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RT

瘋狂世界盃補習社(十五)
曾經有個位置叫「自由人」

3, JULY, 2018

現代足球講求行軍迅速,控球在腳、短傳入楔戰術。從前,70年代足球你會聽到荷蘭的全能足球;意大利的十字聯防;英式的高Q大棍,以對抗森巴足球的個人技術,甚至產生一些至今已經難以復用的位置──自由人(Libero)。最近一次看到有國家隊用得其所的,相信已經是1990年西德的馬圖斯了。

所謂「自由人」,其實是由後防球員衍生出來的位置,從「清道伕」(Sweeper)慢慢演變出來。顧名思義,叫得你做清道伕,當然叫你搞破壞居多,主力掃蕩,因此這個位置的職責非常鮮明。其實背後有段古,話說當年無論排433、424陣式,均十分流行人盯人戰術,三個前鋒分別由三個後衛全場緊盯,真係你去邊佢就跟住去邊,清道伕踢法負責執漏,但唔會安排去「嘜」人。但是,70年代西德的碧根鮑華在「清道伕」之上加入當代定義,就是「自由人」。

「自由人」除了負責防守外,也需要積極参與進攻,甚至殺入對手腹地,不過先決條件係你要有非常良好的閱讀球賽能力。理論上「自由人」的位置是完全自由,不過如果球隊本身後防唔夠硬淨的話,「自由人」在前場控失波被對手大舉反擊,回防不切下而輸波的例子屢見不鮮,90世界盃的巴西首次用「自由人」結果慘遭出局,有興趣者可以上網搵返當屆巴西喺16強點樣俾馬勒當拿喺中場一個轉向直傳給肯尼基亞單刀入網的片段。

因此,球隊要有「自由人」,必須建基於良好的後防班底。70年代西德的碧根鮑華做Libero,皆因後面有福士、畢列拿、舒華辛碧克;90年代AC米蘭的巴里斯做Libero,皆因後面有泰索迪、哥斯達古達、馬甸尼。當年90世界盃,西德領隊碧根鮑華有意將隊長馬圖斯打造成Libero,都是上佳的示範,令球隊的進攻模式變得多元化,其實最緊要係「食腦」。不過,現代足球崇尚Tiki-taka,核心理念是保持控球權,以減低後方防守球員的壓力,「自由人」的重要性已變得可有可無,或許是時候向國際足協申請成為足球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