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DESIGN

男人睡房探秘│攝影師眼中的禁臠睡房

30, SEPTEMBER, 2015

除非你住山頂獨立屋,左擁維港右抱南灣,否則你家房間也不會大得哪裡去。
睡房的窄小空間本就是攝影取景之大大忌,但偏偏就是這樣引發了攝影師們的興趣。
同樣的一間房,題材卻可以大相徑庭,而且相片更可衝出三維空間,使人感受到歲月留痕。
所以,在攝影師的藝術角度來看房間,是無限廣闊而並不是實際上的窄小。
 
Bedroom Diaries by Sabrina van den Heuvel
睡房中必定有床,不論你是使用 1,200 針白色純棉被單,還是 Casablanca 鬆弛熊系列,床上最理想的裝置藝術也定必是女人(至少我是同意的),而這 6 呎乘 6 呎的空間,就是最激烈的運動競技場。荷蘭年輕女攝影師 Sabrina van den Heuvel 跟我也有一樣的感受,在她初期作品《Bedroom Diaries》系列中,全是以女性為主角。系列中有7輯照片,以不同 POV 展示了女士們的特殊夜間活動,有主視點、也有像防盜眼偷窺,而且奇情、香艷、動作兼備,睇到熱血沸騰。Sabrina 於荷蘭 Royal Academy of Art 畢業,擅長傳統黑白攝影,而且攝影大忌「鬆、郁、矇」卻是她的招牌,她認為看不清楚的影象才會使人有更廣闊的聯想空間。所以話攝影嘅嘢,你同我識條相機帶咩?
 
 
 
 
Stylist in Bedroom by Sabrina van den Heuvel
當過商業攝影師的 Sabrina,《Bedroom Diaries》系列是她首個作品集,之後也拍過不同主題;但有趣的是很多都在睡房內發生。好像一輯為荷蘭星級造型師 Mari van de Ven 拍的「生活照」,也是在睡房中取景。Mari 的客戶多是明星紅人,如荷蘭國腳史奈達及其妻子,還有雲達華治的明星老婆等。之前為人作嫁衣裳,今次親身出鏡,表情比較木納,但當中卻又帶幾分含羞,坦白說,當「床模」頗為出色。
 
 
 
 
 
Disciple of Decay / Frozen by Niki Feijen
又是來自荷蘭,攝影師 Niki Feijen 以拍攝荒廢之地聞名,並曾經推出過《Disciple of Decay》及《Frozen》兩本影集。到底廢墟有甚麼吸引 Niki 呢?原來在 2000 年時,他參觀了 1986 年遭核電廠爆炸事故而需要在 48 小時內全城緊急疏散的切爾諾貝爾,因為疏散來得突然,當時五萬居民根本沒有時間收拾細軟,於是,這一度令人毛骨悚然的寧靜,就使 Niki 印象難忘,而且開始走遍世界,去尋求一些像切爾諾貝爾般早已被人遺棄的地方。
在他的影集裡,醫院、酒店、大宅等地方都在某一瞬間,開始被時間蠶食,到被攝入鏡頭的一刻,已是面目全非。那些曾是熱鬧非常的地方,現在卻是變得陰森,就連太陽也滲不進去;但當 Niki 走進去這「閒人勿近」之地去拍攝時,卻是只利用天然光,而且不會移動任何物件,盡量保留原來陳設。
 
 
 
 
香港劏房 by 鄺志傑
香港也有同類的住房 project,但沒有激情,反帶點哀愁,因為主角是一眾草根劏房戶。數年前這位創作總監及其團隊了解到政府一直沒有正視或改善劏房問題,他明白需要有更多社會人士知道這些劏房居民的真正困境,於是便聯絡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SC),得到協會的全力支持。他們探訪了多個劏房單位,從中選出最適合的進行拍攝。至於那個鳥瞰式的拍攝方式,其實就是先在單位近天花板的兩邊牆裝上一條粗鐵管,再將相機固定在鐵管上,用電腦遙控拍攝,十分花心思,效果也十分理想。這輯相跟另一輯有關「籠民」的相片,同時成為了 SoSC 該年的宣傳廣告,鄺志傑希望以相片引發社會討論的原始目的達到了,不過,要解決這個香港獨有的土地問題,希望我會有命睇到這一天的來臨……
 
 
TEXT/PARK DO-JUNG