下所有的煩惱奔赴一場旅行,就像是穿越遙遠距離去和另一個更加快樂的自己相遇。度假的概念一直都是時裝騷中的不敗元素,本季的春夏男裝時裝騷依然一片明媚,Jacquemus這一季的天橋匯聚了陽光四射的地中海男孩,系列主題「Le Gadjo」正是當地人對「guy」或「boy」的稱呼,蔚藍海水前滿目的年輕肉體。男孩們胸前掛著糖果色系的度假小袋,率性又俏皮,這樣的年輕活力真是上帝最美好的饋贈。一向走高端路線的Valentino本季更進一步通過街頭、年輕和鬆弛的廓形來重塑品牌的氣質,我們看到了大量的迷彩印花外套和運動套裝,其中休閒感十足的胸前小袋更是打破「高級感」對時裝本身的束縛,讓品牌設計顯得更加親民。同樣是度假小袋,No.21的意大利男孩們就更加隨性不羈,隨意解開的鈕扣大方露出俊朗少年的鎖骨,單肩設計的衛衣以及與白T卹疊穿的新穎搭配也是創意十足,男孩們英姿颯爽,胸前的小袋隨性地搖擺,反倒增添了幾分情趣的意味,讓男孩們多出了成熟的男性魅力。

 

 

性感男人愛穿紗

放眼今年的春夏男裝時裝騷,輕透的紗支無處不在,在瑞士新銳品牌CMMN SWDN如廢棄工廠一般的時裝騷,大量超透薄面料的使用成為最大的亮點。在設計師的巧思之下,蓬鬆的紗布被做成了飛揚的襯衣和貼身的內襯,你甚至能看到網眼絲襪的身影,整個系列並不需要一場關於性別的辯論,所有的元素自然而然,如果非要用一個詞形容,那大概就是「仙氣」吧。

剛剛離開Louis Vuitton的Kim Jones在Dior繼續發光發熱,曾經的街頭潮流好像被盡數過濾,這一季他帶領品牌穿透了真空層,去往仙樂飄飄的無人之境,這裡有盛開的鮮花,有迷人的少年,還有少年被輕紗籠罩的美好肉體。這一季的Dior正式更名為Dior Men,小蜜蜂、玫瑰花、馬鞍袋、「Lady Dior」手袋這些最具Dior標識的物件或元素,皆被Kim Jones轉化到這個嶄新的男裝世界裡。光影交織之間,明媚的日光投射進午後的一場春夢,那個戴花的潔白少年奔跑而來,碎片的印花如雪花般附著在薄紗上,隨風舞動,讓人不願再醒來。

說來也巧,就在LV的天橋,同樣的雪白輕紗也在吸引著眼球,不同的是,Virgil Abloh的薄紗是柔中帶剛的建築剪裁,線條明確的上衣表達的是古羅馬戰士一般的雄性美感,透明的紗網之下,起伏的肌肉輪廓充滿了力量之美。相對而言,Fendi和Palm Angels的紗衣就顯得更加嫵媚,習慣在視覺效果上大做文章的Fendi這一季書寫紅與黑的慾望誘惑,透視襯衫上斜淌著條紋,黑色輕紗採用貼合身形的收腰剪裁,進一步強化性別模糊的妖孽氣質。而Palm Angels則是靈感來源於黑天鵝的自我突變,設計師並沒有採用全黑的設計,大膽運用橄欖綠的深沉去碰撞暮色藍的冶魅,將內心的陰暗面通過光感一目了然地透視傳遞而出,妖嬈的慾望在沸騰,此刻正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長短疊穿緊身衣

自然裡的絢爛花卉在春夏的季節到達鼎盛,斑斕的花型從立體過渡到平面正是設計的鬼斧神工。春夏是屬於印花的季節,春意盎然的新裝開啟生命新一周期的征程。印花與緊身衣的結合無疑是一種巧妙的藝術,花卉貼附肌膚生長,人體的溫熱構造為平面化的圖騰帶來起伏的生命力,像是迷人的魔術。

包括Prada在內的不少設計師,不約而同地深陷在印花的詭秘迷情之中,與此同時覆蓋上單層的外衣,用輕薄的層次感講述不同的時裝故事。對於時尚來說,最難聽的話不是「醜」,而是「無聊」。對此Donatella絕對深表贊同,在本季Versace的時裝騷,她直接表示「完美有時候是一件無趣的事情,我想塑造一個不完美,但是自信且敢於展現自己個性的男士形象。」可以看到天橋上身著西裝長衣搭配落拓牛仔褲的新式「摩登型男」,也有將報紙元素披掛上身的頑皮創意,還有紛繁印花廓形外衣包覆緊身長T侐的重疊搭配,堆疊上腰包、頸飾、肩帶等多種裝飾,讓人眼花繚亂,無聊實在是沒有生長的空間。

堆疊繽紛,「學院派」的Thom Browne也是個中好手。明豔的色彩沒有限制地盡數出動,每一個元素都能有新鮮的代替:嵌花針織取代絲網印刷紋案、水晶刺繡取代傳統縫線、羊毛面料化為貂皮。我們跟隨帶著圓頂帽的男模們觀摩了一場美式校園風的幽默話劇,又在龍蝦、螃蟹、帆船的詼諧印花中沐浴海洋的清風,海軍風的藍白條紋西服被整齊地裁掉了衣袖,露出暖橘色的緊身衣,就像是平靜海面上一面明豔的船帆,讓人眼前一亮。同樣的海洋風還有MSGM,藍白相間的運動外套疊穿在海洋印花的緊身衣上,讓硬朗的大男孩一下子變得溫暖起來。說到想像力,2015年才創立的品牌DYNE一點也不遜色,今年的春夏男裝系列繼續演繹時尚與運動的交融,設計師Christopher Bevans靈感源自對 「未來的游牧民族」 的想像。男模們彷彿戴著氧氣面罩的面部妝容傳遞出暗黑科技的概念,時裝大多采用輕質合成科技面料製作。暗黑風的印花與素面全黑結合,輕質的緊身衣上再疊穿絲滑質感的短袖外衣,沒有層疊的臃腫,只有無限的神秘氣息。

 

 

領巾飄飄

從中世紀左右始於北歐或古時北法蘭西等地的布巾,到16世紀中葉由輕薄的絹絲演變而成的三角領巾、飾巾等,在服裝中所起到的點綴作用已經是歷史沉澱的一部分。時至今日,男士時裝裡用領巾作為裝飾仍然充滿了無限的時髦可能。本季Emporio Armani的時裝騷,你能看到絲滑的緞帶領巾飄逸在雅痞紳士的脖頸。脖子上風光無限,亞麻、流蘇,各種材質的領巾和嬉皮風格的正裝互相配合,共同演繹休閒的春夏型男大秀。在MISBHV的天橋,品牌團隊聯手知名波蘭藝術家Rislaw Szaybo,使用柔和的色調、輕便的尼龍材料及保守的剪裁,作為向波蘭海報藝術的致敬。輕緩的波蘭風情淋漓盡致地展現在男模脖子上那亮眼的印花領巾上,彷彿是和煦午後一縷帶著花卉甘甜的清風。相反,到了Undercover的時裝騷,領巾的作用更多是增添造型上的桀驁氣質,搭配破洞長褲和印花假兩件外衣,還有誇張的貝雷帽,儼然是擁抱不羈的少年氣。同樣是不羈的演繹,Saint Laurent就更直接一些,緊身牛仔褲搭配超貼身的皮革外套酷勁十足,男模脖子上的飄逸領巾更是畫龍點睛,出型出格。

 

 

天馬行空的解構

奇怪的、美的、醜的,你說呢?幾何形狀、摩登構型,線條可以肆意穿梭,在時尚的世界裡,設計感就是最佳的免死金牌,沒有人喜歡平庸,在這裡每個人都在不斷創造新的「怪物」。把家具設計當作「副業」的Rick Owens本季在秩序與混亂中繼續翻雲覆雨,巴別塔是時裝騷的主題,怪異的造型卻由最具規則的建築模塊堆積而成,這樣的衝突本身就是美的一部分。在天橋上,男模們將立體建築的幾何形狀加註上身,像是墜入了洪荒宇宙,將滿天的星河披掛,把構成主義的精髓變成無法複製的傳奇一筆。再來到Facetasm的時裝騷,極度反光的地板彷彿是絢爛銀河,過度曝光下的鮮豔色彩被解構為殘破的細碎部分,是宇宙大爆炸後的重組,沒有任何一塊完整面料,沒有任何一件正常剪裁的單品,網眼、破布、外衣反穿。只有放棄了規則,才能突破審美對人類的局限。另外,Alexander McQueen的解構就顯得更加一絲不苟,就像一個精緻的紳士拿著鋒利的手術刀,一刀一刀去雕刻一件古怪的藝術品。細條紋、針織、襯衫衣料和軍裝元素有條不紊地進行覆蓋和拼接,突然一刀下去,結構突變,但古怪的紳士依然迷人。

 

 

只愛運動套裝

下一季流行甚麼?近幾年來運動風潮一直都是這個問題的答案,品牌們一窩蜂地製造出千奇百怪的運動鞋,絞盡腦汁思考如何把運動元素與時尚風格結合。不過,武林中最高明的永遠都是無招勝有招,與其繼續翻騰在推陳出新的浪潮裡全力火拼,換個角度,用最原始的姿態應對也能殺出一條血路。沒有太多的華麗裝飾,簡單的運動套裝為本季的時裝騷帶來一股清流。在M1992全新春夏系列中,設計師Dorian Stefano Tarantini構建了一個反烏托邦的暗黑世界,用污染烘托的審美效果引發外界的思考,緊身的運動服象徵著原始的能量,帶給我們活力,同時也可帶來滅亡。

Dsquared2本季主打工裝運動風,瀟灑帥氣的軍旅風貫穿整場秀,軍綠色成為輪廓的點綴,讓自成一體的套裝更顯活力十足,即使混搭入休閒的襯衫元素也絲毫沒有削減造型本身的運動感。另外,Iceberg的運動套裝就更加的純粹,整個系列從各種風格的運動質感入手,不管是街頭隨性還是奧林匹克風格的正式套裝,各自為政又流暢統一,品牌logo成為最佳的設計元素,融合多種跳躍感十足的明亮色彩,把單調的運動服演繹出大片的神韻。

 

 

粗棒針織的溫暖

線圈穿套,縱橫延伸,一圈圈的羅紋蔓延而出,從零到無限。針織,古老的工藝卻如萬花筒般千變萬化,每一個線圈都在增加最後成品的磅數,而每一分重量都會決定最後的廓形和紋理走向。春夏一向不是針織單品唱主角的季節,它們的出現更多是設計師別出心裁的創意巧思,在本季的男裝時裝騷,粗棒針織毛衫濃墨重彩地出現,似乎預示著某種流行的蠢蠢欲動。本系列通過有意為之的錯誤解讀,帶出更為自由開放的著裝風格。

Acne Studios 2019春夏系列圍繞「錯誤解讀」而展開,傳統掛毯使用斯德哥爾摩群島數字圖像,剪裁粗獷,應用於上衣中平添超現實美感。天然纖維面料使顏色更為絢麗,看似經人為加工,卻也只能感嘆這鬼斧神工。霓黃背心的針織脈絡利用單針多列集圈形成凹凸和網孔效果,而鬆垮的針織毛衣則呈現出身體磨砂巾的質地層疊效果。只是平凡的粗棒針織毛衣,卻把慵懶感淋漓盡致地展露出來。

這種「平凡中的驚喜」還來自於Martine Rose,設計師Rose歷來都是在日常生活裡發掘時尚因子,本季是她對倫敦這座城市的致敬。迷幻的菱格針織毛衣是來自於搖滾時代的記憶,搭配上金屬項鍊,完美再現了經典電影《迷幻列車》中叛逆的少年形象,這是屬於倫敦的青春記憶,粗棒的下墜式廓形完美詮釋男孩無所謂的態度,最柔軟的單品卻表達了最叛逆的傲氣。同樣的懷舊概念也出現在Andrea Pompilio的新季系列,補丁拼塊而成的oversize針織毛衫,經編與緯編回環繞結,五彩斑斕,就像是從童年挖出來的舊日玩偶,不再嶄新卻蒙上一層軟糯的濾鏡,讓少年的稚氣在不按套路出牌的方式裡展露無遺。相對於少年氣息,Les Hommes則是用針織毛衣來表達粗獷的熟男魅力。本季設計師受到美國西部地區的影響,參考了鞣製皮革與美國原住民的許多元素,粗疏的針織工藝打造出流線型的迷幻上衣,粗棒的厚重感被寬大的剪裁中和,民族風的印花和深V領的性感進行結合,暗色系的神秘氣息圍繞,完全將生活氣息濃烈的針織覆蓋,彷彿是從暗夜行進而來身份不明的吸血貴族,每一寸光影都攝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